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零八十五章 发烧

  水秀明白凌若心中的矛盾与痛苦,她一心想要把弘瞻教好,不负胤禛与谨妃所托,可偏偏弘瞻却一再地触怒她,犯下令她无法原谅的大错,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所以才会那么生气地罚弘瞻,但说到底,还是不忍心,否则不会冒雨前来,“不会的,六阿哥一定会明白,主子您别想这么多了。”

  在近乎漫长的等待后,太医终于到了,是周明华,凌若赶紧让他替弘瞻诊脉,看看烧得严不严重。

  周明华仔细检查过后道:“六阿哥烧的不是很严重,微臣待会儿开些药煎好后喂六阿哥服下就是了。但因为六阿哥年纪幼小,抵抗力弱,所以要特别小心病情反覆加重,若是这样的话就会比较麻烦。”

  凌若点头道:“本宫知道了,有劳周太医冒雨过来,实在过意不去。”

  “坏人……坏人……”此时躺在床上的弘瞻发出细微的呻吟,“好难受啊,额娘……我想额娘,我要额娘。”

  水秀有些担心地看了一眼凌若,见她没什么反应,走到弘瞻身边,取下已经变温的面巾,也不管他听不听得到,轻声安慰道:“六阿哥,您忍着些,待会儿吃了药就会好了。”

  周明华开好方子后对杨海道:“按这方子煎药,五碗水煎成一碗,隔四个时辰就服一次药,只要烧退了就没事,但若是高烧不退,就立刻派人通知我,千万不要耽搁了。”

  杨海连连点头,在他与周明华相继离开后,水秀对一直坐在床榻边的凌若道:“主子,这里有奴婢在就行了,您累了一天赶紧回去歇着吧。”

  “不必了,本宫想在这里陪着弘瞻,说起来,他会生病也是本宫害的呢。”说到后面,她语气有些发沉。

  水秀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只能由着凌若待在这里,这一待就是一整夜,就连杨海煎好的药也是她亲自一勺一勺地喂着弘瞻喝下去。

  很幸运,周明华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在天亮时分,弘瞻的烧退了下来,在一身虚汗中,弘瞻缓缓睁开眼睛,还未适应光亮,便听得有人拭着他的额头道:“醒了,本宫让人倒杯水给你。”

  这个声音……是熹贵妃?!在确定了声音的主人后,刚才还迷迷糊糊的弘瞻一下子清醒过来,睁大了眼睛尖叫道:“你走开,我不要看你,你走开啊!”

  水秀急忙道:“六阿哥,你病情才刚好,不能这样激动的。”

  “我讨厌你,你走啊!”弘瞻哪里听得进劝,不断尖叫着,凌若无奈,只得留下杨海与水秀照顾弘瞻,自己先行离开。

  在弘瞻安静下来后,水秀喂他喝了几口水,随后道:“再过半个时辰就该喝药了,喝过后,您再好好歇着。”

  弘瞻打量了四周一眼,道:“我不是应该在罚站吗,为什么会在这里,还有,为什么你们也在?”说着他敲了敲脑袋道:“我后来是不是睡着了,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好像最后就记着你抱着我站在雨中。”他指的是杨海。

  “是,奴才抱着六阿哥站了一会儿您就睡着了,后来主子来了,让奴才抱您进屋睡觉,接着就发现您发烧了,主子守了您一夜,连眼都没有阖过,还亲自喂您喝药。”

  “谁要她喂,我讨厌她!”面对弘瞻的叫嚷,水秀在一旁道:“六阿哥,其实主子真的很关心您,虽然罚的人是您,但她心里比您还要难过,要不然也不会冒雨过来看您,更不会守着您一夜,您就别恨主子了。”

  刚才那一顿尖叫耗尽了弘瞻刚刚恢复的一点力气,令他现在只能有气无力地道:“我就要恨她,与你何干!”

  水秀见他听不进去,只能道:“好好好,您想恨谁就恨谁,奴婢管不了,只求您待会儿把药给喝了,早些让身子好起来就行。”

  弘瞻别过头不理会她,在喝了药后又沉沉睡去,待得一觉醒来时,肚子有些饿,正想叫宫人进来备些吃的,便有声音在耳边响起,“奴才让人备了鸡丝香菇粥,六阿哥可要吃一些?”

  弘瞻转头看去,道:“你是……熹贵妃身边的三福?”

  三福垂首道:“是,杨海与水秀累了一夜都去睡了,贵妃放心不下您,所以让奴才来这里守着,这粥也是贵妃娘娘亲手熬的。”

  一听到这话,弘瞻立刻别过头道:“我才不要吃她煮的东西呢,快拿走,别在这里碍眼。”

  三福不仅没有离开,反而还拖着一条不便的腿,将粥摆到弘瞻床边,轻声道:“您闻闻,熬足了火候,香得很呢。”

  他这么一拿近,索绕在鼻尖的香气顿时变得浓郁起来,令弘瞻越发感觉到腹饿难受,可又不甘就这么示弱,别过头去倔强地道:“都说了不吃,赶紧拿走。”

  三福望着他的后脑勺,故作可惜地道:“这样啊,那奴才只能拿去倒了,唉,想想真是有些可惜,这么好的粥居然没人吃。”

  一听这话,弘瞻忍不住转过脸来,“让你拿下去,你自己去吃就是了,干嘛非要倒了。”

  “贵妃娘娘交待过,这粥只能六阿哥一人吃,别人要是敢尝一口,就立刻割了舌头,您说奴才哪里敢吃,只能是倒了。”

  “还说我不知体恤下人,她自己不是一样凶恶得很。”弘瞻喃喃说了一句,眼见三福端着粥就要出门了,他抠着脸不自在地道:“你……你也别倒了,我就勉强吃一点吧。”

  “嗻。”三福忍着嘴边的笑意,扶弘瞻倚在床头,然后盛了一碗递给他,“六阿哥小心些,还有点烫呢!”

  弘瞻起初还小口小口吃着,到后面,已是连吞带咽,根本不管这粥还有些烫,将整碗粥喝的一点不剩方才满意地放下碗。

  见三福跛着脚把碗放到桌上,他好奇地道:“你这只脚怎么断了,是被她打断的吗?”

  “六阿哥您是说贵妃娘娘?”见弘瞻点头,他微微一笑道:“六阿哥有没有兴趣听听奴才的故事?”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