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千两百六十章 团圆不分离

  在陪着胤禛说了几句话后,外头传来脚步声,最先进来的是成妃,紧接着裕嫔、佟佳氏、弘历、弘昼等人先后到来,连弘曕也来了,每个人手上皆捧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食盒。

  待得请过安后,戴佳氏先上前,揭开食盒取出一个透明犹如水晶的月饼来,能清晰看到里面的馅,“臣妾知道皇上病着,不能吃太过油腻的东西,这个月饼是臣妾以前跟着一个陕西来的嬷嬷做的,皮酥馅甘,甜而不腻,皇上您尝尝看。”

  “好。”胤禛点点头,示意四喜切下一块来品尝,其实他嘴里根本淡的吃不出什么味道来,但仍是赞道:“很好吃,比御膳房的手艺好多了。”

  戴佳氏笑着退到一边,裕嫔、佟佳氏几个先后呈上自己做的月饼,皆是既好看又好吃,胤禛无一例外的都尝了一口。

  之后则是轮到弘历,他做的是广式的月饼,颜色看着有点发焦,他不好意思地道:“儿臣还是第一次做什么,虽然有厨娘教着,但还是做的不好,但用来做月饼的模子,是儿臣亲自刻出来的,这四个字也代表着儿臣最大的心愿。”

  胤禛饶有兴趣地道:“哦,都刻了什么字,拿过来给朕看看。”

  弘历赶紧呈到他面前,胤禛看到月饼上面刻着四个字,分别是:福、寿、安、康;他明白,弘历这是希望自己的病能够好起来,胤禛点点头道:“好,你的心意朕明白了。”

  弘昼做的是一个苏式月饼,与弘历一样,卖相瞧着不怎么好,不过听得胤禛赞其好吃,甚是开心。最后一个是弘曕,他小心翼翼地拿出食盒中的月饼捧到胤禛面前,跪下道:“皇上,弘曕祝您万寿无疆,福寿绵长!”

  弘曕做的同样是广式月饼,不过颜色看着比弘历的还要不对,都发黑了,有几个还裂了口子,使得还没吃就已经看到里面的馅了。

  胤禛尝了一口,点头赞道:“好吃,弘曕做的比任何人都要好吃。”

  “真的吗?”弘曕开心的问着,胤禛笑一笑道:“自然是真的,不然你自己尝尝看。”

  弘曕当真咬了一口,不过在咬了一口后,神色就有些不对了,不过他很快就笑了起来,努力咽下口中的月饼道:“真的很好吃,等明年中秋佳节,弘曕再做给皇上吃。”

  说完这句话,他迅速退了下来,拿着月饼站在弘历身后,弘昼无意中看到他使劲攥着手里的月饼,轻声道:“你再这样攥着,可就不能吃了。”

  弘曕往胤禛的方向看了一眼,见他正在与凌若说话,眼圈微红地道:“五哥,我把盐当成了糖,这个月饼是咸的,而且很咸,可是皇上却说好吃。皇上……皇上他根本尝不出味道来,之前说好吃,都是在骗我们的。”

  听到他这番话,弘昼没有任何吃惊之色,往他身边走近一步,道:“其实……我与你四哥都知道,咱们的月饼哪里能做的好吃,只是……既然皇阿玛希望咱们都高高兴兴的,又何必去扫他的兴。”

  弘曕一惊,讶然道:“你们……你们都知道了?”

  弘历微微侧过头,低声道:“刚才皇阿玛说好吃时,我也偷偷尝了一口,应该说很难吃才对,所以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了。”见弘曕肩头微微抽搐,再次道:“在离开这间养心殿前,不许哭,不许落泪,记住了吗?”

  弘曕迅速抹去脸上的泪,用力点头道:“恩,我记住了。”

  胤禛没有留意到他们那边的情况,只是看着凌若笑言道:“他们的月饼朕已经全部都尝过了,只缺你一人,此刻是不是该拿出来了?”

  凌若将候在殿外的安儿唤了进来,从其手中的食盒,取出一个碟子,上面摆着一个已经切好的月饼,“臣妾这个月饼没什么特别的,不过臣妾事先按着今天的人数切好了,一人一块,如这天上月亮一般,晴好无缺,团团圆圆,想必这也是所有人最大的心愿。”

  “你说的不错,人月两团圆!”胤禛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一块放到嘴里,随后各自取了一块吃下,想必……每一个人在吃的时候,都在心中默念着团圆不分离吧。可惜,该来的东西,始终会来,谁都无法逃避。

  自从雍正十三年的八月十六后,每日都会有所谓的名医入宫来为胤禛诊治,但不是面如土色,一言不发地离去,便是开出所谓的方子,容远看过后,言道这只是一些再普通不过的温补方子,起不得什么作用,若是用的不好,反而会有害。

  待到后面,胤禛干脆命弘历撤下皇榜,省得每日不得清静;这几天,他的精神看起来一直很好,可是容远每次诊过脉后,脸色都比前一日更加凝重,凌若没有多问什么,因为她心里很清楚,若是问了,得到的回答是什么。

  八月二十三日,凌若伴着胤禛走上雁翅楼,其实胤禛身子弱的不能下地,根本就无法行走,但他坚持要来此,凌若只得让人半抬半扶的登上城楼。

  “皇上为什么要来这里?”面对凌若的询问,胤禛迎着缓缓落下的夕阳道:“若儿,你不觉得这里的夕阳特别美吗?”

  凌若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便又将目光落回到胤禛身上,“是很美,但皇上可以等身子好了之后再来。”

  胤禛叹然道:“朕怕再不看就没机会了。若儿,朕记得,朕以为你死了,让人抬着你的梓棺离开时,朕就站在这里,当时朕的心就好像被剜掉了一块一样,痛不欲生,可是朕依然要活着,因为朕还有许多许多的事情未做。后来,朕御驾亲征,想着你会在这里送朕离去,出城路上,不住回头,可一直未曾看到你。结果,你却在朕的马车上。”

  凌若覆上他的手背,轻声道:“臣妾怎么舍得皇上一人御驾亲征,又怎么舍得皇上孤身犯险。生死与共,这是臣妾许给皇上的承诺,永生永世不变。”

  “朕知道,但你也应该明白朕想要的是什么,若儿,你答应过朕的。”

  凌若微微一笑道:“臣妾记得,如今就让臣妾陪着皇上好好欣赏这落日美景吧,不过臣妾相信,这绝不是最后一次,若是皇上喜欢,以后臣妾每日让人抬着皇上来这里,好不好?”

  “好。”胤禛点头,两人并肩站在雁翅楼上,看着夕阳慢慢落下,直至最后一丝余晖也消散在飞起的惊鸟羽翅中。

  凌若转头正要与胤禛说话,却看到他一头栽倒在地上,凌若心一下子揪了起来,连忙跪下不断唤着胤禛,可不论她怎么唤,胤禛都闭着双目没有反应。

  在急着失去分寸之前,凌若吩咐道:“四喜,快将皇上背下去,小五你立刻去请徐太医到养心殿,快!”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