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一百零九章 何安

  凌若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换句话说,御膳房里只有你才能在炖盅里做手脚是吗?”。

  此言一出,安禄整个人都僵住了,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道:“恕奴才愚钝,不明白娘娘的意思。”

  “今儿个四喜端来的炖盅并非皇上平常所用的那个,而是出自民窑,并且炖盅是中空的,里面夹了大量的人参片,也就是说,今日炖出来的根本不是什么参须汤,而是切切实实,足以谋害皇上性命的参汤。”

  安禄张大了嘴,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待得回过神来后,他也明白了凌若与自己说这些的用意,满面惊慌地道:“启禀皇上,贵妃娘娘,奴才可以用性命发誓,绝对没有在炖盅里动过手脚,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奴才……奴才实在不知道啊。”

  “若是连你都不知道,那还有何人知道?”凌若一直有留意安禄的神情与动作,发现他在听到自己话后的反应不似作伪,若非真的不知情,就是掩饰的太好,连她都看不出破绽。

  “奴才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安禄此时已经想到了数年前温如倾害刘氏腹中龙种的事,手法与此刻如出一辙,可是他想不明白,温如倾都已经死了,谁还会做这样的事。再说这次炖盅也没有被人调包啊,怎么就突然之间变成民窑的东西了呢?

  凌若冷声道:“看来不动大刑你是不会招了,来人!”她相信四喜,却不相信这个没多少接触的御膳房总管,再说,他确实是最有可能动手脚的那个人。

  “皇上饶命!娘娘饶命!”虽然安禄不断求饶,但还是被两个孔武有力的太监强行往外拖,就在快要拖出殿门的时候,安禄脑海里灵光一闪,连忙道:“娘娘,奴才记起一件事来,或许炖盅就是在那个时候被他给调包的。”

  听得这话,凌若连忙让人放开安禄,道:“快说是怎么一回事。”

  安禄用力咽了一口唾沫道:“今日喜公公来御膳房之前,在御膳房做杂役的小太监何安,曾经开过放有炖盅的柜子,他说是想看看炖盅是否有洗干净,奴才当时也没往心里去,只当他是想要讨好喜公公,以便讨得一个好差事,如今细想起来,却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而且他当时不见了好一阵子,奴才怀疑就是他调的包,他此刻应该还在御膳房。”

  “立刻去将何安带来。”在凌若吩咐完这句的时候,小五也快步走了进来,打了个千儿,气喘吁吁地道:“启禀娘娘,奴才问过赵公公,他说最近只有佟贵人取过几枝人参,但都只有几十年的年份,百年以上,最近这一个月都没人取用。”

  胤禛勾起犹如带着冰霜的唇角,道:“看来这枝人参不是出自御药房,也是,从御药房取来的东西,都有记录,一旦事发,很容易便会被查出来。”

  凌若点头道:“看样子,这枝人参若不是早前就赏下去的,便应该是从宫外带进来的,就像这炖盅一样。”

  胤禛冷声道:“查!就算将紫禁城翻个底朝天,也要查出来究竟是何人想要朕的性命!”

  自从小五来御膳房将安禄传走之后,何安就一直忐忑不安,唯恐是炖盅的事情被人发现了,万一怀疑到自己身上来,麻烦可就大了。思索许久,他决定去找季六商量这件事,然还没走出门,就有两个太监走了进来喝道:“谁是何安?”

  何安心头狂跳,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要逃走,无奈别人已经将他指了出来,只能硬着头皮承认。

  两名太监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后道:“贵妃娘娘有旨,传你前去养心殿,赶紧走吧。”

  听得“养心殿”三字,何安越发不安,故作无事地道:“不知贵妃娘娘传我去所为何事?”

  其他一名太监推了磨磨蹭蹭的何安一把,不耐烦地道:“哪里来这么多问题,见了贵妃娘娘不就知道了吗,赶紧走。”

  何安无奈,只得跟着他们一路来到养心殿,可是他越走越觉得害怕,偷盗宫中物品可是死罪,该死的,早知道就不帮季六做这个事了。唉,也不知道到了养心殿会怎样。

  何安恨不得一辈子不要走到养心殿,可统共就那么点路,再加上不住有人催促着,很快便到了。

  当他跨进养心殿大门,看到地上的狼籍,双腿一阵阵发软,勉强往前挪了几步后,跪下道:“奴才给皇上请安,给贵妃娘娘请安。”

  凌若盯着他道:“何安,安禄说你今日曾打开过搁有炖盅的柜子,还说要清洗是吗?”。

  “是,奴才当时正好没什么事,怕炖盅没洗干净,所以便打算看看,需不需要重新洗,不过安总管说都干净得很,所以奴才后来也就没碰炖盅了。”何安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平常一样。

  凌若眼眸微眯,凉声道:“你倒是勤快,可是说来也奇怪,平常你没那么勤快的时候,炖盅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一勤快,却出了大问题,究竟是巧合还是……你趁机动了手脚?”

  何安微微抬了眼,然刚一接触到凌若的目光便又赶紧低垂下来,连连摇头道:“娘娘说笑了,奴才当时就是看了一眼,连碰都没碰,哪里有动什么手脚,再说奴才也没理由做这样的事啊!”

  虽然何安极力掩饰,但他微微颤抖的身体还是真实反应出了内心的惶恐与害怕,也令凌若更加肯定他有问题,“本宫可没兴趣与你说笑,何安,本宫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奴才真的什么都没做过,当时安总管也看到了。”他慌忙将目光转向同样跪在地上的安禄,急切地道:“安总管,您帮小的说说,小的真的什么都没做过,要早知道这样,小的就不多那个事了。”

  安禄恼恨地瞪了何安一眼后道:“启禀娘娘,奴才当时确实看到了,但没有一直盯着他,也没有亲眼看着他关上柜门,所以他完全有机会做手脚。”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