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年末

  凌若歇了一会儿后,道:“水秀,本宫之前吩咐你让内务府做的衣裳都做好了吗?”

  “回主子的话,早就做好了,收在柜子里呢,可要奴婢去拿来?”

  凌若想了想道:“去拿来吧,趁着现在有空,本宫亲自拿到咸福宫去。”

  她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声音,“什么东西如此贵重,竟要劳烦贵妃娘娘亲自送来。”

  随着这个说话声,瓜尔佳氏出现在门口,手里还牵着明显长高了一截的弘瞻。看到他们二人,凌若顿时笑起来,“刚说要去姐姐宫里,姐姐就自个来了,真真是巧。”

  瓜尔佳氏轻笑之余挑眉道:“你还没说是什么东西呢。”

  凌若与之一笑,恻目道:“水秀,还不赶紧去将东西拿来。”

  “是。”水秀含着一缕轻浅的笑意下去,不多时,手里捧着一套崭新的衣裳与一顶小帽子,一看就是给孩童穿的,而这宫中的孩童,唯有弘瞻一人。

  “我想着要过年了,便想给六阿哥做一套新衣裳,权当是我这个姨娘的心意,无奈这阵子实在没什么功夫,便只能让宫庭裁作按着六阿哥的尺寸做,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瓜尔佳氏感动地道:“何必这么麻烦,这过年的衣裳,我早就给他准备了好几套,穿都穿不过来。”

  “姐姐归姐姐,我归我,哪里能一样。”如此说着,她取过衣裳递到弘瞻面前道:“六阿哥,喜欢姨娘给你做的衣裳吗?”

  “喜欢!”对于小孩子来说,不论有几套新衣裳都是不嫌多的,弘瞻极是懂礼,没有立刻接过衣裳,而是规规矩矩地行了一礼道:“弘瞻多谢贵妃娘娘。”

  “本宫与谨妃交好,你唤本宫一声姨娘就是了,不必每次见了都唤贵妃娘娘,可是见外呢。”

  虽然弘瞻不太明白“见外”是什么意思,但能明显感觉到凌若的善意,弯起大大的双眼道:“嗯,谢谢姨娘。”

  在将弘瞻交给水秀带下去与嘉柔一道玩耍后,凌若看着外面阴沉的天色道:“好快啊,一转眼咱们在这宫里已经待了七个年头了。”

  瓜尔佳氏亦感慨地道:“是啊,从康熙六十一年末入宫,一直到如今,整整七年……不知人生还能有几个七年。”

  凌若玩笑道:“姐姐乃是长命之相,少不得还有十来个七年呢。”

  “十来个七年?”瓜尔佳氏被她说的笑了起来,“那可是整整七十年,要真到那时,我可都一百多岁了,快成妖怪了。”

  凌若不以为然地道:“姐姐没听过长命百岁吗,一百余岁有什么稀奇的。”

  “长命百岁我是不想了,只要能看着弘瞻长大成婚,娶妻生子,我就心满意足了。”在说这话的时候,她脸上浮起一抹满足的笑容,“这半年是我这一生中最充实开心的日子,真想以后都能这样。”

  下一刻,她的手被凌若握紧,“不需要想,因为以后一定会如此。”

  瓜尔佳氏笑笑没有说下去,她与弘瞻一直待在承乾宫,直至傍晚时分,方才一起去往乾清宫。

  嘉柔如今已经一岁半多了,早在一岁的时候就会走路了,她也不要人抱,拉着弘瞻的手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

  每到除夕夜,乾清宫就灯火通明,她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了,看到凌若等人连忙起身行礼,那些个目光有嫉妒也有羡慕。

  刘氏亦在其中,从看到弘瞻那一刻起,她就再也移不开目光,那是她的儿子,是她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儿子,可现在却站在别人身边,牵着别人的手。

  “主子,您可千万得忍着,现在可争不过她们。”金姑看着刘氏脸色不对,赶紧在她耳边小声劝着,至于金姑口中的“她们”,自然是指凌若与瓜尔佳氏。

  刘氏用力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恨意,道:“我知道,都已经忍了半年了,还会忍不了这一时吗?”

  金姑放下心来,这个时候,那拉氏也到了,待得落坐后,她将目光落在刘氏身上,微笑着招手道:“来,坐到本宫身边来。”

  刘氏受宠若惊地道:“臣妾一介卑微之身,如何敢做到娘娘身边。”

  “都说了是家宴,哪里有这么多拘束,正好本宫有几句话要与你说。”见那拉氏这么说了,刘氏只能来到她身边,却是说什么也不敢坐,就那么站着。

  那拉氏也不勉强,与她说了几句话后,将目光转到弘瞻身上,赞道:“一段时间没见,六阿哥长高了不少,那模样也越来越可爱了。来,到本宫身边,让本宫仔细看看。”

  听得这话,弘瞻下意识地看了瓜尔佳氏一眼,待见到后者点头后,方才迈着小腿跑到那拉氏身边,不过那双眼,一直看着刘氏,眼圈红红的,小嘴撇着,一副随时会哭出来的样子,在匆忙唤了声皇额娘后,他仰头看着刘氏道:“额娘,儿臣好想您。”

  自从上次见了一面后,他就再不曾见过刘氏,虽然嘴里不说,但心中着实想念得紧。其实刚才看到刘氏的时候,他就想过来,无奈手被瓜尔佳氏牵着,一时挣脱不开。

  听着弘瞻的话,刘氏哪里还忍得住,蹲下身一把将他抱在怀里,哽咽道:“额娘也好想你,你在咸福宫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听话?还有额娘与你说的话,可都记在心里?”

  “额娘放心,儿臣很听话,也有一直记着额娘的话。”弘瞻一边哭一边搂着刘氏不肯松手。

  那拉氏看着一幕,轻叹道:“明明是母子,却要被迫分离,唉,真是可怜。”

  凌若可没有忘记刘氏是怎么对待弘瞻的,她虽口中说思念弘瞻,但真正思念的应该是弘瞻在身边所带来的利益与好处,逐开口道:“凡事皆有因果,什么样的因就种什么样的果,并不存在可怜不可怜。”

  那拉氏对她的话不置可否,摇头道:“话虽如此,但本宫瞧着终归是不忍心。”

  凌若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胤禛到了,刘氏很怕胤禛看到她抱着弘瞻会不喜,赶紧让他回到瓜尔佳氏身边。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