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九百四十章 不会放过

  从意抹了把眼泪道:“之前刘答应曾来看过主子,不知她在主子耳边说了些什么,紧接着主子就发疯一样的往外跑,匆忙之间,奴婢来不及拦住,只能跟着主子,等主子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临渊池边了。然后主子就一直绕着临渊池不停地来回走动,嘴里喃喃不知说着什么,奴婢想要劝主子回来,可主子说什么也不听。后来……不知从哪里来了两个小太监在奴婢旁边推搡吵架,连带着奴婢也被推了一把跌倒在地上,就在他们扶奴婢的时候,奴婢突然听到什么东西落水的声音,紧接着就发现主子落水了,在水里不停地挣扎,奴婢……奴婢当时吓坏了,可奴婢不懂水性,就让那两个小太监赶紧下去救人,可他们也说不会,然后就跑了,说是帮奴婢去找人,结果等了很久都没见人来,后来还是奴婢找来了人,将主子给救了起来。这一切皆是奴婢的错,要是奴婢看紧主子不曾疏忽,就不会出那样的事,奴婢罪该万死!”

  早在从意说到一半的时候,凌若便皱紧了眉头,此刻更是道:“你刚才说过,姐姐只是在临渊池边徘徊,为何一转眼会落水了?”

  从意摇头道:“奴婢不知道,奴婢当时被那两个小太监挡了视线没注意主子,等奴婢听到声音的时候,主子已经落水了。”

  凌若思索片刻道:“当时跟着谨妃离去的,唯有你一人吗?”

  “是,当时太过匆忙,没来得及顾着唤其他人。”从意的话令凌若有些奇怪,就算从意不开口,看到自家主子疯疯颠颠的奔出去,也该追上去才是,哪里有不管不顾的道理。

  从祥一脸懊恼地道:“也是奴婢不好,当时正在小厨房里煎药,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要不然奴婢一道跟上去,主子就不会出事了。”

  凌若瞥了一眼站在殿内的宫人,冷声道:“明知道你们主子最近神智不太清醒,她这样跑出去,为何除了从意之外再没有一个人跑上去?”

  在她话音落下后不久,一个小宫女站了出来,轻声道:“回贵妃娘娘的话,奴婢们原先是想跟上去的,但刘答应说她会跟过去看着,让奴婢们好生待在宫中。”

  又是刘氏……之前就是她在瓜尔佳氏耳边说了一句,瓜尔佳氏才会疯狂地跑出去,而她又不让宫人跟着,分明是有所图谋。

  还有那两个小太监,临渊池位于重华宫附近,那里人迹稀少,为何那两个小太监偏生在那里吵嘴打架,还连累从意?随后他们说去找人救瓜尔佳氏,可一去就没了踪影。

  凌若越想越觉得奇怪,拧眉道:“从意,你后面可曾看到刘答应?”

  从意极为肯定地道:“奴婢绝对没有看到过刘答应。”

  从祥不知想到了什么,轻声道:“主子不通水性,就算如今神智有些不清,也不会无缘无故跳到水里。”

  是啊,就算一个人疯了,也依然会存在着本能,而不通水性之人,对水都有着一种本能的畏惧,绝不会往水里跳,除非……是有人将她推下水!

  想到此处,凌若目光顿时冰冷起来,任何一个接触到她目光的人,都犹如置身数九寒天,浑身发抖。

  她明白了,这是有人要害姐姐,想要姐姐的性命,是刘氏,一定是刘氏!

  她失去了弘瞻之后一直怀恨在心,利用弘瞻将姐姐弄得疯疯颠颠还不肯罢休,如今还想要杀了姐姐。

  每一个人皆有逆鳞存在,对于凌若而言,瓜尔佳氏便是逆鳞之一,任何敢于伤害瓜尔佳氏的人,她皆不会放过。

  从祥看出几分不对来,小声道:“娘娘,主子落水的事,是否与刘答应有关?”

  凌若冷笑一声道:“是否有关,去问过她不就知道了。”待要去永寿宫,忽地想起一个人来,对杨海道:“钟尚人呢,去了哪里?”

  杨海左右张望了一眼道:“奴才刚才还看到他人了,这一转眼,不知去了哪里,要不要奴才去将他找来?”

  凌若点头道:“你且去找他,水秀与本宫去永寿宫,本宫真是有许多事情要好好问问这位刘答应。”

  在目送凌若离去后,杨海将咸福宫转了个遍并没有找到钟尚,随即来到内务府,却是扑了个空,内务府的人说钟尚并没有回来过。

  奇怪,不在咸福宫也不在内务府,钟尚究竟去了哪里?

  就在杨海四处寻到钟尚而不得的时候,钟尚却是出现在坤宁宫,不过这一次不是他自己想来,而是被人强带过来的。

  那拉氏不喜欢焚香,不过最近内务府送来一种极为少见的香料,闻着颇有宁神静心的功效,甚至于连头痛也有所缓解,所以偶尔头痛不舒服时,她都会焚上少许。

  博山炉里升起袅袅轻烟,令暖阁里充满了幽香好闻的气息,那拉氏深吸了一口,缓缓道:“钟尚,你为什么会跟着熹贵妃去咸福宫。”

  瓜尔佳氏落水是她一手导演的好戏,自然不会忘了派人盯着咸福宫,看瓜尔佳氏究竟是死是活,岂料竟是意外发现钟尚跟着钮祜禄氏来到咸福宫。那拉氏一听得这件事便觉得不对劲,当即命人将钟尚悄悄带来。

  钟尚赔笑道:“回娘娘的话,熹贵妃传奴才去问庐山云雾茶的事。”

  那拉氏轻咦一声道:“这件事不是已经问过了吗,怎么又问?”

  “奴才也不知道,不过熹贵妃来传,奴才只能过去,哪知话说到一半,突然有人来报说谨妃娘娘落水了,便匆匆赶了过来。”钟尚小心翼翼地回着,唯恐被那拉氏看出什么不对来。

  那拉氏微微一笑,也不急着问话,命杜鹃沏了茶递给钟尚后道:“尝尝看,这个茶味道如何。”

  钟尚受宠若惊地道:“奴才卑微之身,如何敢当。”

  那拉氏笑意不减地道:“只是一杯茶罢了,让你喝就喝,哪里有这么多的话。”

  听得这话,钟尚只得端起茶来品了一口,随即赞道:“茶香醇厚,回味幽长,真是一等一的好茶,能喝上这一杯,实在是奴才三生有幸。”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