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最可怕

  “是臣妾错了,请皇上……”凌若还没说完,便被胤禛抬手打断,紧接着胤禛自御案上走下来,深深地看着她道:“朕知道你与谨妃的情谊,也知道你为了谨妃的事很难过,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骗朕。你这样做,会让朕担心,以后与你相处的日子,你是否会同样骗朕,让朕坠入一个又一个的谎言之中。”

  “不会,臣妾绝不会再这样做。”凌若的否认并没有令胤禛安心,反正有些怆然的道:“许多事情,在还没有发生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会怎样。回去吧,朕累了,想一个人静一静。”

  凌若明白他心里还有芥蒂,低头道:“臣妾做错了事,应该受罚,请皇上降罪。”

  此时,胤禛已经已是冷静了不少,不再像刚才那样激动,将凌若拉起后,手慢慢抚过她清瘦的脸颊,自从瓜尔佳氏出事后,不过几日时间,她就瘦了许多,脸上几乎没有什么肉,“罚你就等于罚朕,又何必做这样多此一举的事呢,只是朕现在真的需要静一静,回去吧,得空多去看看谨妃。”

  凌若知道他一时之间还有些放不下,低声道:“臣妾知道,只是有一件事,臣妾还想求皇上。”

  胤禛收回手,转身背对着她道:“说。”

  “谨妃发疯之后,将皇上与臣妾都给忘了,唯独对六阿哥念念不忘,若非如此,她也不会被刘氏引去临渊池,所以臣妾想恳请皇上,让谨妃再见一见六阿哥,说不定对她的病情会有帮忙。”

  胤禛犹豫了一下道:“徐太医也是这样说的吗?”

  凌若下意识地想要点头,然她想起之前与胤禛说过的话,以后都不再欺骗,所以生生止住了这个冲动,改而道:“徐太医没有说过,是臣妾如此觉得。”

  不知是否错觉,凌若总觉得在说完这句话后,胤禛的脸皮松了些许,“既然你觉得有帮助,就带弘瞻去见她吧,不过一切以弘瞻意愿为主,若他实在不愿,也不要太过勉强,明白吗?”

  得到胤禛的应允,凌若欢喜之余也甚是感激,连忙道:“臣妾知道,臣妾一定会在说服六阿哥后,再带他过去。”

  胤禛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挥手示意凌若退下,在养心殿门关起的时候,凌若隐约听到一丝叹息。

  最终,瓜尔佳氏的事,以金姑的死,刘氏与海棠打入辛者库,终身不得踏出的下场,落下了帷幕。但是否真的就这么结束了,还是未知之数……

  回到承乾宫,凌若露出前所未有的疲惫,什么也没说,只让水秀扶她去床上躺着,等醒来时,窗外漆黑一片,屋里点着几盏小灯,水秀正在仔细地剪着一段乌黑蜷曲的灯芯,回过头来看到凌若醒了,连忙走过来道:“主子,您感觉好些了吗?有没有觉得饿,奴婢让小厨房那里热着晚膳呢。”

  凌若抚一抚脸道:“好多了,现在什么时辰?”

  “现在差不多亥时。主子,您想吃什么,要不要奴婢立刻去传晚膳?”

  “本宫没什么胃口,去盛碗汤来就是了。”凌若话音刚落,水秀便赶紧去了,不多时端着一碗还在冒着热气的鲫鱼汤来。

  在凌若喝汤的时候,水秀忍不住道:“主子,皇上的话您别往心里去,以前奴婢跟着李卫识字的时候,曾学过一句话,叫做‘爱之深,责之切’,想必皇上对您就是那样的心思。”

  凌若弯一弯唇角道:“本宫知道,而且这一次确实是本宫不对在先,只希望皇上能早日原谅本宫吧。”

  水秀故作轻松地道:“皇上那么爱重主子,说不定明日一早就没事了。”

  凌若点头不语,在她喝过汤后,水秀道:“主子,杨海说,水月托人带了信来,东西已经再次调好了,不过因为材料所限,依然只是很少一点。”

  “没关系,一点就够了,太多反而不好,明白你出宫去带来,再由本宫拿给钱莫多。”

  水秀忧心忡忡地道:“主子,恕奴婢直言,这件事毕竟干系过大,万一钱莫多将事情说了出去,可是要出大乱子的,钱莫多……您当真如此相信他吗?”

  “他是个太监,自小净身入宫,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自己的子女,所以他那个弟弟就是钱家最后的香火,而钱莫多,本宫观他并不是什么无情之人,这个弟弟自然是看得极重,而有否补官,关乎着他弟弟乃至整个钱家的未来,他不会枉顾这一切,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水秀想了一会儿道:“那如果钱莫多的弟弟顺利补了官,那他岂非不需要再依靠主子了?”

  “恰恰相反,会依靠更甚,当了官总想着往上爬,爬得一层是一层,若是朝中无人,就是一层也难爬,但吏部有人提携就不一样了,更不要说官员每三年一次考核。换句话说,只要当了官,就与吏部再也扯不清关系。”

  水秀拍着胸口道:“那就好,要不然奴婢可真是担心得紧。”

  凌若没有说话,只是命水秀打开窗子,看着外头众星拱绕下的明月。同一时刻,明月亦落在刘氏眼中。

  不过她只有匆匆看一眼的资格,因为半人高的衣裳堆在旁边,皆是要她与海棠洗净的。

  “天亮之前,全部都洗净晾好,不许耽搁了!”辛者库的管事扔下这句话后转身离开,不论以前是什么身份,入了辛者库就全部是罪人。

  这里的管事已经不是文英了,换了一个姓宋的嬷嬷,她可是要比文英苛刻多了,一旦没做完事,便让监工狠狠责打,毫无情面可言。

  刘氏自小到大从未洗过一件衣裳,就算是她被贬为答应后,浣洗衣裳这种活也自有人做,根本不需要她动手。

  可自从来了这辛者库后,她一双手就一直浸在冷水中,这夏天还好一些,若是冬天,简直不敢想像,而且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说来可笑,这一刻,她竟是怀念起冷宫来,冷宫固然破败,吃的也只是糙米饭,但至少不用做这样粗重的活。

  原来冷宫不是最可怕的,辛者库才是,比死还要可怕!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