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一百六十七章 夜袭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他们知道弘昼每天晚上会由这条路回府,并且身边不会带什么侍卫,所以在这个时候下手是最适合的。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看书网

  弘昼手中没有趁手的兵器,仅凭一枝箭就想要挡住这五个人,显然是不太可能,所以他一边游斗一边寻机会逃。无奈这些人守得很严,根本不给他逃走的机会,反倒是身上添了好几道伤口,温热的鲜血不断从伤口渗出,令弘昼动作渐渐迟缓,与之相对的是身上的伤口又多了几道。

  当暗卫的刀在弘昼背上留下一道深不可见的伤痕时,弘昼终于无法再站立,颓然倒地,然他手里依然紧紧握着染血的箭,哪怕他已经伤不了人了,也不肯放开。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出现摇晃的火光还有嘈乱的脚步声,五名暗卫知道,必是顺天府得到消息,赶来此处,必须得赶紧离开。

  其中一名暗卫举起手中的刀,意欲杀了还有气息的弘昼,然刀刚要落下,便有一股大力撞来,生生将他的刀撞飞出去,不等他细看,脚步声已经到了近前,这意味着他们已经没机会再杀弘昼了,不过弘昼受了那么重的伤,就算不补一刀,也不见得能够活下来,所以暗卫们在一番权衡后,选择了离去,没有与顺天府的差役对峙。

  接报此地出事,带人过来的,乃是顺天府的捕头张鹏,刚才就是他看到刀锋的闪光,当机立断,掷出手中的刀鞘,令那个暗卫失手。

  “追,赶紧给我追,别让那些人跑了。”在指挥一部分差役顺着暗卫逃走的方向追去后,张鹏扶起了在地上抽搐的弘昼,他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头,却曾有幸见过弘昼,当即认出了弘昼,浑身一下子绷紧,颤声道:“快!快抬回衙门,小心着些,别加重伤势。另外,立刻去将京城最好的大夫给我找来。”

  差役探过头来看了一眼道:“捕头,这么晚了,咱们上哪里去找大夫啊?看这人的样子,像是快要死了,恐怕找来大夫也没用了。”

  张鹏恶狠狠地瞪着他道:“你知道这是谁啊,这是贝勒爷,当朝的五贝勒,你这样说是不是想寻死!”

  听得这话,那差役赶紧缩了脖子,一句话也不敢说,下一刻,耳边传来张鹏的吼叫声,“还不赶紧去请大夫,就算是拖也要给我拖来。”

  差役不敢怠慢,赶紧疾步奔去请大夫,而弘时也被小心翼翼地带回了顺天府,张鹏在将此事告之顺天府尹后,府尹当即赶了过来,守在弘昼床边不敢离开。

  不久后,大夫被连拖带拽的带到了顺天府,面对弘昼的伤势,他大为皱眉,这样多的伤口,令他身体的里的血液流失太多,若不能及时止血,微弱的呼息随时会断。

  其他伤口还好,可是弘昼背上那道伤却因为过深,而无法迅速止血,敷了厚厚一层药,还是不断有血渗出来。

  大夫对此大是皱眉,朝顺天府尹拱手道:“大人,此人伤得这么重,怕是难以……”

  不等他把话说完,顺天府尹已经一把捂住他的嘴道:“大夫,本官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保住贝勒爷的性命,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与本官都要死,明白吗?”

  大夫手足无措地道:“可是……这伤口这么深,小人实在是止不住血啊!”

  “别跟本官说这些,本宫没兴趣听,总之不管你怎么做,一定要将血止住,撑过今夜,等明日天一亮,本官就会奏禀皇上,请太医前来救治,到时候就没你的事了,明白吗?”

  大夫抹着额头上的道:“是是是,小人一定尽力而为。”在明白自己没有退路后,他将整瓶药都抹在弘昼伤口上,然后用纱布紧紧裹好,尽量收紧伤口,延缓血液的流出,只要能让血凝住,弘昼的命就有希望保住。

  除此之外,他命人赶紧去煎药,强行灌下去,另外再用银针刺穴,数管齐下,终于令弘昼的血渐渐止住,但情况依然不容乐观,气息几次微弱的像是要断掉一样。

  这一夜对于顺天府尹与那名大夫来说,都像一年那么漫长,顺天府尹更早早去宫门外等着,刚一开便请人至养心殿传话,说有关于五贝勒的要紧事要面见圣上。

  胤禛正在四喜的服侍下洗漱,听闻与弘昼有关,当即命顺天府尹入养心殿觐见,当顺天府尹告之弘昼竟然性命垂危时,胤禛几乎昏厥过去,勉强定了定神后,命小五连忙让太医前往顺天府,另外去宫外将徐太医也给请来,一定要救弘昼的性命。

  待小五退下后,胤禛抚着额头坐下问尚跪在地上的顺天府尹,“你可知是何人行刺五阿哥?”

  顺天府尹满面羞愧地道:“回皇上的话,听当时前往的捕头张鹏说,是一伙黑衣人,可惜未能将之抓住。”

  “封锁城门查,一定要将他们抓到!”胤禛咬牙说的,之前是暗鸠潜入宫中,现在又有黑衣人行刺弘昼,他怀疑这两者之间有所关联,很可能就是弘时指使,但弘时已经意欲挑起两国之间的战争了,还杀弘昼做什么,难道是为了泄愤?

  不管怎样,在抓到那些行刺者之前,这些都只是猜测,无法被证明。

  胤禛忍着心中的担忧上完早朝,随后没有与任何人说,直接带着四喜去了顺天府,亏得经过在圆明园的一段调养,身子好了许多,否则根本没办法离开紫禁城。

  当胤禛到那边的时候,容远正在为弘昼施针,几位太医则聚在一起斟酌药方,以弘昼如今虚弱至极的身子,太猛烈的药是绝对不能用的,得在减轻药力的情况下保持一定的药效,实在是难煞他们了。

  胤禛进去后,不等他们行礼,便急切地问道:“情况如何?可是平安了?”

  “启禀皇上,徐太医尚在为贝勒爷施针,不过……贝勒爷的情况并不乐观。”他们今天赶到这里的时候,弘昼脸色呈现出一种没有血色的惨白,鼻息若有似无,他们当时根本不敢动手,直至容远过来,方才由他主针,其他人则商量药方,尽量用最温和的药救治弘昼。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