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值得吗

  过了一会儿,吴太医收回手,低头道:“启禀娘娘,徐贵人确实是身怀六甲,从脉象上看应有一个余月。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看书网”

  “一个余月,换句话而言,应该是在慧安寺怀上的。”凌若自语了一句后,盯了徐氏道:“徐念瑶,你好大的胆子,身为贵人,居然敢与人私通。说,你腹中的孽种是谁的?”

  事已至此,徐氏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用了,无力地跌坐在床上,喃喃道:“没有,没有人,一切皆是我的错,是我不守妇道,是我与人私通!”

  “你自是有错,但这件事不是你一人能担下的,说,那个奸夫究竟是谁?你在慧安寺与何人私通怀上这个孽种?”看到徐氏这个样子,凌若亦生出恻隐之心,但她不可以心软,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一定要将隐藏在徐氏背后的弘时逼出来,不择手段!

  怔怔地看着凌若,有些混乱的徐氏忽地想起最后一次见弘时时,他与自己说过的话,他说自己是熹贵妃用来引他上钩的棋子,是一个诱饵,所以熹贵妃才将刘虎派去保护她,目的是让刘虎抓住自己与弘时在一起,好毁了弘时。

  是了,想必她在发现自己怀孕后,就已经知道这个孩子是弘时的,她咄咄紧逼,无非是想从自己口中问得弘时的名字,不行,她绝不能害了弘时,就算是死,也不能将弘时供出来。

  想到这里,徐氏神智一下子变得清明起来,摇头道:“臣妾说过,一切皆是臣妾的错,与人无尤,贵妃娘娘要杀要罚,皆付于臣妾一人身上就是了。至于您想要的那个名字,臣妾死都不会说。”

  徐氏的坚定颇有些出乎凌若意料之外,道:“他值得你这样维护吗?告诉本宫他的名字,本宫可以向皇上求情,保住你的性命。”

  “娘娘好意,臣妾心领了。”说完这句话后,徐氏就紧紧闭起了嘴巴,哪怕凌若问她,是否为了那个男人,可以连家人性命也不管时,她虽然浑身发抖,却依旧没有开口。

  看到她这个样子,凌若轻叹了口气,示意所有人都出去,待屋中只剩下她们二人时,凌若走到床沿,低声道:“你不顾自己性命,不顾家人性命,仅仅是为了保护一个弘时,值得吗?”

  徐氏倏然抬眼,紧紧盯着凌若,眼中透出少有的仇恨,“你果然是想害二阿哥。”不等凌若说话,她已是道:“我不会让你如意的,更加不会让你利用我来伤害二阿哥,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凌若默默听着,待她说完后,方才再次开口道:“你还没有告诉本宫,这样保护弘时,值得吗?”

  “值得。”徐氏毫不犹豫地说出这两个字,凌若没有说话,转身走到半开的窗前,徐徐道:“看你这样子,应该是知道本宫利用你来对付弘时,那你可又知道,为何宫中这么多人本宫不选,偏偏选中你?”

  徐氏讽刺地道:“娘娘的心思,臣妾岂能猜得到。”

  凌若转过身来,带着一丝同情道:“你自然猜不到,就像你不知道自己在二阿哥眼中,只是索绰罗氏的替身一般。”

  “索绰罗氏?替身?”徐氏茫然重复着这句话,摇头道:“我不明白。”

  “二阿哥的嫡福晋是那拉兰陵,但曾经二阿哥有一位侧福晋,姓索绰罗氏,他爱极了这位侧福晋,可惜这位侧福晋红颜薄命,只与二阿哥做了很短一段时间的夫妻,便香消玉殒了,连他们的孩子也没能活下来。为此,二阿哥意志消沉,过了很久才恢复过来。”

  “你为什么要与我说这些?还有,我与这索绰罗氏又有何关系?”在问这句话的时候,徐氏心里已然浮现出不祥的预感。她觉得自己不该问,但她忍不住,她想要知道这一切事情的答案,而非到死都懵懵懂懂,不知真相。

  “因为……”凌若走到徐氏身前,抬手,在其脸上缓缓抚过,“因为你与索绰罗氏长得很像。现在你明白当初弘时第一眼看到你时,为何会那么震惊,忘了所有规矩,一直盯着你不放。”

  徐氏怔怔地坐在那里,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她是索绰罗氏的替身,弘时之所以那么关心她,只是因为她像那个女人。不,不是的,弘时是真的喜欢她,在乎她,并非将她当成替身。

  虽然极力想要否认自己是替身的事实,但事实就是事实,根本由不得她否认。在弘时心中,她就是索绰罗氏的替身。

  如此想着,耳边再次传来凌若的声音,“你现在明白了,二阿哥对你根本没有丝毫真心,只是将你当成替身,为了维护这样一个人,害的自己与家人没了性命,值得吗?”

  徐氏没有说话,在直勾勾盯了凌若许久后,她忽地道:“这么说来,我去慧安寺,还有二阿哥去慧安寺找我,都是娘娘设下的计?”

  “本宫虽有设计,但本宫可没有拿刀逼弘时去慧安寺找你,也没有拿刀逼你怀上腹中的孩子。若你们真的守礼法,就不会有今日之祸。”虽然凌若已经说了许多,但有些话仍是不宜告诉徐氏,尤其是瓜尔佳氏假病一事,顿一顿,她又道:“徐贵人,本宫已经给了你生路,眼下就看你要不要把握住这条生路了。弘时……并不值得你维护。”

  在凌若与徐氏说话的时候,紫容也赶到了坤宁宫,孙墨知悉她来意后,入神道:“启禀主子,二阿哥,长悦居宫人紫容说有要紧事求见二阿哥。”

  那拉氏诧异地看向弘时,“她来见你做什么?”

  弘时勉强一笑,道:“儿臣也不知道,不如儿臣现在出去看看。”不等他起身,那拉氏已是道:“不必了,孙墨,让她进来。”

  见那拉氏这么说,弘时只得继续坐在椅中,随后孙墨领了一脸焦急的紫容进来,待紫容跪下行过礼后,那拉氏道:“紫容,你跑来本宫这里求见二阿哥,所为何事?”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