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九百一十二章 再相求

  除了胤禛之外,允祥还有允礼等人也都来了,虽然这段时间一直在调养,但允祥的身子总是不见好,经常动不动就咳嗽,偶尔还会咳出血来,胤禛虽然难过,却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允祥多多休息,别想太多,更不要费神理会朝中的事。

  徐容远说过,允祥撑不了几年,但他总想着让允祥活久一些再久一些,不要过早离去。

  家宴随着胤禛的举杯正式开始,待得家宴进行到一半时,弘时举杯走到胤禛面前,恳切地道:“儿臣祝愿皇阿玛龙体安康,万福无疆。”

  胤禛今儿个心情甚是不错,面对弘时的敬酒,没有说什么便喝了,随后弘时又向那拉氏敬酒,不过令凌若意想不到的是,在敬过胤禛与那拉氏之后,他竟又倒满了酒来到自己面前,“弘时祝愿熹贵妃娘娘韶华长存,福寿安康。”

  “二阿哥太过客气了,倒是令本宫有些不敢当。”她仔细打量着弘时,虽然弘时脸上一直挂着笑意,然眼底深处却不时掠过一丝渗人的冷光。

  弘时见她一直不曾动杯,目光一闪,笑意不减地道:“贵妃娘娘不举杯,可是弘时哪里做的不对,惹令娘娘不高兴?”

  凌若端起酒杯,笑言道:“二阿哥行事得体,怎会令本宫不高兴,是本宫刚才尽顾着说话,一时忘了举杯而已。”说罢,当即饮尽了杯中酒。

  有了弘时敬酒在前,弘历与弘昼自然也是先后上来敬酒,最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不足三岁的弘瞻在看到几位兄长敬酒后,竟然也捧着一个小酒杯过来,不过他杯中装着可不是酒,而是用苹果磨出来的汁,是凌若特意吩咐为他与嘉柔两个孩子准备的。

  弘瞻的乖巧与可爱,令胤禛颇为喜欢,亲手抱过弘瞻喂他吃了几口菜,那拉氏轻抚着弘瞻道:“六阿哥真是越来越可爱乖巧了,连臣妾看了也喜欢得不得了。”

  “都是谨妃教得好。”胤禛随口一句话却令刘氏色为之一白,那拉氏将之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笑道:“皇上说得是,谨妃待六阿哥视如己出,实在是难得至极。不过……”

  胤禛挟了一筷笋放到弘瞻碗中,不以为意地道:“不过什么?”

  “不过有些东西始终不是谨妃能给六阿哥的。”那拉氏这句话终于令胤禛抬起头来,“呃?此话怎讲?”

  那拉氏叹了口气道:“不敢隐瞒皇上,在皇上来之前,臣妾看到刘答应与六阿哥抱头痛哭,那情景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说到底,刘答应都是六阿哥的生母,那份血肉亲情是谁都不可以替代的。”

  听到这里,凌若哪里还会不明白,那拉氏分明是想替刘氏求情,好让弘瞻回到刘氏的膝下,这事她如何能坐视不理,当下道:“话虽如此,但刘答应当初做过什么,皇后娘娘也是知道的,就算现在后悔,也不意味着以前的事可以就此抹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而且昔日皇上将六阿哥交给谨妃抚养的时候曾说过,以后谨妃就是六阿哥的额娘。”

  “刘答应固然曾做错过事,但她不止一次在本宫面前忏悔,本宫相信她确有悔过之心,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熹贵妃又何必始终揪着错处不肯放呢!”

  那拉氏话音刚落,刘氏便倚着椅子跪下泣声道:“皇上,臣妾这半年来,时时刻刻皆在后悔之中,臣妾知错了,真的知错了,若可以重来一次,臣妾绝不会再做同样的事情,求您再相信臣妾一次。”

  与此同时,坐在胤禛怀中的弘瞻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皇阿玛,儿臣真的很想额娘,很想见额娘。”

  他这一哭,刘氏哭得更加厉害了,不停地磕着头,哀求胤禛网开一面,饶恕她之前的罪行。

  胤禛冷眼看着这一幕,许久才方看着怀里的弘瞻道:“谨妃待你不好吗?”

  弘瞻抬起泪意朦胧的眼睛看向瓜尔佳氏,后者眼圈微红,神色极是复杂,弘瞻不知道那些神色的意思,只是如实道:“姨娘待儿臣很好,可是儿臣还是想额娘,皇阿玛,能不能让儿臣回到额娘身边。”

  瓜尔佳氏紧紧攥着双手,她很想阻止这一切,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倒是一旁的凌若道:“皇上,今儿个是家宴,一家人本该高高兴兴聚在一起用膳,可是刘答应非要在这个时候提起此事,臣妾实在不知刘答应究竟存了什么用心?”

  刘氏抬起磕得通红的额头,泣声道:“回贵妃娘娘的话,臣妾什么用心都没有,只是想能够时时看到六阿哥,时时与他待在一起,而不是同在后宫,却母子分离,思不得见。”

  那拉氏亦在一旁帮着道:“皇上,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知错能改,便是大善,给刘答应一个机会,何尝不是给六阿哥一个机会。恕臣妾说句实话,就算谨妃照料的再好,也终归不能与生母相提并论。”

  凌若垂目道:“娘娘自然是心怀慈悲,但刘氏是否真的悔过了,咱们都不知道,万一她只是口中悔过,那冒然将六阿哥送回去,岂不是害了六阿哥。”

  “不是,娘娘,臣妾是真心的,臣妾……”不等刘氏把话说完,凌若已是道:“若你是真心悔过,就应该明白六阿哥跟着谨妃才是最好的,而谨妃也绝对不会亏待六阿哥。”

  “臣妾明白……”这一次,凌若依然没有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再者,你如今是答应之身,根本没有资格抚养阿哥,就算皇上与本宫都相信你真的悔过了,你依然不能抚养六阿哥,这是祖上定下来的规矩,谁都不能更改。”

  这番话令刘氏面若死灰,不过她并没有就此放弃,依然定定地看着胤禛,毕竟他才是真正能够决定一切的人。

  从刚才起,胤禛就一直没有说过话,直至除了弘瞻之外的所有声音都平息后,方才抬手抚去弘瞻脸上的泪水,“你是朕的儿子,是男子汉,可以流血,但绝对不可以轻易流泪,明白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