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五十七章 隆宗门

  庄正咬一咬牙道:“微臣明白了,左右已经这个样子了,就算此事不成,也不过就是去西北罢了,差不到哪里去。”

  听得此话,苏氏露出一个笑容,点头道:“正是这个道理。”

  待得庄正离去后,苏氏对莺儿道:“从养心殿那边得来的消息确定没有错?”

  “主子放心,奴婢问了不止一个宫人,皆说皇上每次去给太后请过安后,都会经过隆宗门,只要庄正与咱们找的那个人等在那里,一定可以遇见皇上。”

  苏氏颔首道:“好!本宫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看庄正自己的造化了。”

  翌日一早,就如苏氏所料的那般,弘历至慈宁宫请过安后,经过隆宗门,本欲直接回养心殿,却有声音传入耳中,且这个声音还有些耳熟,想了一会儿,弘历终于想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庄正,但他一个太医在这里做什么?

  庄正背对着弘历,拉着一个侍卫道:“洪侍卫,这些银子是我这些年的积蓄,我将它给你,只求你在我走后,帮我照顾年迈的双亲,他们含辛茹苦将我养大成人,原以为能享几天好日子,没想到皇上突然命我去往西北军营从医。那里是苦寒之意,他们身子积弱,母亲更是卧病在床,不能长途跋涉,而我在京中没什么熟悉之人,只能腆着脸来请你代为照顾了,还请您答应!我庄正,下辈子,为你当牛做马,以报今日之恩!”

  被他称为洪侍卫的人,一脸为难地道:“庄太医,您救过我父亲的性命,您有所托,我本不该拒绝,可我是侍卫,一当差就是一个月不能出去,这……这要怎么照顾啊?”

  庄正一脸黯然地道:“我也知道为难了你,可……可除了洪侍卫你之外,我实在不知还能找谁。”

  洪侍卫已经瞥见站在不远处的弘历,只故作不见,道:“庄太医,您何不去求求皇上,请他换一个人去西北,这样您就能留在京城照顾父母了。”

  庄正摇头道:“我是皇上的臣子,皇上既然认为我应去西北,便该遵命前往,哪里能再去烦扰皇上。再说,去西北也没什么不好,我……只是放心不下父母。”

  “庄太医,我……唉,对不起,我真的是帮不了你。要不然,您雇个人帮着照顾您父母。”

  “这个我也曾想过,可我明日就要走了,哪里去找人,再说匆忙雇来的人也不知底细,万一趁着我不在,待我父母不好,这又该怎么办?”

  洪侍卫摇头道:“这也是,唉,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庄正勉强一笑道:“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再去想想办法,天无绝人之路,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般说着,他一脸无奈地转过身,走了几步后,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弘历,面露惊意,旋即跪下道:“微臣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他之后,负责看守隆宗门的一众侍卫也纷纷跪下请安,在示意他们起身后,弘历走到惴惴不安的庄正面前,凉声道:“你家中还有父母双亲?”

  庄正连忙答道:“回皇上的话,双亲均在,只是身子积弱,需要人照顾,尤其是母亲,从年初开始,就一直卧病在床。”

  弘历没有说什么,只道:“你在京城没有相熟之人吗?”

  “回皇上的话,微臣才来京城不久,也就与洪侍卫相熟一二,余下的皆不熟悉。”说到此处,他哽咽地道:“微臣明日就要前往西北了,实在找不到能够照顾双亲的人,这才没办法来求洪侍卫。”

  “这么说来,你不愿去西北军营了?”弘历的声音,令人听不出喜怒来。

  庄正谨记着苏氏的吩咐,连忙道:“能为皇上所差,是微臣之幸,断无不愿之理,微臣只是放心不下双亲,百善孝为先,双亲辛苦将微臣拉扯长大,微臣却要远行,且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见他们,微臣……实在很不孝!”

  弘历沉吟不语,洪侍卫悄悄看了弘历一眼,再次跪下道:“皇上,奴才斗胆相求,能否不要让庄太医去西北。”

  弘历浓眉微挑,道:“你与他是何关系?”

  “回皇上的话,奴才父亲月前得了急病,奴才寻了好几个大夫,因为病情过于凶险,他们都不敢医治,庄太医得悉此事后,亲自去为奴才父亲诊治,并开了药方,将奴才父亲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庄太医是奴才一家的恩人。”

  弘历目光扫过两人,最终落在庄正身上,“你随朕来。”

  庄正连忙答应一声,随其一路来到养心殿,弘历在椅中坐下后,道:“庄正,朕问你,你是如何入宫为太医的?”

  庄正心中一颤,不敢有所隐瞒,“回皇上的话,微臣原在江宁行医,与江南河道总督高大人相识多年。有一次,高大人将微臣唤去,问微臣想不想入宫为太医。微臣想着太医院中有许多同僚,还有许多珍贵的医术,便同意了,之后高大人便请太医院副院正引荐微臣入太医院。”

  庄正的坦白令弘历脸色稍缓,再次道:“朕再问你,慧妃腹中胎儿,确实一直都安好,没有任何问题吗?”

  庄正闻言,当即跪下,惶恐地道:“微臣该死!微臣该死!”

  弘历凉笑一声道:“看来朕并没有冤枉你,庄正,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朕面前撒谎,你可知这是欺君之罪?”

  庄正越发惶恐,骇声道:“微臣该死,但微臣并非存心欺君,实在是迫不得已,求皇上恕罪。”

  弘历冷哼一声,道:“给朕如实说来!”

  “嗻!”庄正咽了口唾沫后,颤声道:“其实在慧妃娘娘出事前几日,微臣就从其脉像中发现了问题,并且如实告诉慧妃娘娘,龙胎保不住,就算微臣拼尽全力,最多也只能再保一个月。”偷偷打量了弘历一眼后,续道:“慧妃娘娘听说后,不许微臣将这件事说出去,还让微臣加大安胎药的份量,让龙胎看起来安然无恙。微臣曾问过慧妃娘娘,为何要这么做,娘娘让微臣不要问这么多,只需记住,不论何人何时何地问起,都必须一口咬定说龙胎一直安好,没有任何事情。高大人对微臣有知遇与举荐之恩,微臣只能答应,后面的事情,微臣事先真的毫不知情,否则微臣绝不会答应。”说罢,他用力磕头,垂泪道:“虽然是这样,但微臣仍然犯下大错,幸好娴妃娘娘有惊无险,否则微臣真是万死亦难赎罪孽。”

  (cqs!)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