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一百四十三章 一两年间

  在他的计划里,葛尔丹有两个用处,第一自是暂时庇佑他的安全;第二则是利用他在合适的时机出兵,夺取大清江山。不是所有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看书网你就知道了。在江山到手之后,他便会想办法除掉葛尔丹。

  这……才是他心里真正想要的,万里江山啊,他之前做了那么许多,为的不就是这个吗,又怎么可能就此放弃。

  不过,他心里也明白,要从葛尔丹手中夺到江山,无异于虎口夺食,不过想要再次发动战争,以准葛尔现在的情况,至少要好几年,他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想办法。

  不论是大清还是准葛尔,此刻最紧要的事都是休养生息,但大清并不知道,已经有人在蕴酿着再次发动战争,更不知道,数年之后,会有一场更加惊心动魄,更加血流成河的战争。

  当然,这一切是后话了,在战争开始之前,至少看起来天下太平,昌盛繁荣。经过前几年的新政推行,如今已经推行全国,虽还是偶尔会遇到富户的抵抗,但皆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

  因为两场战役而消耗一空的国库再次充盈起来,于雍正十二年时,存银达到了惊人的三千二百万两。

  然,随着户部存银的充裕,大清国再次步入正轨,胤禛的身体却是每况愈下。虽然双腿在雍正八年末的时候就好了,可是身子却是越来越差,不论太医或者容远怎么调理,都无法阻止这个趋势。

  为此,凌若暗中不知掉了多少眼泪,然在胤禛面前却装得跟没事人一样,温言软语地劝着他多吃一些,不要太操劳国事。

  不过自从那拉氏被打入冷宫后,她就无需太过操心后宫之事,而且自从雍正八年那一次选秀后,胤禛就不顾群臣的反对,拒绝再选秀女。正因为如此,虽然离雍正八年已经过去了四年,宫中的妃嫔却再没有多过。

  这一日,容远入宫为胤禛诊脉,就在前几日,胤禛再次咳血,太医束手无策,凌若急传容远入宫,在治了三四日后,情况稍有好转,但也仅止于此。

  在服侍胤禛歇下后,凌若与容远一道离开养心殿,在春光照落于彼此身上时,凌若打破了沉寂,“徐太医,皇上的身子还能撑多久?”

  这件事,早在雍正五年时,容远就提醒了她,可是她没想到一切来得这么快,才仅仅过了七年,雍正的身子就开始出现崩溃之势。

  面对她的询问,容远沉默了许久方才道:“娘娘想听实话吗?”

  “是。”这个字,凌若说得无比艰难,因为她知道接下来要听的,将是她绝对不愿意听到的事。

  容远停下脚步,望着不远处一株正努力从石缝中钻出来的小草道:“恐怕……就是这一两年间的事了。”

  凌若身子一晃,扶着水秀的手骤然收紧,颤声道:“就没有其他办法可想吗?徐太医,你医术举世无双,一定有办法救皇上的是不是?”

  容远长叹一声道:“请娘娘恕罪,若有办法,草民一定会竭尽全力,可是皇上早在多年前,身子就亏损严重,再加上国事繁重,能撑到现在已经是不易了。若皇上可以放下朝中之事,专心调养,或许还能再多撑个一年半载,但娘娘觉得皇上能放得下吗?”

  “本宫……本宫会尽力劝皇上!”在凌若别过头的时候,容远分明看到她悄悄落下眼角的泪水。

  容远再次叹息,却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凌若,直至离别前,方才说了一句,“不管最后怎样,都请娘娘莫要太过伤心,相信这也是皇上所不愿看到的。”

  凌若深吸一口气,道:“本宫知道,多谢徐太医,皇上的身子,本宫就交托给你了,总之……尽力而为!”

  “草民明白。”说罢,容远拱手离去后,凌若整个人犹如虚脱一样往后倒,水秀几乎要扶不住她,连忙寻了个地方扶凌若坐下,随即紧张地道:“主子,您怎么样了,要不要奴婢请太医来看看。”

  凌若摆摆手,虚弱地道:“本宫没事,本宫只是……只是突然有些难受,歇会儿就没事了。”

  水秀轻声道:“奴婢知道主子您难受的不是身子,而是心里,但徐太医说了,还有一两年,也许在这一两年里会有奇迹发生也说不定,您别太担心了。”

  “奇迹……”凌若苦笑道:“你真觉得这世上有那么多奇迹吗?若真的话,谨妃就不会至今仍疯疯癫癫,怡亲王也不会早早去了。”

  其实水秀心里也明白,但仍是想法子安慰道:“就算奇迹真的很渺茫,可毕竟还是有一线希望的,你以前说过,不到最后一刻,万不能放弃。”

  歇了这么一阵子,凌若已经有些缓过神来了,在水秀额头上轻轻一弹,轻斥道:“你个丫头,倒是教训起本宫来了。行了,你要说的本宫都明白,再说……”凌若抬眸向养心殿的方向,喃喃道:“就算皇上真的走了,本宫与皇上也不会分离。”

  她这句话令水秀心里甚是不安,道:“主子,您……”

  凌若打断她的话道:“本宫没事,好了,扶本宫起来吧。”

  见她不愿说,水秀也只得作罢,扶着她慢慢回到承乾宫,坐下没一会儿,安儿捧着一个纸包进来道:“主子,新的静心香已经送来了。”

  “水秀,你送去冷宫吧。”一直以来,这件事都是水秀在做,然这次三福却站出来道:“主子,这次……能否让奴才送去?”

  凌若颇有些意外地道:“你要去见那拉氏?”待得三福点头后,她并未多问,只是道:“既是这样,你尽管去就是了。”

  得了凌若的话,三福接过纸包去了冷宫,这一路上,心里头百味呈杂,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那拉氏被关了四年,他从不曾来过,因为他觉得自己与那拉氏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

  然昨夜,他做了一个梦,梦到他与翡翠刚在那拉氏底下侍候的日子,那段安宁而平静的时光,是以后从未有过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