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一百一十二章 大事不好

  “是……是……”季六慌乱的转着眼珠子,到了这个时候,不供出皇后是不可能的了,再说皇后将他害的这么惨,他说什么也不会为了维护皇后而搭上自己的命。

  别人是死是活,与他无关,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性命。想到这里,他心里有了主意,忍痛磕头道:“皇上,奴才愿意说出将炖盅交给奴才的人,只求皇上饶过奴才这回。”

  胤禛是何等样人,一听季六的话头便明白他的意思,“你想要以供出幕后者为交换,让朕对你既往不咎?”

  季六连忙道:“奴才真是受人利用,事先毫不知情,还请皇上网开一面,饶过奴才无知之罪。”

  胤禛轻轻一笑,就在季六以为他要答应的时候,胤禛眸光倏然一冷,道:“季六,你没有资格在朕面前讨价还价。再者,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胆敢让人换朕所用之物,又对何安说了一通谎言,本身就是心机不纯,你说说,朕该怎么饶你?”

  季六脸色一白,没想到胤禛竟然会不答应他的要求,原以为胤禛为了尽快知道幕后者的身份,会放过他这个小卒子,可现在……

  他强自镇定下来后,硬着头皮道:“既然奴才说了也是死,不说也是死,奴才似乎没理由告诉皇上。”

  对于季六的大胆,胤禛怒喝道:“你在威胁朕?”

  “皇上息怒。”凌若怕胤禛太过动气会伤了龙体,赶紧劝了一句,随即道:“还是让臣妾问他吧,臣妾一定会让他说出幕后者的身份。”

  “不必了。”胤禛冷冷道:“对于一个敢于威胁朕的奴才而言,没什么好说的。”说到这里,他忽地笑了起来,“季六,有一件事你说错了,说与不说都会死,但不说的话,朕会让你受尽千刀万剐而不得死的痛苦后再死。”

  凌迟……季六浑身颤抖,所有刑罚之中,这一项是最可怕的,生生在一个人身上割上几千刀,偏偏还用人参吊着不让死,听说有的人全身肉都被割光了还没有死。

  “不要,皇上不要,奴才知罪了,奴才真的知罪了!奴才愿意供出幕后者,求皇上不要对奴才行凌迟之刑。”季六痛哭流涕,与凌迟之刑比起来,死实在是一种解脱。

  “说。”胤禛给予季六的,只有这么一个字,季六赶紧道:“是皇后娘娘,炖盅是皇后娘娘交给奴才的,奴才所做的事情,也全是受她指使!”

  胤禛僵直了身子,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怔怔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季六重复道:“是皇后娘娘!奴才没有说谎,一切都是皇后娘娘指使所为!”

  莲意……竟然是莲意,虽然彼此之间夫妻情份不深,但好歹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好歹曾经生儿育女;哪怕出了弘时那桩事,令他对那拉氏有所疑心,但在看到她否认与弘时有关,举簪刺向自己的时候,自己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她,让她可以继续做她的皇后,继续享受她的尊荣。

  可是今日,他却从季六口中得知,那拉氏想要他的性命,他恕了她,她却处心积虑要他的性命,真是讽刺得紧!

  这一刻,他最想问那拉氏,在其心中,三十余年的相处,可曾有一丝夫妻之情?!

  相较于胤禛的惊讹与不敢置信,凌若相对要镇定许多,那拉氏究竟有多心狠手辣,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唯一想不到的一点是,那拉氏竟然会对胤禛动手,夫妻之情,母子之情,姐妹之情,在她眼中都是虚无,唯有权势、利益才是她真正追求的东西。

  这样的人,令人心寒害怕,不过一切皆要到头了,既然这一次她没能杀了胤禛,那么等待她的,将会是胤禛冷厉无情的反击。

  相信过了今日之后,她与那拉氏之间长达二十余年的纠缠亦会结束了。

  当胤禛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时,狠狠一拳捶在床榻上,喃喃道:“是她!竟然会是她!”

  “皇上当心龙体,如今当务之急,是将皇后娘娘找来问个清楚明白。”面对凌若的劝慰,胤禛深吸一口气道:“你说的不错,四喜,立刻去将皇后传来!”

  四喜听出他蕴含在话中的怒意,赶紧答应一声,快步退去,就在他刚刚踏出殿门时,之前还秋阳高照的天空,突然变得阴沉起来,秋风平地而起,吹散未及扫去的落叶,令整个紫禁城弥漫着一种秋日的落寞与萧瑟。

  彼时,坤宁宫中,那拉氏原本坐在院中享受秋阳的温暖,然突然之间天气就变了,风甚至迷了她的眼,小宁子瞅了一眼阴沉的天空道:“主子,看这样子,怕是快要下雨了,奴才扶您进去吧。”

  那拉氏点点头,抱着蜷缩在她膝上的波斯猫起身,然在手刚搭上小宁子手臂的时候,她突然皱起细长的双眉道:“小宁子,季六已经将炖盅换了,你说咱们的计划能成功吗?”

  小宁子微微一笑道:“主子想到温如倾曾经用过的计,再加上您放在炖盅夹层里的都是货真价实的人参,太医根本检查不出端倪来,依奴才看,差不多晚上便会有消息了。”

  那拉氏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松开双眉,反而越发皱紧,“不知道为什么,本宫现在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回想起来,其实这个计划有些冒险,万一被人查出问题来,以季六那种性子是绝对不会为本宫保密的。”

  小宁子不以为然地道:“那就是一盅参汤,没有任何药也没有任何毒,谁能看出问题来,主子,您别太过担心了,要是实在放心不下,奴才这就派人去养心殿打听去。”

  那拉氏摇头道:“这倒不必,本宫一直让杜鹃盯着养心殿那边,真有什么消息他自然会来报。”话音刚落,杜鹃就匆匆奔了进来,连礼也来不及行,便道:“主子,大事不好了!”

  那拉氏心里“咯噔”一下,那种不祥的预感越发明显,难道她担心的事情,真的要发生了?

  小宁子瞪了杜鹃一眼道:“好好说话,别没头没尾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