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零四十五章 口喻

  待得凌若说完后,胤禛搁下手里的朱笔,拧眉道:“这么说来,允礼的情况还是很危险?”

  凌若无奈地点头道:“按徐太医的说法,只要果亲王一日不醒,就一日还是危险,就算醒了,也可能会有其他问题。”

  “这么说来,至少在短时间内,允礼是不能带兵了。”胤禛有些烦闷地起身道:“好不容易将准葛尔逼到这一步,眼见着甚至能将这个毒瘤连根拔起,偏偏允礼却遭了暗算,生死难料,而且大军也没有了统帅。”

  凌若思索片刻,道:“皇上,朝中难道就没有能够代替果亲王去征伐准葛尔的统帅之人吗?”

  胤禛仰头看着顶上的和玺彩画,沉声道:“这一次出征,令朕看到了允礼的统兵之才,绝不在朕与老十三之下,若非他,就算朕提前洞悉了弘时的诡计,只怕也不能将准葛尔逼到这个地步。想要在朝中找一个与他一样能力的,实在是难。万一要是被准葛尔来一个反扑,可就得不偿失了。”

  “那皇上的意思是……”面对凌若的询问,胤禛扯出一抹无奈的笑容,“只怕这一次,咱们要让准葛尔继续存在下去了。”

  凌若讶然道:“皇上是打算撤回大军?”

  “不错,佛标那边虽然增兵十万,但沙俄火器强大,伤亡十分利害,从开战到现在,已经折损了五六万人马,两边拉战,对咱们很不利。所以朕决定集中兵力对付沙俄,正好允礼军中的火器营可以与沙俄的火枪手一战。”说到此处,胤禛摇头道:“虽然朕已经下好了决心,但还是有些不甘啊,准葛尔……本该从这个世上除名的。”

  凌若柔声道:“虽没做到这一步,但准葛尔也是苟延残喘,至少在数年内,不可能掀起风浪,皇上可以放心好一阵子了。”

  胤禛摇头道:“以葛尔丹的野心,一旦给他时间休养生息,一定会卷土重来,到时候又一场大战。”

  “可如今果亲王这个样子,十三爷身体也不行,派其他统帅皇上又不放心,只能暂时搁下此事,待以后寻到时机再说。”在胤禛点头后,凌若忽地道:“皇上可有再派人查过行刺果亲王的人?”

  胤禛摇头道:“人都已经死了,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他牙里藏毒,很可能是一些大家族豢养的死士。”

  “死士……”凌若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那拉氏一族的暗卫,在斟酌了一番后,她道:“皇上,弘时曾经勾结准葛尔,死士……会否也与他有关?”

  凌若这句话令胤禛想起一件事来,当初弘时带人逼宫的时候,曾说过一句话――甚至我都在想,他们……有没有那个命回朝!

  他当时问过弘时这句话的意思,可是弘时不肯说,只说到时候就知道了,若弘时在当时就预知了今日发生的事,那刺杀允礼的死士就必定是他安排的,唯有布局之人,才会清楚所布之局引发的后果。

  该死的,若他当时多问几句,说不定就能逼弘时说出来了,允礼也不会落得今日的下场。

  见胤禛流露出懊恼之意,凌若关切地道:“皇上,您怎么了?”

  胤禛摇摇头道:“没什么,你说的没错,刺杀允礼的死士应该就是弘时所遣,他早就存了杀害允礼的心思。至于原因……应该是他怕登基之后,掌控不了手握兵权的允礼。”

  “二阿哥心肠如此恶毒,实在该杀!”这是凌若头一次在胤禛面前流露出强烈的杀意。毕竟允礼有功于大清社稷,弘时却为一已私利,派人杀害允礼,实在过份至极。

  “你说的没错,他确实该杀!”胤禛咬牙吐出这句话,原本熄灭的杀意在这一刻,再次被点燃。

  弘时所做的事,一次又一次越过他的底线,不止想杀弘历,甚至连允礼也不肯放过。

  胤禛涩然笑道:“朕有时候在想,是不是朕做错了什么,所以生出这么一个畜生不如的儿子来。”

  “与皇上无关,一样米养百样的人,弘时虽是皇上的子嗣,但他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却不是皇上所能控制的。事实上,皇上已经尽己所能,给了弘时所有的一切,可惜他不仅不知感恩,还在错路上走的越来越远。”凌若顿一顿,续道:“皇上日理万机,又有数位子女要看顾,无法日夜顾全,倒是皇后……她将弘时视若亲子,却未将弘时从错路上拉回来,真正做错的,该是皇后才是。”

  胤禛没有说话,在沉默片刻后,他道:“朕一心念在父子之情上,欲饶弘时一条性命,可偏偏……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朕的底线。看来,朕不得不背上弑子的恶名。”

  “错在弘时,天下人会理解皇上的。”凌若虽始终保持着一丝善念,但这丝善念她绝不会施舍在弘时身上。这些年来,弘时为了帝位,害了太多太多无辜的人,死罪实不为过。

  胤禛点点头,带着一丝疲惫对小五道:“去宗人府传朕口喻,弘时谋害果亲王,着自尽!”

  小五心中一凛,连忙低头答应,随后快步去往宗人府,当他出现在正在眷抄佛经的弘时视线中时,弘时握笔的手一紧,在缓缓放下手中的笔后,他道:“五公公能来这里,想必是奉了皇阿玛的喻令,不知皇阿玛还有什么话要吩咐我?”

  小五凉声道:“果亲王在击退准葛尔后,被人袭击中了剧毒,如今生死难明,皇上知道这件事与你有关,所以命奴才来此传口喻。”说着,他从身后小太监的手中取过摆着一壶酒、一柄匕首、一条白绫的托盘,一字一句道:“皇上口喻:着,弘时自尽!”

  弘时料到这一刻迟早会来,但真从小五口中听到时,仍忍不住浑身发凉,颤抖着接过托盘,道:“罪人遵旨!”

  小五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他既奉命来传旨,自然要看着弘时自尽断气,方才回宫覆命。

  弘时将托盘搁在桌上后,抚过摆在桌上数本眷抄完的佛经,轻声道:“皇阿玛要弘时自尽,弘时自然无话可说,但在此之前,还有一个请求,希望公公能够应允。”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