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零四十九章 贵太妃

  允礼狠狠捶着没有知觉的双腿,痛声道:“可是儿子这样,跟一个废人又有什么区别?”

  陈氏抱住他道:“额娘知道你心里难过,可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再难过也无用,你记着,你要考虑的永远不是一个人,额娘还有你两位福晋及她们腹中的孩子,咱们每一个人都指望着你,若是你倒了,你要额娘怎么办,要你的妻子与未出世的儿女怎么办?”

  允礼紧紧咬着牙,哽咽道:“儿子知道,儿子会撑过去,努力撑过去。”

  “这样想就对了。”陈氏松开手打量着他道:“这个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只看你怎么想。”

  在陈氏的一番劝慰后,允礼心情好了些许,随后拂樱命人精心打造了一张轮椅,令允礼可以自由的控制方向与进退。

  数日后,胤禛传旨召允礼入宫觐见,当坐在轮椅中的允礼出现在胤禛面前时,胤禛带着一丝悲伤道:“老十七,恨不恨朕?”

  允礼微微一笑道:“臣知道皇上已经尽力了,臣又怎么会恨皇上,倒是要请皇上恕臣弟不能起身给您行礼。”

  “以后都不用再行礼了。”胤禛摆摆手,走下来看着允礼没有知觉的双腿,沉声道:“都是朕教子无方,养出弘时那个孽子来,害了你,也让大清失去了踏平准葛尔的机会。”

  “臣当真没事,皇上无需再介怀,倒是准葛尔那边……错过这次机会实在可惜。臣与葛尔丹几次交手,这人绝对是一个枭雄,只要他一日不死,入主中原的野心就不会熄灭,皇上一定要小心。”

  “朕知道,可惜你不能再带兵了。”又一声长叹后,胤禛从御案上取过一封明黄色的圣旨,交给允礼道:“打开来看看。”

  允礼依言展开那道用上等锦缎制成的圣旨,只看了一眼,面上便泛起喜色,这是一道嘉封的旨意,受嘉封者正是他额娘陈氏。

  在这道圣旨中,胤禛不止复陈氏太妃之位,更嘉封为贵太妃,让陈氏拥有比往日更甚的荣耀。

  允礼合起圣旨,激动地道:“谢皇上恩典。”

  胤禛拍着他的肩膀道:“你额娘这份荣耀是你亲手挣得的,无需谢朕。另外,朕知道你两位福晋皆有了身孕,待孩子出生后,朕亲自为他们赐名封赏。”

  允礼连忙道:“皇上隆恩,臣实在受之有愧,更不知道该如何报答……”

  听得这话,胤禛忽地笑了起来,“自然有你报答的时候。”

  允礼苦笑道:“臣如今已成了一个不能行走的废人,还能为皇上做什么。”

  胤禛闻言,笑意比刚才更深了几分,“老十七,莫不是废了两条腿,你便打算对朝中的事撒手不管吧?朕可是打算过几日便让你上朝,继续领你以前领的差事。”

  “皇上您真的让臣……”允礼眸中充斥着惊喜交加之色,他以为自己废了双腿之后,就只能浑浑噩噩度日,没想到胤禛竟然会让他继续留在朝中办差。

  “自然是真的,除非你自己不愿。”胤禛话音刚落,允礼便急急道:“臣愿意,臣明日就可以上朝。”

  胤禛微微一笑道:“不必心急,再多养几日,别落下了病根,要是跟老十三一样,可就麻烦了。”在说到允祥时,胤禛眸中有着化不开的忧色。

  “皇上,十三哥还是没有任何好转吗?”允礼自从清醒后,一直没见过允祥,不过怡亲王府那边倒是三天两头派人送东西过来。

  “别说好转了,能够不恶化朕就谢天谢地了。”胤禛自嘲的说了一句后叹息道:“这个时候,朕也没必要瞒你,允祥已经病的……起不了身了,徐太医说,他很可能……很可能……”话还没说出口,胤禛眼睛就先红了,在努力克制住心中的悲意后,哽咽道:“很可能熬不过今年。”

  允礼惊得久久说不出话来,允祥身子不好他是知道的,但怎么也没想到恶化到了这个地步,今年……连今年也熬不过吗?

  “就没有其他办法吗?”这句话允礼问的一点底气也没有,依胤禛对允祥的情份,若有办法,早就去做了,又怎会束手待毙。

  “没有了。”胤禛深吸一口气,将眼眶里的泪逼回去,涩然道:“徐太医说,允祥的身子早在朕刚登基的时候就垮了,撑到现在已是极限,就算用再多的药物堆砌,也不可能再延长他的寿命。”

  在许久的沉默后,允礼道:“臣想去看看十三哥。”

  对于他的话,胤禛点点头道:“去吧,如今这个时候,看一眼就少一眼。”

  虽然胤禛压着这个消息,但宫里头多少还是听到了一点风声,相较于凌若的难过,那拉氏心情却是好得很,这么多年来,允祥一直护着钮祜禄氏,还一口一个小嫂子,早就让她恨在心上,只是允祥一惯得胤禛信任,所以就算她压着凌若的时候,也不敢对允祥怎样。如今允祥就快要死了,她心里怎会不痛快。

  趁着那拉氏心情好,小宁子道:“主子,奴才刚才去御花园,看园子里好多花都开的,百紫千红,好看得紧,奴才扶您去走走可好?”

  那拉氏颔首道:“也好,一直待在这宫里头,本宫都要错以为自己又被皇上禁足了。”在踏出殿门后,面对毫无遮掩的阳光,那拉氏显得极不习惯,紧紧闭上了双眼,许久方才睁开,扶着小宁子的手慢慢往外走着。

  一路之上,不时能够看到宫人,然这些宫人在面对那拉氏这位皇后娘娘时,一个个皆假装没看到,实在避不过的就匆匆行一礼,有几个连膝盖都没屈过,丝毫看不出有敬意在其中。

  那拉氏一直忍着没开口,直至走到一处亭子里,方才抚着有些抽丝的袖子凉声道:“瞧见了吗,那些人一个个的都是势利眼,看到本宫如今失势,就唯恐避之不及,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