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零二十九章 一扫而空

  胤禛冷笑一声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装疯卖傻吗?穆继风,你与弘时那些个勾当,朕早就清楚了。你与弘时勾结,私藏十万石粮食,置数十万将士性命于不顾,你可知罪?!”

  最后几个字,听在穆继风耳中犹如惊雷炸响,令他当即双腿无力地跪在坚硬如铁的金砖上,慌声道:“微臣……微臣该死!”

  胤禛目光在一众官员上扫过,念出一连串名字来,每念一个,跪下的人便多一个,到最后足足跪了将近十个,每一个人脸上都是异样的惨白,不堪者甚至当场晕倒。

  看着那些被揪出来的官员,胤禛并没有任何欣喜,相反痛心不已,指着那些人道:“你们一个个食大清的俸禄,理当忠心大清,可事实却是自私自利,实在可恨!”

  穆继风见瞒骗不过来,痛声哀求道:“皇上恕罪,微臣是一时糊涂,被二阿哥他们抓住了把柄,不得不听他的话做事,但微臣真正忠心的人始终是皇上您。还请皇上念在微臣一片忠心……”

  不等他把话说完,胤禛愤然打断道:“亏得你还有脸提忠心二字,朕都替你燥得慌!”说罢,他努力平息了一下胸口的怒意后,道:“将他们全部带下去,除穆继风斩立决之外,余下众人全部抄家流放,永世不得回京。”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穆继风大声哀求着,想要换来自己活命的机会,可是胤禛对他厌恶至极,又怎会饶他的性命,一切哀求皆只是徒劳罢了。

  经此一事,可以说英格留下的人脉,但凡四品以上官员,在朝中有点能力者,皆被这次的事一扫而空,那拉氏一族,不说被连根拔起,却也差不多了。虽然也有漏网之鱼,却是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可以说,就算再给弘时机会,他也没能力再夺帝位了。

  至于荣祥,因为护驾有功,被破格提拔为正一品掌印大臣,其余官员也论功行赏,至于通州大营的五万人马,则在这件事后,即刻前往雅克萨,增兵佛标,令他的兵力与允礼一样,达到三十万之众。

  虽然罢免了穆继风等一大批官员,但胤禛早有准备,立刻提升一部分官员补上空缺,令朝廷不会出现混乱的情况,可以全力支援边关的两场战役,不会再有存私之事。

  随着早朝的落下,事情亦在宫里传了开来,但各宫打听得来的消息都有些片面,无法拼凑出完整的事实,唯一清楚的一点就是――弘时逼宫失败,被革去黄带子,圈禁宗人府。

  凌若怎么也没想到,一夜之间,宫中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幸好胤禛早有准备,否则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

  虽然知道胤禛没什么事,但她心中始终放心不下,正要命杨海准备肩舆,却意外看到胤禛的身影出现在宫门口。

  凌若快步走过去,紧张地道:“皇上,您没事吧?”

  胤禛什么也没说,只是大步上前将凌若紧紧抱在怀中。昨夜之事,看起来一切在掌控之中,没什么可担心的,可只要里面有一点小差错,便会造成不可逆转的后果。到时候,只怕连这样的相拥都会成为奢望。

  在最初的吃惊过后,凌若平静下来,什么也没说,任由胤禛将她拥在怀中。如此过了许久后,胤禛方才松开口,哑声道:“没事了,朕与你都不会有事。”

  “是。”凌若应了一声,抬头道:“皇上,二阿哥真的图谋作乱,想要逼您让位吗?”

  胤禛苦笑一声道:“是不是很意外?在他有所动作之前,朕真是做梦也没想到,他居然会动起逼宫的脑筋来,刚才更是疯狂地要杀弘历。”

  凌若大惊失色,连忙道:“那弘历有没有事,他也入宫了吗,人呢,人在哪里?”

  胤禛见状,安抚道:“放心吧,弘历没事,瑕月替弘历挡了一刀,刚才弘历抱她去了太医院。说起来,她还是那拉氏一族的女子,却能舍命为弘历挡刀,真是令朕意想不到。”

  凌若颇为意外地道:“是啊,看来她对弘历倒是有几分真心。”

  胤禛点点头,拉着凌若的手进到殿中后,道:“弘时犯下弥天大错,但终归是朕的儿子,且最终又有悔意,朕终是饶了他一条性命,只将他圈禁在宗人府中。”见凌若不说话,他轻声道:“是否觉得朕太宽待弘时了?”

  凌若轻叹一声道:“臣妾明白皇上的心思,二阿哥就算有千般万般的不是,也终归是皇上的儿子,皇上不忍心杀他,乃是人之常情。对了,臣妾刚才听说皇后娘娘受了伤,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按理来说,弘时谋反逼宫,做为他额娘,那拉氏绝对脱不了干系,哪怕不死,也少不得要打入冷宫,可事情发展,却非这个样子。

  胤禛抚着额头道:“皇后……或许并不知道弘时谋反一事。”说罢,他将发生在养心殿的事细细说了一遍,随后道:“朕看皇后那个样子,不像是撒谎,而且她真的拿簪子刺自己的心口,太医说了,若刺的再过去一些,就没命了,她……真的想要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凌若没有说话,不过她心中根本不相信那拉氏真的会寻死,与之斗了二十多年,彼此之间再了解不过,那拉氏比任何人都要惜命,为了保住性命,她可以做任何事,包括将自己弟弟推出去斩首。试问这样一个人,怎可能轻易寻死,所以若她没料错的话,养心殿那出,应该是一场以性命为赌注的苦肉计。

  凌若思索道:“可是皇后娘娘是二阿哥的额娘,要说她对二阿哥的事毫不知情,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罢了。”胤禛叹了口气道:“怎么说,朕与皇后都做了三十余年的夫妻,她也曾为朕生下弘晖,有些事情朕不能做的太绝。如今那拉氏已经除尽,弘时也被圈禁在宗人府中,一切到此为止吧。”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