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零二十三章 真正的诏书

  在众人的跪伏中,弘时一步步走上去,走向那把宝椅,今时今日,他终于有资格坐上,而非只能对着这把椅子跪拜。从今往后,这个天下都将是他的,顺者昌,逆者亡。

  “皇阿玛!不可以让他登基继位,不可以啊!”弘历在那里大声唤着,他不明白,为何皇阿玛就这样让位给弘时,之前不是让他帮着十三叔演了一出戏给弘时看吗,看理来说,皇阿玛与十三叔应该留着后手才是,何以到现在都没有动静?还是说,弘时的叛乱程度超过了皇阿玛他们的预期,令他们的后手未能拜上用场?可就算这样想也不对,一直以来,皇阿玛都将江山社稷看得比性命都要重,弘时阴险无情,根本不是皇阿玛属意的继位者,就算是将刀架在皇阿玛脖子上,他都不会写下那份诏书,为何……为何现在又……

  就在弘时抚着那把宝椅准备坐上去的时候,胤禛忽地道:“弘时,你不先宣读那份诏书吗?”

  弘时微微一笑道:“诏书自然要宣读,不过应该是等百官齐集之后再宣读。”

  “就怕你等不到那一刻。”在说这话的时候,胤禛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连刚才索绕在眉宇间的失望、痛心也悉数消失不见。

  虽然弘时觉得一切皆在自己掌控中,不可能有任何意外,但胤禛的表情还是令他生出一丝不好的感觉。如此想着,他展开了手中的诏书,只看了一眼,脸色就勃然大变,因为这根本不是什么让位诏书,而是……

  就在他展开诏书的时候,胤禛冰冷无波的声音亦在众人耳边响起,“皇子弘时,德行败坏,领兵逼宫,意图篡谋皇位,着斩立决,所有同谋亦处以斩立决之刑,不得有误,钦此!”

  弘时脸颊一阵阵抽搐,用力将诏书扔在地上,冲到胤禛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厉声道:“老东西,你耍我?”

  面对暴怒中的弘时,胤禛冷声道:“执迷不悟的东西,朕真不该对你一再容情,早就该杀了你!”

  在这样的盛怒下,弘时突然笑了起来,神情疯狂地道:“老东西,你以为你不写让位诏书,朕就拿你没办法了吗?御玺在这里,朕随便造一份,然后盖上御玺就行了,同样是名正言顺的皇帝,上天之子。而你……朕会让你活着,但怎么活着就不保证了。哈哈哈!”

  在弘时的大笑声中,胤禛开口道:“你真以为自己赢定了吗?”

  弘时用力一挥手,大声道:“难道不是吗?这紫禁城,这京城,全部是朕的人,皇阿玛,您就算再天真,也应该知道大内侍卫不可能与那么多人对抗,试问你还有什么办法打赢朕?”

  “若你真的能够逼朕让位,朕反而会觉得高兴,因为朕养出了一个心计、谋算全部在朕之上的儿子;可惜不是,你用了二十多年,费了无数心思,却只布出这么一个残缺乃至脆弱的局,真是无用至极!”

  弘时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他,“皇阿玛,您是不是受不了这个打击疯了,竟然说朕的局残缺脆弱,还说无用?麻烦您眼开眼睛看看,这是都是谁的人,这张宝椅又属于了什么人,真正无用还有失败的人是你才对!”

  “是吗?”在弘时的注视下,胤禛抬手拍了两下,声音并不大,却立刻有了反应,殿门瞬间打开,冲进来一大队人,领头的那个赫然就是荣祥,进来后他立刻跪下道:“微臣护驾来迟,令皇上受惊,请皇上恕罪!”

  “平身!”胤禛抬手示意荣祥起来,“情况如何?”

  荣祥低头道:“回皇上的话,一应叛党皆已被控制住,请皇上放心。”

  胤禛点点头,随后对面色铁青的弘时道:“看清楚了吗?谁才是真正无用失败的人?”

  弘时认出了荣祥,也知道他身后所代表的势力,神色慌乱地道:“不,不可能,西山健锐营怎么会来这里,这不对!”

  胤禛冷笑道:“没有什么不对的,你自以为行事隐秘,殊不知朕早已经洞翻了的阴谋。从始至终,你的一切行径,皆在朕掌中,根本没有逃脱过。”

  “不可能!”弘时咆哮道:“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不可能!”

  胤禛负手走到他面前,一字一句道:“你以为朕不知道蒋英是你的眼线吗?不止是朕,连弘历都知道,当初那份允礼的行军图就是他故意让蒋英看到的,为的就是试探出他是否与准葛尔勾结。只是当时弘历怎么也没想到,与准葛尔勾结的人,居然会是你这位大清的皇子。不过既然是计,那份行军图自然也是假的……”

  “你胡说!”弘时愤然打断胤禛的话,“葛尔丹明明依着那份行军图伏击了十七叔,怎么可能会是假的。”

  “弘历在将这件事情告诉朕后,朕就秘密传旨给允礼,让他改走蒋英看到的那条路线,同时防备准葛尔随时偷袭,否则你以为允礼怎会不死一兵一卒就全灭了准葛尔派去偷袭他们的数千人,真以为是运气吗?”

  弘时恍然大悟,指着胤禛厉声道:“是你,这一切都是你使的计,你故意让我以为蒋英的身份没有败漏。”说到此处他神经质地道:“你好阴毒好狠,什么皇阿玛,什么父子,都是假的,你心里根本没有我这个儿子,你根本就是一心想要我死!”

  胤禛反手一巴掌狠狠甩在弘时脸上,厉道:“到了现在你还在怪别人,而不是好好反省你自己犯下的错。就在刚才,朕一再劝你收手,劝你不要一错再错,可是你听了吗,你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只一味地做你的春秋大梦!”

  “劝我,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我的好皇阿玛?!”弘时满面狰狞地道:“你根本就是一早设好了圈套让我钻,在我快要钻下去的时候,又假惺惺来提醒,真是虚伪透顶!”

  “你!”胤禛被他气得够呛,胸口不住起伏,下一刻便不停地咳嗽起来,四喜在一旁替他抚了许久的背方才慢慢止住咳嗽。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