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一百零五章 大补亦为大毒

  那拉氏看穿了小宁子的想法,弹一弹指甲道:“你觉得人参是大补之物,本宫这么做反而对皇上有益是吗?”

  在小宁子默认后,她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可知为何明明御药房里人参那么多,上年份的也不少,皇上却只喝最廉价的参须汤吗?”

  在小宁子摇头时,杜鹃想起当初在养心殿听到的话,连忙道:“奴婢知道,太医说过,皇上如今病体未愈,气血虚弱,不能服用人参这样的大补之物,必须得循序缓缓进补才是,所以主子当初才会送参须汤过去。”

  “正是这个道理,人参固然是大补,但并不是任何时候都适合服用,一旦错服,大补就会变成大毒!”顿一顿,她续道:“这一点太医明白,养心殿侍候的人也明白,想要偷龙转凤是不可能的,尤其如今这些事是一向谨慎的四喜在经手,所以才要用到那个炖盅。说起来,本宫也是突然想到的,原本想着若没能买到那个炖盅就另外再想办法,没想到事情进展的如此顺利。”

  小宁子此刻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奴才明白了,有了那个炖盅,虽然看起来依然是参须汤,但事实上却是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参汤,且还是有两百年年份的参汤。”

  “一旦皇上龙归大海,太医一定会彻查此事,若让他们查到你曾去御药房领过人参,或者说本宫这里的人参突然好少了,难免会引起怀疑,所以本宫才要你从宫外买人参回来。”

  对于那拉氏想到利用看似无害的人参取胤禛性命的计策,小宁子佩服不己,然心中还有一丝疑问,“主子,那御玺要怎么办?没有御玺,那份诏书就是一张废纸。”

  那拉氏冷笑道:“你真以为季六调换了炖盅之后,就与本宫没有任何关系了吗?你错了,这件事只会将他与本宫绑得更紧,也让他更听本宫的话。”

  听得这话,小宁子隐约明白了什么,却不敢肯定,迟疑着道:“主子是说……”

  那拉氏诡异地笑道:“当他背上谋害皇上的罪名后,你觉得他还有后退的余地吗?只能乖乖听本宫的话。”

  在小宁子不住点头的时候,那拉氏的目光却是落在脸色惨白的杜鹃身上,“杜鹃,你跟了本宫几年了?”

  杜鹃战战兢兢地道:“回主子的话,算上在外殿侍候的日子,奴婢已经跟了主子八年了。”

  “八年……也不算短了,都说人生没有不散的筵席,本宫与你的这场筵席,不知什么时候会散。”那拉氏话音刚落,杜鹃便立刻跪下,带着哭腔道:“主子饶命,奴婢发誓,一定不会出卖主子,更不会将主子的计划说出去,求主子不要杀奴婢。”

  杀机在那拉氏眼底一闪而过,旋即便温和地道:“你这傻丫头,胡说什么呢,本宫何时说过要杀你,这些年来你也没少帮着本宫做事,本宫怎会不信你。只是这件事干系重大,出了这个门,就绝对不能吐露一个字,哪怕是孙墨,也不能多说,明白吗?”

  “奴婢明白。”杜鹃忙不迭地答应着,而在她出去后,那拉氏吩咐小宁子道:“虽然杜鹃不太可能出卖本宫,但你还是盯紧一些,这件事……本宫不希望出一点纰漏。”

  “奴才省得。”虽然坤宁宫宫人许多,得那拉氏倚重的也不少,但能够完全得到她信任的,只有小宁子一人。

  且说季六揣着炖盅离开坤宁宫后,立即去找了经常与他一起赌的小太监何安。何安正准备出门,一看到他进来,讶然道:“哟,你怎么过来了,可别跟我说是来讨那五两银子的。”他与季六甚是熟悉,说起话来自然也比一般人要随便一点。

  季六摆摆手道:“瞧你这话说的,以我们俩的关系,我会为了五两银子眼巴巴地讨上门吗?再说以前我拮据的时候你也没少帮我。这次你要是手头不方便的话,那五两银子不还就是了。”

  一听说不用还银子,何安高兴地道:“行啊,想不到季六你这么大方,可真是谢谢你了。”

  季六笑眯眯地道:“说什么谢谢,这么多人中,我就与你关系好,不帮你还能帮谁啊,往后要是缺了银子,尽管跟我说,总能帮衬一些。”

  何安打量了季六一眼,神秘兮兮地道:“你老实与我说,这段时间是不是发财了,不止有银子还清之前欠的债,还出手这么大方。”

  季六将一直捧在手里的炖盅往桌上一放道:“不瞒你说,确实发了点小财,不过也没多少。另外,我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

  何安拍着胸口道:“咱俩谁跟谁,有什么事尽管说就是了,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一定帮!”季六刚免了自己的赌债,他当然得把话说的极为客气。

  季六斜睨着眼道:“我听说皇上这两天都在让御膳房炖参须汤?”

  何安应道:“是啊,是喜公公亲自来吩咐的,不过说来也奇怪,御药房那么多上好人参不用,偏偏只炖一些参须。”

  季六将编好的谎言说了出来,“是这样的,前些日子见了一个远房的亲戚,颇有些钱,也就是他指点着我发了一笔小财,他说他想弄件宫里头的东西,最好是皇上用过的,好做传家之宝,让我帮着想想办法。”

  何安瞪大了眼睛道:“季六,你这亲戚可真够想的,居然想要宫里的东西,那可都是禁物,想要从宫里弄出去,别说是咱们了,就是喜公公那样的,也不见得可以,你还是劝你亲戚赶紧打消这个念头吧。”

  季六故作为难地道:“我跟他说了,但他非要我帮帮他,还说事成之后,给我五百两银子做酬谢,这情面加银子,你说我推得了吗?”

  何安摩挲着没有胡须的下巴道:“确实有些为难,但这种事确实是没办法,虽然你是在养心殿洒扫的,但万一拿了什么东西被人发现,可是要杀头的。银子虽好,也得有命花才行。”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