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一百一十一章 层层追查

  不过小五并不是为这个来的,他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带走季六。特么对于+看书网我只有一句话,更新速度领先其他站n倍,广告少所以在知道谁是季六后,他走过去道:“皇上与贵妃娘娘要见你,随咱家走吧。”

  季六心头一跳,连忙道:“不知……”不等他把话说完,小五便道:“咱家只奉命传你去养心殿,余下的,咱家什么都不知道。”

  被他这么一说,季六只是讪讪地点头,随他来到养心殿,一路上不停地想着各种可能,自然不会漏下今日刚刚做过的事,但在他看来,就算何安真的被人发现调换了炖盅,同时何安将他给供了出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最多责打一顿就是了。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有一千多两银子,稍微受点罚,就可以好好的享受银子带给他的好处了;尤其最近手风这么顺,下次寻机会去宫外赌几把大的,将一千多两银子变成两千多两,甚至是三千多两。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小五回过头来用一种看死人的目光看着他,令季六浑身不自在,止了笑声凑上去道:“五公公,怎么了?”

  小五随口回了一句道:“没什么,咱家只是奇怪你在笑些什么?”

  “小的突然想到一些有趣的事情,所以笑了出来。五公公,您真的不知道皇上传小的去是要做什么吗?”

  “前面就是养心殿了,很快你就会知道答案了,快走吧。”在他们说话时候,已经能够看到养心殿的轮廓了。

  季六见问不出话来,只能跟着小五来到养心殿,当他看到何安也跪在那里的时候,就明白了,果然是因为这件事。

  不过,他并没有太过担心,只是一个炖盅罢了,怎么也要不了命,顶多是被打一顿罢了,就像何安一样。

  待得季六行过礼后,凌若道:“何安已经将你的事给供了出来,季六,本宫问你,这只炖盅你究竟是从何得来?”

  季六一脸惶恐地道:“奴才该死,奴才不该一时贪心换取皇上的炖盅,求皇上与娘娘大发慈悲,饶过奴才这一次,奴才保证绝不会再犯。”

  “季六,本宫问你这只炖盅究竟是何人给你的?”面对凌若锲而不舍的追问,季六自然不会轻易将那拉氏供出来,道:“回娘娘的话,是奴才在宫外买来的。”

  凌若挑一挑眉道:“看来你是不准备说实话了,无妨,本宫自有办法让你说。带下去重责二十大板!”随着她这句话,立刻就有两个太监将不明情况的季六拉了下去,不一会儿,哀嚎声再度传来,等到季六被拖进来的时候,已是浑身冷汗,连跪着的力气都没有。

  凌若面无表情地道:“如何,现在可以说实话了吗?”

  季六忍痛道:“恕奴才不明白娘娘的意思,奴才说的每一句皆是实话,没有半句隐瞒,炖盅真是奴才在宫外随意买的,那上面也打着民窑的印记。再说奴才都已经认了这件事,又何必再瞒这个呢,娘娘您说是不是?”

  “花了多少银子?”凌若突然问了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

  季六哪里知道这个,随口扯道:“奴才是花了二两银子买来的。”

  凌若点头后从地上捡起一片人参,冷声道:“季六,你自己看看,这些人参皆是从你让何安调包的那个炖盅中掉出来的,太医看过,皆是上了百年的参片,价值千金。本宫倒是很想知道,什么样的商家才会在炖盅夹层里塞满这些甚至比黄金还要贵的参片,最终却只卖你二两银子。”

  “参片?什么参片?”季六茫然地看着凌若,旋即摇头道:“不可能有参片,奴才交给何安的时候,就只是一个空的炖盅,什么都没有!”

  何安虽然痛恨季六害了自己,但对于这话却是认同道:“是,奴才检查过,确实是空的,里面什么也没有。”

  季六的话令胤禛与凌若不约而同地皱紧了双眉,难不成,连季六也不知道这炖盅另有玄机?要是不知道,他又是出于什么目的哄骗何安偷换炖盅呢,实在是奇怪。

  在思索片刻后,凌若道:“季六,你拿来的炖盅边壁中空,从而塞满了人参,内壁有许多肉眼难以看到的小孔,一旦炖煮时候,夹层里的人参精华就会渗透而出,使得参须汤变成了足以要皇上性命的人参汤。季六,你与何安犯的,乃是谋害皇上之罪,乃是弑君谋逆,你倒是说说,皇上与本宫要怎么饶过你?!”

  季六整个人都傻了,谋害皇上……弑君谋逆……这几个字不断在他耳边回响,他只是换个炖盅罢了,怎么就变成了这样,这……这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再说炖盅是皇后娘娘交给他的,皇后娘娘怎么可能会害皇上。

  季六极力否认着这个可能,然要回想那拉氏将炖盅交给自己时的情形,他却是第一次起了疑心。她给了自己一千五百两银子,却仅仅只是让自己换了一个炖盅,这实在有些不合情理。再者,一个炖盅而已,换不换都是小事,她何必非要如此执着,甚至不惜用这种偷偷摸摸的方法。

  可是皇后娘娘要谋害皇上,这……同样不合情理,皇后娘娘有什么理由要加害皇上,再者,这样做了她又能有什么好处?

  季六越想越头大,此时何安已是不顾身上的伤势爬过来,发疯似地大叫道:“季六,你这个混帐,你居然让我谋害皇上,你想死尽管死去,为何要来害我!”

  说到恨处,他一口咬在季六的肩头,鲜血当即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何安心里明白,出了这样的事,就算他是被欺骗的,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必然难逃一死。

  这种情况下,他怎会不恨死了将自己推进鬼门关的季六,恨不得生生咬死他才解恨。

  等到何安被拖下去的时候,季六肩膀上已是少了一块肉,鲜血不断冒出来,痛得他几乎要晕过去,在捂住伤口后,季六痛声道:“皇上,娘娘,奴才真的不知道炖盅里有这样的玄机,若是知道,就算是打死奴才绝对不敢做这样大逆不道的事。奴才若有一丝害皇上之心,就让奴才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胤禛冷冷看着他道:“炖盅是何人所给?”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