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零二十七章 子不教,父之过

  过了约摸一柱香的功夫,四喜领了一位太医匆匆奔入殿中,一看到太医,弘时连滚带爬地起身拉住他,急切地道:“太医,救救皇额娘,求你救救她!”

  太医连连点头,随即走到那拉氏身边,因为一直在流血,那拉氏的脸色苍白如纸,几乎看不到血色,不过庆幸的是,簪子并没有刺到心脏,而是偏到了一边,所以看着严重,却是不足以致命,只需要止住血,然后好好养伤就是了。

  听得这个结果,胤禛与弘时同时松了一口气,弘时自不用说,至于胤禛,在那拉氏以利簪自尽后,心中便产生了怀疑,不敢确定那拉氏是否真的知道弘时谋反一事,那拉氏是否真的知情。

  若她真的知情,应该是哭诉哀求,而非是这样绝决到甚至不惜一死的态度,难道……他真的错了?

  在命人将那拉氏抬回坤宁宫后,弘时捡起地上的诏书双手呈给胤禛,颤声道:“皇阿玛,儿臣知罪了,也知错了,请您下旨赐死儿臣吧,儿臣绝无怨言。”

  胤禛并没有接过诏书,只是盯着他道:“你刚才不是一直说朕错,说朕偏颇,亏待了你吗,怎么一转眼又说知罪了?”

  弘时凄然一笑道:“其实儿臣真的很羡慕四弟,他拥有皇阿玛太多太多的关爱,正是这样的羡慕令儿臣变得越来越偏激,一次又一次的想要除掉四弟,因为他若死了,儿臣就会成为皇阿玛最看重的那个儿子。可是这个想法,从一开始就是错,皇额娘说的很对,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不管皇阿玛怎么做,儿臣都没有资格怪皇阿玛。”顿一顿,他再次道:“之前儿臣被嫉妒蒙蔽了双眼,行为偏激过份,幸好皇额娘骂醒了要儿臣,让儿臣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如此说着,他深吸一口气道:“儿臣愿意用这身鲜血这条性命来洗刷儿臣犯过的错误,皇阿玛就当……没生过儿臣这个不孝子!”说到最后,他已是泣不成声。

  胤禛深深地看着他,许久颔首道:“是啊,若从一开始,就没将生下来,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你也不会自觉受了那么许多的委屈。”

  弘时咬牙道:“是,或许不将儿臣生下来才是最正确的,如今,一切皆已结束,儿臣愿意赎罪,只求皇阿玛不要再为难皇额娘,她一心一意,只是想教好儿臣,可是儿臣一直到现在才听进去。”说到这里,他自嘲地笑道:“若能够早一刻听进去,事情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可惜如今已经被搅得一团糟。”

  胤禛盯着他半晌,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伸手,取过弘时手中的诏书,几次要将诏书交给荣祥,让他将弘时与阿克善等人正法,可看着弘时垂泪后悔的样子,总有些狠不下心肠。

  弘时抹去脸上的泪,抬头道:“如今再回想起皇阿玛刚才说的话,真的是一点都没错,论德行,论心胸,儿臣确实远远不及四弟,有四弟在,大清一定继续繁荣昌盛下去。幸好刚才没有伤到四弟,否则儿臣就算是万死也难赎其罪。如今只盼……瑕月能够躲过这一劫,她比儿臣醒悟的更早,不像儿臣,走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说罢,他用力磕头道:“还请皇阿玛不要为儿臣伤心,因为……儿臣不配!”

  他这番话,令胤禛鼻子微微一酸,弘时虽然千错万错,但说到底也是他的儿子,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天下又怎有想要杀自己亲生儿子又的父母,若非万不得已,他也不想走这样的一条路。

  之前,弘时执迷不悟,他恨不得杀了弘时,可眼下,弘时已经悔悟知错了,还要杀他吗?

  胤禛心里剧烈的挣扎着,以弘时所犯的错,杀上千次百次都不为过,可毕竟……毕竟是他的亲骨肉。弘时犯下今日之错,他这个做皇阿玛也要付上一定的责任。那拉氏有一句话没说错――子不教,父之过!

  许久,胤禛终于有了决定,攥紧手中的诏书,一字一句道:“弘时,念在你已经知错的份上,朕饶你一命,但你不可再留于宫庭皇室之中,自今日起,玉牒除名,并撤去黄带子,终身圈禁宗人府,任何人不得恕;以赎这些年来,你所犯下的罪!”

  胤禛那句“任何人不得恕”,便是说,哪怕他龙归大海,新君继位,也不得恕弘时出宗人府,除非新君准备冒天下之大不讳,推翻他生前的意志与旨意。

  弘时哭泣着爬到胤禛脚下,“皇阿玛隆恩,儿臣不知该如何报答,其实儿臣不应该活着,皇阿玛,儿臣不愿让您为难,您杀了儿臣吧!”

  胤禛摇摇头,神色哀切地道:“你在宗人府好好忏悔吧,这样将来死后,或许还有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皇阿玛一片苦心,儿臣明白。”看着双眸通红的弘时,胤禛摆手道:“带他去宗人府!”

  “是。”荣祥答应一声,命两个士兵将弘时拉起来,就在快要拉出养心殿的时候,弘时突然挣脱两人的束缚,再次扑到胤禛脚下,泣声道:“皇阿玛,今日一别,你我父子情份就算是断了,请您允许儿臣再给您磕个头,谢谢您一直以来对儿臣的包容宽容。”

  面对朝自己磕头的弘时,胤禛什么也没说,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饶弘时一条性命,已经是他最大的宽限与退让了,就算心中再不舒服,也绝不会再次更改,终身圈禁宗人府,虽然听着残忍些,但至少活着,好过失去性命。

  弘时在磕足三个头后,始终没见胤禛出声,在心底叹了口气,看来胤禛是打定主意要将自己关入宗人府了,再没有还转的余地。

  他自然不是真的知错了,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勾起胤禛的父子之情,为自己挣得一线生机。

  从开始到现在,他一直都害怕死亡,不想这么早死了,可是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犯下篡位之罪,胤禛根本不可能饶恕自己,所以刚才他疯狂似地发泄着心中的恨意,甚至想要杀了弘历。

  可刚才那拉氏在耳边说了一句话,很短,只有七个字――动之以情,活下去!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