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三十一章 生病

  “他是很聪明。”随着这五个字,瑕月脸上的温情渐渐褪去,化为冰雪之色,“可惜,他错投了胎。”

  阿罗犹豫许久,道:“主子,其实……细想起来,二阿哥是无辜的,他并不曾害过您,不如,您……您……”

  瑕月冷冷扫了她一眼,道:“你想让本宫放过他?阿罗,本宫怎么不知道,原来你已经成了坤宁宫的人?”

  阿罗听出她话中的冷意,连忙跪下道:“奴婢没有!奴婢可是有些可怜二阿哥,而且奴婢看得出,其实主子也很喜欢二阿哥,要不然您也不会宁可自己受寒,将披风解下来给……”

  “住嘴!”瑕月厉声打断阿罗的话,胸口微微起伏,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本宫做这些,只是为了令他对本宫失去防备之心罢了,偏偏你在这里自作聪明,这样的话,以后都不许再说,否则休怪本宫不念主仆之情!听清楚了吗?”瑕月并不知道,自己这番话,听起来更像是欲盖弥彰。

  阿罗不敢多言,嗫嗫地道:“奴婢听清楚了。”

  瑕月冷哼一声,也不叫起,径直拂袖起身,阿罗急急跟了上去,眼见大雪纷飞,不断飞落在瑕月单薄的身子上,她赶紧将手撑在瑕月头上,替她挡去些许风雪。

  虽然是这样,瑕月还是在第二日发起了烧,昏昏沉沉地在床上躺着,有时会听到耳边有人说话,可都迷迷糊糊的,听不真切,就好像在做梦一样,还有就是嘴里经常被灌进一些苦涩的东西,应该是药吧。

  不知躺了多久,脑袋终于没那么昏沉难受了,她努力睁开重若千钧的眼皮,还没等她说话,耳边已是传来惊喜的声音,“主子,您醒了?好些了吗?饿不饿?”

  瑕月在适应了屋中的光线后,哑声道:“你一下问这么多问题,本宫哪里回答的过来。”

  阿罗想想也是,不好意思地笑笑,随即想起一事来,连忙从小几上端过青花缠枝瓷碗道:“对了,主子,您先把药喝了,宋太医说这药一定要按时吃,否则退下的烧很容易反弹。”

  瑕月点点头,就着她的手一口一口将药给喝了,一如之前昏沉时灌进嘴里的味道,又苦又涩。

  待得喝过药后,瑕月的精神好了一些,让阿罗扶她在床头半坐着,“本宫昏迷了几天?”

  阿罗正吩咐宫人下去煮粥,听得此言,道:“主子您整整昏迷了两天,皇上与皇后娘娘都来看过您,还有慈宁宫那边也派了人过来问您的情况,无奈您当时一直昏迷着。”

  瑕月想起当时耳边的声音,点头道:“想不到本宫身子这么弱,不过是一点点凉而已,就病成这样。”

  “哪里是一点凉,那么大的雪,您将披风与伞都给了二阿哥,不病才怪,往后可万万不能这样了,您不知道这两天奴婢有多担心,幸好您现在醒了。”阿罗一边取来弹花软垫垫在瑕月身边,一边絮絮的说着。

  瑕月见她眼下发黑,知她必是守了自己两天,有些无力地笑道:“你啊,真是越来越哆嗦了,行了,本宫既然醒了,就是没事了。对了,二阿哥那边怎么样了?”

  阿罗摇头道:“奴婢没听说什么,想必是无事,另外二阿哥的披风奴婢已经取回来了,那只猫,也有每天送东西过去喂。”

  瑕月微一点头,又问了几句宫中的情况,阿罗皆一一回答了,随后道:“主子,您刚醒来,身子尚虚,别多说话了,歇一会儿吧,等粥好了,奴婢再来唤您。”

  “好。”瑕月应了一声后,闭目倚在床上养神,迷糊间仿佛听到有人在唤皇上,赶紧睁开眼,果然看到弘历站在自己面前,慌忙就要下地,弘历上前一步,按住她道:“你刚醒,好生躺着就是了,不必行礼。朕下了朝想过来看看,没想到你已经醒了。”说罢,他摸一摸瑕月额头道:“嗯,果然没有再烧了,只要再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瑕月垂目道:“皇上国事繁忙,还来看臣妾,臣妾如何担当得起。”

  “你是朕的妃子,你病了,朕却不过来看,那朕岂不是成了一个无情无义之人,再说过来看看也碍不了多少事。”

  小郑子在一旁道:“娘娘病了之后,皇上一直很挂念,还特意传宋太医问了病情。”

  瑕月感激地道:“只是区区小事罢了,让皇上如此挂念心中,臣妾实在过意不去。”

  弘历在床榻坐下,道:“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还提来做什么,最要紧的是你没事,只是那日明明外头下着大雪,你怎么连伞也不带,就这么跑去外面,若非如此,何不至于受凉发烧。还有阿罗也是,既是你贴身侍婢,就该将你照顾周全才是,岂能如此不上心。”

  阿罗跪下道:“奴婢该死,是奴婢没有照顾好主子,请皇上恕罪。”

  瑕月知道阿罗没有将实情说出来,当下道:“臣妾还是头一次在紫禁城看到雪景,觉得极美,所以便让阿罗陪臣妾出去走着,若是撑着伞,岂非难以看全美景。而且一开始雪不大,臣妾以为没什么大碍,谁知道后面竟然下得这般大。”说罢,她又道:“令皇上担心,是臣妾的不是,臣妾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

  弘历故作生气地道:“你还想有下一次?”

  瑕月一怔,旋即低声笑道:“臣妾说错了,应该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才是。”

  说话间,知春端了粥上来,弘历顺手接过道:“朕喂你吃吧。”

  瑕月连忙摇头道:“这如何使得,皇上还是让阿罗他们喂吧。”

  “无妨。”说罢,弘历舀起一勺鱼片粥吹凉之后递到瑕月唇边,“快吃吧,多吃一些,身子才会好得快。”

  瑕月怔怔看着他俊朗儒雅的面容,忽地一滴泪落下,滴入鱼片粥中,令弘历好生奇怪,搁下手里的汤勺,抹去其眼角的湿润,关切地道:“好好的怎么哭起来了?是有何事难过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