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九百一十章 最后一面

  那拉氏冷笑道:“你皇阿玛是什么样的人,你心里应该清楚,除了钮祜禄氏母子之外,哪个都能牺牲,你舅舅又算得了什么。别忘了,当初他口口声声唤隆科多为舅舅,结果呢,不是一样死了。”

  弘时沉默了一会儿,道:“经过这次的事,皇阿玛明显不再信任儿臣,将儿臣手中的权力皆收了回去,以后想要再做什么,只怕不易,也不可能再从正途与弘历相争了。”

  “本宫明白,不过事在人为,本宫的儿子是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的,更不要说钮祜禄氏的儿子。”她与弘时是一个心思,皆不肯就此输掉多年的筹谋。

  又说了几句话后,小宁子将英格给带了过来,因车厢狭小,那拉氏命弘时先下去。

  那拉氏看着英格手脚上的铁链,神色哀切地道:“本宫与弘时极力避免,但最终还是无法将你从这条路上拉回来,本宫对不起你。”

  听得这话,原本神色木然的英格突然浑身发颤,紧接着跪在那拉氏面前,用力磕头,任那拉氏怎么拉都不肯起来,一边磕头一边语无伦次地哀求,“皇后娘娘,姐姐,您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我想活,我想活!”

  那拉氏这些年虽然变了很多,心性也越来越狠厉,但英格毕竟是她为数不多的亲人,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着实不好受,抚着英格的头顶怆然道:“你是本宫的亲弟弟,若有一线可能,本宫一定会救你,但这次,皇上是铁了心,再加上钮祜禄氏母子在其中挑拨离间,本宫的劝皇上根本听不进去。”

  “那……那怎么办,我真的不想死!姐姐,我不想死啊!”说到后面,英格伏在那拉氏腿上痛哭了起来。

  “姐姐知道,姐姐什么都知道。”那拉氏不住地拍着英格的背,哽咽道:“姐姐真的救不了你,唯一能够答应你的,就是有朝一日杀了钮祜禄氏母子为你报仇!”最后一句话,她说得狠厉绝伦,更有无尽的杀意在眸中。

  英格不知想到了什么,抬起头厉声道:“还有瑕月,我会落得今日这个下场,皆拜那个逆女所赐,她才是最应该死的那个人!”

  “好,姐姐答应你,将来也一并杀了瑕月,你……你就安心的去吧。”

  英格知道自己这次是活不成了,哭喊道:“姐姐……我……好不甘心啊!”

  那拉氏知道自己此刻说什么都安慰不了英格,任由他痛哭,待得哭声渐渐小下来后,自马车暗阁中取出一个食盒,打开后,只见里面摆了几样精致的小菜以及一碗白米饭,“这是本宫亲手做的,皆是你喜欢吃的小菜,多吃一些,可千万不能饿着肚子去黄泉路。”

  “我……我吃不下。”此刻就算有再多的山珍海味摆在英格面前,他都是没心思吃上一口。

  “吃不下也得吃,去了地府,怎么着也要做一个饱死鬼。”见英格始终不动筷,她端起碗筷道:“来,本宫喂你吃,多吃几口。相信本宫,本宫一定会尽快让害你的人去阴间陪你。”

  许是听进了那拉氏的话,英格终于就着她的手慢慢吃着饭,在吃了大半碗后,小宁子打开车门小声道:“主子,时辰快到了,行刑官已经来催过好几回了。”

  那拉氏点头,搁下碗对又开始发抖的英格道:“安心的去吧,本宫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断然不会让害了你的人久活于世。”

  英格努力地点头,在小宁子让开后,几个差役上前将他从马车上拉了下来,往刑场拖去。

  小宁子怕那拉氏看到英格血溅五步的场景,劝道:“主子,您已经见过英格大人,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那拉氏低头看着颤抖不止的十指,缓缓道:“本宫要在这里等着,要亲眼看着英格行刑!”

  “主子,您这样又是何必呢。”小宁子不忍的说着,眼看着亲人行刑,那滋味绝对不好受。

  那拉氏面无表情地道:“只有这样,本宫才能牢牢地将英格的凄惨记在心里,也牢牢记住,是谁将这些痛苦加诸在他与本宫身上的。”

  见她这么说,小宁子知道自己劝不动,只能闭起了嘴巴,至于弘时,他也没走,就站在马车边,远远看着差役将英格推到刑场上跪下,被验明正身,然后问斩。

  在那具没有了头也没有了生机的尸体摔倒后,那拉氏浑身颤抖地闭起了双眼,哑声道:“走,回宫!”

  对于此刻的那拉氏而言,无疑是痛苦的,因为她失去了至亲之人,也因为如此,她恨透了凌若与弘历,觉得这一切皆是他们害的,恨不能立刻杀了他们。

  可是她不曾想过,今日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结果,皆是她一手造成的,是她种下的因。至于英格,亦是被她与弘时联手推向鬼门关的。

  可是,这一切,她不明白,在她看来,是胤禛,是凌若,是天下人欠了自己,她只是夺回自己应得的一切。

  在此事过后几日,弘历去了一趟宗人府,重新将瑕月的名字添加在宗谱玉牒上,恢复了她侧福晋的身份,兑现了他答应过瑕月的话。

  至于弘时,则被胤禛夺去了手中所有的差事与权力,连上朝也不用去了,只是空顶着一个亲王的名头。

  不过他好像并不在意,仍与以前一样,得闲时便去郊外骑马,或是与人斗鸟,倒也悠闲自在。

  不过凌若明白,以弘时的性子,是绝对不会甘心就这么失败的,眼下这副云淡风清的样子,不过是故意做给胤禛看的罢了,好让胤禛以为他真的甘心做一个闲散王爷。

  所以,她与弘历一直都没有放松戒备,时时警惕着弘时与那拉氏会有什么动作,但那段时间确实特别平静,什么特别的事情也没有,弘时做的最多的就是骑马去郊外走走。

  秋去冬来,雍正六年在日渐寒冷的冬天中走到了尾声,凌若因为要安排除夕家宴以及春节之事,变得异常忙碌,常常要忙到深夜,直至大年三十,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了,才总算空了下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