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零五十五章 改变

  这个时候,杨海也发现了嘉柔,赶紧走到门外诧异地道:“小公主,您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奶娘还有嬷嬷呢?”见嘉柔低着头不说话,他哪还有不明白的道理,“您是偷偷跑出来的对不对?”见嘉柔点头,他再次道:“您这样跑出来,可是要把嬷嬷们给急坏了,来,奴才带您回去。”

  “不要!”嘉柔脆生生地吐出两个字,说什么也不让杨海抱,连手也不让牵,令杨海犯起了难,想了一会儿他道:“那奴才去找奶娘来,你先在这里等一会儿,可不要乱走啊。”

  在叮咛宫人看好嘉柔后,他匆匆离去,而弘瞻见嘉柔一直站在外头任凭他怎么叫都不肯进来,不由得有些烦,走过去一把将嘉柔拉了进来,嘉柔哇哇大叫,却挣不开他的手,至于那些嬷嬷,全部被弘瞻给喝得不敢上前。

  “我又没打你,你哭什么?”弘瞻一放开手,嘉柔便退到椅子后面,不敢靠近弘瞻。

  她这个样子让弘瞻很奇怪,试探着道:“你怕我吗?”在看到嘉柔点头后,他又道:“为什么怕?”

  嘉柔抓着椅子细声道:“你会揪我的脸,还会拉我的头发,好疼!”

  她的话令弘瞻少见的红了脸,之前他确实没少做这样的事,刚来承乾宫的那段时间,只要一寻到机会,他就欺负嘉柔,以此来报复凌若,虽然事后免不了要受罚,但他还是乐此不疲。

  “我不欺负你就是了,你过来,陪我说说话,这样闷着可是要无聊死了。”任凭弘瞻怎么说,嘉柔都不肯上前,气得他道:“你这么怕我,还跑来这里做什么?”

  “我……我不知道。”嘉柔小声答了一句,见弘瞻气鼓鼓的不说话,往前走了几步道:“六哥哥,你真的很无聊吗?”

  弘瞻把双手枕在脑后,没好气地道:“你额娘罚我跪两个时辰,能不无聊吗?”

  嘉柔目光忽闪,奇怪地道:“可是六哥哥明明没有跪着。”

  弘瞻尴尬地道:“这你别管了,总之过来就对了,别忘了,我可是六哥哥,你得听我的话。”

  “哦。”嘉柔有些委屈地答应一声,然后慢腾腾的走了过去,停在离弘瞻几步远的地方,正好看到桌上写满字的纸,小脸上盈满了惊讶,“六哥哥,这都是你写的吗?”在弘瞻点头后,她惊叹道:“六哥哥好利害,会写那么多字,我都不认得呢。”

  弘瞻得意地道:“这有什么,我还会更多的东西呢,我教你认字好不好?”

  “嗯。”嘉柔开心地点头,随着弘瞻的指点,慢慢念着纸上的字,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而这也是杨海领着奶娘来时看到的一幕,眸中满是惊讶,怎么也想不到弘瞻不止没有欺负嘉柔,居然还教她认字,真是稀奇。

  这个时候,一阵风平地而起,吹卷入屋中,将桌上的纸吹的到处都是,也吹乱了嘉柔披散在背后的长发,有几根甚至吹到眼睛里去了,痒的她直揉眼睛,却是越揉越难受,到后面连眼睛都睁不开。

  弘瞻拉下她的手道:“别揉了,等会儿就好了。”

  “可是好难受啊。”嘉柔眯着眼睛哭道,弘瞻安慰道:“都说没事了,忍着点啊,我找根绳子给你把头发绑起来,这样风再吹也没事了。”

  说着,他随手从宫人手里接过红绳,笨拙地替嘉柔把头发绑好,这个时候嘉柔眼睛好了一些,虽还有些痛,但已经能够睁开了。她摸着身后绑得并不好的辫子笑道:“六哥哥真利害,连辫子都会扎。”

  “这有什么。”弘瞻抬着下巴道:“我会的东西还多着呢。”

  嘉柔惊叹着道:“那我以后能常常来找六哥哥玩吗?额娘没有太多时间陪我玩,奶娘他们又不好玩。”

  弘瞻故作为难地道:“看你说的这么可怜,那好吧,不过你得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许像今天一样,让你过来还磨磨蹭蹭的。”

  嘉柔正要点头,忽地想起一事来,怯怯地道:“那六哥哥以后还会不会打我?”

  弘瞻有些生气地敲了一个她的头道:“这样算不算?”

  “嘻嘻,不算!”嘉柔揉着被敲的地方,眼睛笑成了两个月牙。

  夜间,杨海将这件事告诉凌若后道:“主子,看来六阿哥已经开始改变了。”

  凌若摘下指上的护甲,道:“本宫说过,虽然他被人扭曲了性格与认知,但心底里始终保留着一份最纯真的善良。嘉柔与他年纪相仿,最易勾动他深藏在心底里的善良。”

  水秀一边替凌若卸妆一边道:“看来主子的一番苦心没有白费,六阿哥很快就会明白谁才是真正对他好的人。”

  凌若摇头笑道:“哪有这么快,慢慢来吧,不过有一个人,本宫明日得去见见才行。”

  杨海与水秀对视了一眼,均知道凌若指的是何人,杨海试探着道:“主子,皇后一日不死,其祸害主子的心思就一日不曾息,主子何不劝皇上收起仁慈之心,杀了皇后。左右在出了弘时那桩事情后,皇后就已经不再是原来母仪天下的皇后,不会再有人为她求情。”

  “皇上有心怜悯她,本宫也不能多说什么,不过本宫会想办法的。”

  一夜无话,翌日一早起来,凌若带着杨海去了坤宁宫,这一次,坤宁宫宫人看凌若的目光中,明显多了一分敬畏,恭谨地将她迎了进去。

  在宫人端上茶没多久,那拉氏便扶着杜鹃的手走了出来,含笑道:“熹贵妃来得可真早。”

  凌若起身行了一礼道:“来给皇后娘娘请安,自然得早一些,否则岂不是失礼。”

  那拉氏深深看了她一眼,道:“熹贵妃如今是宫中的头一人,却还能守着礼数,实在难得。”

  凌若轻笑道:“这些年来,若非皇后娘娘悉心调教,臣妾也不会有今日,这份恩情,臣妾可一直铭记在心,从不敢忘。就凭这一点,臣妾也不能失了应守的礼数,您说是不是?”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