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四十五章 变脸

  瑕月思索道:“若她们真暗中有关联的话,应该会避免这种事才对,怎么会公然出入呢?难不成慧妃出了什么事?”

  齐宽想了一下道:“说起来,那一天应该就是皇上来看主子的那天,会不会与银炭一事有关?”

  瑕月摇头道:“那只是小事罢了,皇上顶多训斥慧妃几句便罢了,不会真的怪罪于她,毕竟她如今可还怀着龙种。”

  齐宽道:“那奴才就想不出别的事了。”

  瑕月点一点头,没有说什么,倒是阿罗轻声嘀咕道:“要奴婢说,最好是她腹中的龙种出事,到时候,看她还如何得意。”

  “阿罗!”瑕月横了她一眼,凉声道:“忘了本宫是怎么与你说的吗?”

  阿罗低头道:“奴婢知罪,奴婢只是一时忍不住。”

  瑕月折了一枝伸到面前的梅枝,别在阿罗襟上,睇视着雪白的梅花道:“忍不住也要忍,前面的路还有很长,无谓争一时之长短。”

  阿罗刚要应声,无意瞥见瑕月身后缓步的人影,微微一惊,旋即道:“主子,慧妃来了。”

  “刚说到她,她就来了,还真是巧得紧。”这般说着,瑕月转过身,果见高氏扶着宫人的手缓缓走来,待得走近后,高氏先笑道:“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姐姐,真是好巧。”

  瑕月同样笑道:“是啊,不过这样的天,慧妃不是应该在宫中静养吗,怎么出来了?”

  “整日呆在宫中,没病都要憋出病来了,倒不如出来透透气。”说到此处,她目光一转,道:“既然碰到了姐姐,不如就一起走吧?”

  瑕月并不愿与她多接近,当下道:“本宫还有些事,怕是不能陪慧妃了。”

  高氏拉住意欲离开的瑕月,道:“你我姐妹难得遇到,姐姐这样借故离去是何意思?虽说咱们之间有些小误会,但说到底,都是一家人,难不成姐姐现在连看本宫一眼都觉得厌烦吗?”

  “自然不是。”瑕月话音未落,高氏已经再次挽住她的手道:“既然不是,那就请姐姐陪本宫四处走走吧,正好本宫有些事要与姐姐说。”

  被她挽着不放手,瑕月无奈只得答应,与她一起走在御花园的六棱石子路上。

  高氏看到阿罗别在襟前的梅花,道:“这宫里头,梅花开的最好之处,莫过于结网林,不如咱们去那里走走?”

  “好。”瑕月随口答应一声,在走了几步后,高氏忽地道:“前些日子,皇上来见过本宫,说是姐姐宫中的银炭不能用。此事确实是本宫疏忽,没有仔细检查,还请姐姐恕罪。”

  瑕月虚虚一笑道:“慧妃刚才说过,咱们是一家人,既然如此,就不要说这么见外的话。那天也是事出意外,若是本宫早知道那些银炭有问题,是万万不会在皇上来时用的,说起来,应该是本宫与慧妃说声对不起,希望慧妃别以为本宫是存心的。”

  高氏手微微一凉,旋即笑容满面地道:“本宫怎会这么想,原本就是本宫不对,哪里能怪到姐姐头上。”

  “那就好,对了,慧妃最近胃口可好一些了,本宫之前听说慧妃害喜严重,经常吃了东西便吐?”

  “多谢姐姐关心,已经好许多了,能吃一些清淡的东西,要不然也没力气下地。”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到结网林,放眼望去,皆是盛开的梅花,既有洁白如雪,也有艳红如脂,煞是好看。

  瑕月深吸一口带着淡淡梅香的空气,赞道:“本宫虽不甚喜欢梅,却也不得不说,这里的梅景,真是令人流连忘返。”

  高氏看了四下一眼,发现此处果然人迹少见,除了他们几个之外,便再也看不到其他人,当下道:“是啊,真是极美,只可惜,此处多了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坏了此处的美景。”

  瑕月面色一沉,冷声道:“慧妃你这是什么意思?”

  高氏冷冷一笑道:“娴妃,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以你的身份,根本没资格出现在这里,就像你根本没资格住在延禧宫一样。”

  “本宫有没有资格,不是你说了算。”面对瑕月这句话,高氏笑意越发寒冷,“若是本宫有资格,你早就在冷宫里了,真不知你对皇上使了什么手段,令皇上不仅没有因你姑姑的事处置你,还封你为妃。但是,那拉瑕月,结束了,过了今天,你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瑕月面色阴沉地盯着她道:“慧妃,你若是得了病,就赶紧去找太医看看,别在这里疯言疯语。刚才那些话,本宫就当没听过,但若是再有下一次,本宫必定告诉皇上!”

  说罢,她拂袖离去,然刚走出一步,便被高氏拉住了手,难以迈步,瑕月恼怒地道:“高如鈺,你究竟想做什么?”

  高氏丝毫没将她的怒意放在心中,笑言道:“自然是兑现本宫说过的话了,否则本宫岂非成了一个言而无信之人。”

  “你!”瑕月气得说不出话来,但因为高氏怀有身孕的关系,她不敢用力将手抽出来,只得道:“高如鈺,你放开本宫!”

  高氏冷笑一声,根本没有放开的意思,齐宽在一旁道:“慧妃娘娘,您与主子皆是宫中的主子,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何必弄得这样尴尬呢。”

  高氏下巴一扬,道:“本宫与娴妃说话,何时轮到你这个奴才多嘴,若是娴妃不懂得管教下人的话,本宫可以代劳。”说罢,她对文竹道:“去给本宫狠狠掌他的嘴!”

  “谁敢!”瑕月厉喝道:“高如鈺,你若敢动本宫的人,本宫必不与你罢休。”

  高氏用力抓紧瑕月的手,凉笑道:“那就试试看。”

  此时,文竹已经走到齐宽面前,后者想要躲避,却听得高氏道:“齐宽,你若敢躲避或是还手的话,就是对本宫不敬,别以为你主子保得了你,若是闹大了,甚至连你主子也脱不了干系!”

  面对文竹扬起的手,齐宽最终还是没有躲闪,咬牙挨着落在脸上的掌掴,其实这件事,谁都看得出来是高氏无理取闹,但瑕月被她拉着,根本无法阻止。

  瑕月气急道:“高如鈺,你够了没有?”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