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九百四十七章 崩溃

  还以为她学乖了,没想到还是这样不分轻重不知所谓,谨妃的事,还真是让她彻底没了脑子。不过,这样的结果,她自然是乐见其成。

  凌若凝声道:“周成,此事关系重大,你要看清楚,回忆仔细了再说话。”

  周兴斩钉截铁地道:“奴才记得很清楚,就是海棠,就是她推谨妃下水的,奴才绝对不会忘记。”

  胤禛盯着他道:“既然你看到这一幕,为何不及早说出来,而是要拖到现在?”

  凌若欠身道:“回皇上的话,周管事早前就告诉了臣妾,但臣妾怕万一弄错,便会冤枉了刘答应,所以让他暂时不要往外说。一直到这两日,姐姐病情有了好转,与臣妾说了一些话,臣妾才能将事情一一串连起来,并且确定是刘答应所为。”

  刘氏骇然道:“这不可能,海棠一直待在永寿宫中,怎么可能会去临渊池,周兴分明就是受了别人的指使,故意冤枉臣妾,皇上您千万不要相信他的胡话。”

  “刘答应说海棠一直在永寿宫中,可有人证?”不等刘氏开口,她又道:“可莫要扯永寿宫的宫人,她们与你多少有些牵连,话……信不得!”

  刘氏忍着心里的愤怒道:“臣妾已经说了海棠在永寿宫中,不曾踏出一步,试问除了永寿宫的宫人,如何还能证明。再者,他们虽在永寿宫,却不是侍候臣妾的,为何信不得。”

  “若今日,承乾宫的奴才站出来说刘答应杀了人,刘答应会承认吗?”这一句话,问的刘氏哑口无言,但她是万万不会坐视凌若将莫须有的事情扣到自己头上来的,正想着该如何反驳,身后传来什么声响,回头看去,却是海棠双脚无力,软倒在地。

  “奴婢没有做过,奴婢什么都没有做过,奴婢冤枉,奴婢……”海棠已是被吓的心神剧颤,努力想要证明自己与那件事没有关系,可说到后面,她竟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你若没有做过,周兴为何会指认是你?分明就是你与你主子勾结一气,想要置谨妃于死地,幸好谨妃命大躲过一劫,否则你现在就是身负人命。”虽然知道瓜尔佳氏还好好的活着,可在说到这些时,凌若仍然忍不住红了眼睛。没有人会能够理解她与瓜尔佳氏之间的那种感觉,不止是姐妹,甚至是彼此生命中的一部分,失去了,生命就不再完整。

  “奴婢不知道,奴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海棠快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因为害怕,眼泪大滴大滴的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凌若神色一冷,道:“海棠,若本宫是你,就不会再负隅顽抗,从实招来,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奴婢什么都没做过,奴婢真的冤枉。”海棠快崩溃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成了推人的凶手,明明她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还不肯说是吗?”胤禛冰冷地看着海棠,见她还是一味喊冤,凉声道:“看来你是想要去慎刑司走走了。”

  刘氏见胤禛要动真格的了,连忙哀求道:“皇上,海棠真的没有去过临渊池,臣妾可以为她担保。”

  胤禛没有理会她,只是命四喜将海棠带走,后者剧烈地挣扎着,她很清楚慎刑司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一旦进去了,不会死,但比死更可怕,只要还有一丝神智在,就不会想进那样的地方。

  “奴婢真的是冤枉的,皇上,您相信奴婢,主子,您救救奴婢!”海棠挣扎着不肯让四喜带下去,口中不住呼喊着。

  刘氏爬到胤禛脚边,不住哀求着,倒不是舍不得海棠,而是怕海棠在慎刑司里受不住刑乱说话。

  那拉氏同样有这个想法,所以四喜与海棠拉扯的时候,出声道:“皇上,只凭周兴一人之言,就说海棠是推谨妃的凶手,未必有些草率,而且大刑之下,很多冤狱,臣妾觉得还是先不要将海棠送去慎刑司的好。”

  胤禛瞥了她一眼道:“那依皇后之见,怎样才算不草率?”

  那拉氏一时倒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正自犹豫间,凌若上前道:“皇上,虽然只有周兴一人看到,但他与臣妾等人没有任何利害关系,臣妾相信他不会撒谎,海棠就是推谨妃下水的人。”

  “奴婢没有……”海棠刚说了四个字,便被成妃打断,“海棠,你休要再狡辩,你分明就是受了刘答应的命令等在结网林中,然后趁机推谨妃下水,至于缠住从意的那两个小太监,想必也是你们的人。这样不择手段的害人,真是恶毒得紧。”

  “奴婢没有!真的没有!”海棠近乎崩溃的叫着,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明明就是皇后派人将谨妃推入水的,为何现在所有矛头都指向她。

  “你不必再否认了,就是你做的,现在由着你嘴硬,待到了慎刑司,看你是否熬得过皮肉之苦,到时候你就算能出来,怕也是不成人形了。不过对于你这样恶毒的心思,不论用什么样的刑都不为过。”戴佳氏表现的咄咄逼人,完全不给海棠喘息的机会,简直就像要将她逼到绝路去一般。

  那拉氏在一旁微微蹙眉,总觉得戴佳氏有些不对,以前的她,可从不会这样逼迫一个人,可这一时半会儿间,她也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海棠,不论你有什么样的下场,皆是你害人的报应,就算死后,也不能棺木裹身,更不能入土为安,只能永远做一个孤魂野鬼!”

  戴佳氏一句接一句的话像钢针一样,狠狠扎进海棠的耳中、心中,令她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不说,身子亦如筛子一般,抖个不停。

  也就是在那样的颤抖中,她终于崩溃崩溃,脱口道:“不是!不是奴婢推的谨妃,是……”

  那拉氏听着不对,连忙打断海棠的话道:“是谁?究竟是谁推的谨妃下水?”她看似是在追问答案,实际上却是在阻止海棠吐出孙墨的名字。

  刘氏亦回过神来,朝海棠喝斥道:“你在胡说什么,你如何知道推谨妃下水的人,难不成连你也疯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