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十七章 只为自己而活

  “有什么不能控制的,不就是一个阿哥吗?”阿罗话音刚落,瑕月便道:“一个阿哥就足够吗?若本宫终身无子,不论是娴妃还是娴贵妃,一切都在皇上掌控之中,他要本宫生就生,他要本宫死就死。可若是有了阿哥,也就意味着本宫有了争夺帝位的资格,不再是他所能完全掌控的了。”

  阿罗不服气地道:“就算是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啊?说不定主子生出来的,就是最适合继承帝位的明君。”

  瑕月苦笑道:“你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爱新觉罗的江山,怎么会传给身上流有那拉氏一族血脉的人。皇上不会允许,太后也不会允许。哪怕真是明君,他们也会一手扼杀,只为不再出现那拉氏之祸!”

  “可主子不是那拉氏莲意,您与她根本就是两个人,若您真像她那样不择手段的话,皇后与二阿哥如何能够一直安好,哲妃与纯嫔她们又如何能够生下阿哥与格格。”

  “但他们不会这么想,他们……”瑕月无奈地道:“早在本宫刚出现的时候,就将本宫划入那拉莲意一个范围中,不管本宫怎么做,做了多少,都不容许本宫从中跳脱出来。”

  “这世道真是不公平,皇后什么都没有做,却坐拥一切,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说,膝下还有二阿哥承欢。而……”犹豫了一下,阿罗终是没有将后面那句话说出来,怕会令瑕月更加伤心。

  然瑕月却替她把话说了出来,“而本宫做了那么多,却只是一场空对吗?”

  阿罗沉默良久,道:“主子,奴婢相信,终有一日,您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皇上也会明白,您才是真正对他好的人。”

  瑕月摇头道:“等不到的,这样等下去,本宫耗尽一生也等不到。皇上只会看到富察明玉,看到这个愚蠢但却幸福的女人。不过……无所谓了,从这一刻起,本宫不会再退让,他欠本宫的,本宫会一样一样亲手夺回来。本宫……本宫要像以前一样,只为自己而活!”

  这一句话,瑕月说的极其缓慢,仿佛每一个字都需要用极大的力气去说。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她为弘历,委曲求全,克制自己的嫉妒,换来今日这个痛彻心扉的结果,真的是心寒意冷。

  阿罗用力点头,“不管主子做什么,奴婢都会支持您,您放心。”

  在命人将一地狼籍收拾下去后,瑕月对知春道:“本宫近日偶有头痛,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你去太医院请一位太医过来。”

  “是。”知春虽然很好奇瑕月为何要摔花瓶,却知趣地没有多问,齐宽同样如此,他们深知这几日的表现,还不足够让瑕月相信他们,否则之前就不会将他们遣出去了。

  太医很快便到了,是一位姓宋的年轻太医,在替瑕月把过脉后,神色有些古怪,欲言又止,待得收回手后,道:“娘娘身子只是有些虚弱,并无大碍,待微臣开几副药给您,您按时服用,应该会有所改善。”

  瑕月放下袖子后道:“那就有劳宋太医了,另外,本宫也想问问宋太医,本宫伴驾已有多年,为何至今仍无子嗣,是否……本宫的身子有什么问题?”

  宋太医目光一转,低头道:“从脉象上看,除了虚弱之外,并没有旁的事,只要好好调理,应该不难怀上子嗣。”

  瑕月朝阿罗瞥了一眼,后者立刻将一个小金元宝塞在宋太医手中,“宋太医,那我家主子的身子就拜托您了,若是真能成事,延禧宫,绝不会亏待了你。”

  “娘娘实在太客气了,这一切都是微臣的本份,如何敢收娘娘的礼。”说着便要将金子递还回去,瑕月道:“本宫既然给你了,你就尽管收下,本宫别无所求,只要你尽力即可,若是本宫真没这个福份,本宫也不会怪你的。”

  宋太医闻言只得道:“那微臣就愧领了,微臣先下去开方了,待这些药服完后,微臣会再来给您诊脉。”

  “好。”在目送其离开后,瑕月唤过知春与齐宽道:“你们两个在宫里的日子,皆比本宫久,可知这个宋太医医术如何?”

  齐宽想了一下道:“宋太医入太医院时间不长,奴才们对他知之不多,不过他为人还算和善,奴才认识的一个小太监因为久泄不止,试着去找过他,倒是帮着开了几服药,吃了两天后便好了,也没提要什么银子。”

  在宫中,太监宫女这一类,是没有资格看太医的,生了病只能自己扛着,万一扛不过去,丢了性命,就算运气不好。

  “行了,本宫知道了,你们下去吧。”在他们二人出去后,瑕月对阿罗道:“待会儿宋太医的方子拿来后,你照着抄一份,得空去宫外时,寻大夫问问,看这方子对于受麝香所侵的身体,有没有帮助,若是没有的话,就寻一位京中的名医,让他开药替本宫调理。”

  阿罗一怔道:“主子,您既然要调理身子,为何不干脆直接与宋太医说了,这样他也好对症下药。”

  瑕月斜睨了她一眼道:“你忘了本宫刚才与你说过的话,这件事除了你与本宫之外,再不能落入第三人之耳,至少现在是这样。否则传到皇上耳中,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还有,就算是在宫外行事,也得小心谨慎,别被人发现什么。”

  “奴婢明白了,奴婢会小心的,不过此事还真得缓几天,这两日奴婢经常出宫,敬事房那边已经起疑心了。”

  瑕月叹了口气道:“本宫明白,这件事你记着就好,不必急在一时。”

  当夜,弘历翻了瑕月的牌子,命她去养心殿侍寝,直至传旨的太监离去许久,瑕月都没有动一下,就这样站在夜风中,犹如一尊唯美的雕像。

  阿罗是唯一清楚所有事情的人,走到她身边,忧声道:“主子,您若是不愿去的话,奴婢这就去养心殿说一声,左右您今日才唤过太医,皇上不会起疑心的。”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