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一百三十章 恕其一命

  一夜未阖眼的凌若看到他醒来,欣喜地道:“皇上,您醒了?”

  “朕又晕过去了吗?”待得凌若点头后,胤禛苦笑道:“想不到朕也有这么弱不禁风的时候,稍微一生气就晕过去了。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看书网”

  “您这哪里是稍微一生气,太医说了,您可不能再这么激动了,否则谁都不知道会怎样。”凌若倒了一杯水喂胤禛喝了几口,随后道:“皇后也好,弘时也好,既然他们辜负了皇上的期望,就不值得皇上为之生气,您现在最要紧的是顾好身体,别让臣妾再担惊受怕了。”

  胤禛轻叹了口气道:“你说的朕都知道,可听到那拉氏所做的那些事,朕怎能不生气。”

  凌若握着胤禛的手道:“她已经疯了,皇上与一个疯子生气有何意义?”顿一顿,她道:“皇上真下决心赐死弘时吗?”

  “是,他都能认阿其那为皇父了,朕还留着他做什么?朕权当没这个儿子就是了。”虽然这么说,但胤禛话中还是透着一丝难以掩饰的痛意。曾经,他对弘时也曾寄予厚望;曾经,他对弘时也是真心疼爱;可是一切都结束了,他将亲手送自己的儿子走上死路。

  “可是这样一来,不管弘时是对是错,皇上都将背上弑子之名。”凌若话音刚落,胤禛便道:“朕身上所负之恶名本就不少,也不再乎多一个两个。还有那拉氏,恶贯满盈,天亮后,一并处死。”

  凌若眸光一动,道:“皇上,臣妾能否向您求个恩典,请您饶那拉氏一命。”

  “为什么?”胤禛的表情比凌若求他将那拉氏千刀万剐还要惊讶。

  “皇上已经背上了弑子之名,臣妾不希望再背负一个弑杀嫡妻之名,不管那拉氏做过多少错事,她都是皇上的元配嫡妻,自大清立国以来,就没有一位君王赐死过嫡妻。”

  “可是她该死!”这般说着,胤禛打量着凌若,疑声道:“这些年来,那拉氏没有少害你,你就不恨她吗?”

  “恨,臣妾很恨,可是臣妾不希望皇上上朝时,受文武百官的质疑,受天下人的非议。而且臣妾从不觉得对于一个恶贯满盈的人来说,死可以赎清他所有的罪孽。所以,臣妾希望皇上恕那拉氏一命,让她在有生之年,慢慢品尝她自己种下的恶果,就像刘氏一样。”

  胤禛沉吟良久,点头道:“朕明白了,就依你的意思吧,那拉氏交由你处置,朕不会再过问。”

  “多谢皇上。”待得凌若说完这句话后,胤禛道:“外面的雨停了吗?”

  凌若看了一眼窗外道:“嗯,刚才就停了,再过一会儿天就该亮了。”

  胤禛颔首道:“扶朕出去走走吧,整日躺在床上,朕觉得自己都快要生锈了。”

  “可是皇上您才刚醒,如何能够……”凌若话还没说完,胤禛便道:“朕是虚弱了一些,但还没虚弱到路都不能走,扶朕出去。”

  见胤禛执意如此,凌若只得答应,然在替胤禛穿好鞋后,却怎么也扶不起胤禛,而这个时候,胤禛眸中出现浓重的骇色,用力拍打着自己的双腿道:“朕……朕的腿……”

  见胤禛没有说下去,凌若急切地问道:“皇上怎么了,是不是您双腿使不上劲?没事的,太医说您身子比较虚弱,所以才没什么力气,多歇歇就好了。”

  胤禛骇然摇头道:“不是,朕的双腿……朕的双腿没有任何感觉!”

  此言一出,凌若倏然失色,难道胤禛要与允礼一样从此无法走路吗?可允礼是因为中了剧毒,又延误了最好的治疗时机,但胤禛是为什么?

  凌若烦乱的无法思考,所幸她还记得该怎么做,匆忙唤进四喜,命他去将太医传来,太医看过后沉声道:“皇上之前急怒攻心,气血上涌,虽然如今醒了,但对身子却是造成了伤害。”

  “你……你是说皇上以后都要这样吗?”凌若颤声问着,双眸紧紧盯着太医,唯恐他点头,所幸,太医在沉思过后道:“微臣观皇上脉像,还算平稳,这个情况应该是暂时的,但究竟要多久才能恢复,微臣实不敢断言,或许只要数天,又或者要数十天。”

  虽然他话里还带着一丝不确定,但无疑令胤禛与凌若松了一口气,凌若想了一会儿道:“为了慎重起见,还是请徐太医入宫为皇上看看。”

  胤禛一惯相信容远的医术,自然不会拒绝凌若的话,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天边露出一丝曙光。

  那拉氏一夜未睡,一直站在檐下,当曙光出现在视线中时,心不由自主地狂跳了起来。从没有一刻,像此刻这般痛恨或者说害怕朝阳的升起,可是她无力阻止,就像她无力阻止自己走向灭亡的边缘一样。

  那拉氏并没有等待太久,在最后一丝黑暗也被驱散时,四喜出现在坤宁宫,道:“奴才奉皇上口喻,请皇后娘娘前往承乾宫。”不管怎样,胤禛如今还没有正式废那拉氏皇后之位,四喜嘴上还得称她一声皇后,但其中还剩下多少尊敬,就不得而知了。

  那拉氏神色较之昨日似乎平静了一些,也没有说什么,微一点头便随四喜走了,在他们离开后,看守坤宁宫的太监也随之离开,就如那拉氏预料的那样。

  同一时刻,孙墨悄悄进入那拉氏寝宫,取了她的令牌迅速便要离开,无奈被杜鹃发现,拉住他道:“孙墨,你这是要去哪里?主子昨晚好像与你说了很久,都说了些什么啊,为何一大早的,喜公公又来传主子去承乾宫?究竟出什么事了?”

  孙墨急于摆脱杜鹃,随口道:“我哪知道出什么事了,至于昨儿个夜里,主子就是交待我最近这些天宁公公不在,宫里头的事让我多看着些。”

  杜鹃正要点头,忽地想起一事来,拉住孙墨的袖子道:“对了,宁公公昨晚怎么没回来,这两天的事,怎么处处透着诡异呢!”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