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六十九章 气味

  高氏现在全副心思都放在永琏那件事上,对于她这个要求,随口道:“既是这样,你取一包去就是了。”

  “那就多谢妹妹了。”在文竹取来药包后,瑕月道:“本宫不打扰妹妹休息了,改日再来看望。”说完这句话,她转身离去,在即将跨过门槛的时候,忽地停下脚步,回头道:“劝妹妹一句话,举头三尺有神明,做任何事之前最好都三思再三思,别以为这世间只有妹妹一个聪明人。”

  在瑕月离去后,高氏随手拿过搁在床边小几上的茶盏,用力掷在门上,在茶盏落地的声音中,她神色扭曲地道:“这个贱人,居然敢jiao xun 本宫,她凭什么?凭什么!”

  “主子息怒,现在要紧的不是这个,而是娴妃为何会怀疑到主子您身上,明明yi qie 皆是纯嫔所为,咱们除了将猫草交给纯嫔,还有奴婢去了一趟辛者库之外,就再没有做过别的事,无论如何都不该先疑心咱们。”

  高氏zi也是一头雾水,没好气地道:“本宫如何会知道,你立刻去一趟翊坤宫,将刚才娴妃的话全部仔细说一遍,让她赶紧想办法。”

  “奴婢这就去。”文竹答应一声,匆匆离去,并未发现zi身后多了两条尾巴,直至文竹进到翊坤宫后,瑕月才扶着知春从隐蔽处走了出来,轻声道:“本宫一走,慧妃就派文竹来了翊坤宫,看来这件事与纯嫔脱不了干系。”

  知春瞥了左右一眼,见四处无人后,道:“主子,会不会是慧妃与纯嫔合谋?”

  “或许吧。”瑕月不确定地说了一句后,道:“走吧,咱们先回延禧宫,齐宽与阿罗也该回来了,看他们能不能查到些什么。”

  “嗯。”知春依言扶着瑕月回到延禧宫,阿罗果然已经在了,一见到瑕月便道:“主子,奴婢问过宋太医了,他说猫对薄荷应该没有特殊反应,至于什么东西会令猫失控,他说会仔细翻阅医书,一有消息就来告之主子。另外,奴婢听主子的话,仔细留意了庄太医,恕奴婢无能,看不出什么古怪来。”

  瑕月刚要说话,看到齐宽快步进来,连忙道:“辛者库那边问到了什么?”

  “奴才依主子的话,问了洗衣、送衣、取衣之人,也分别见过她们,皆没有什么异常。若非要与慧妃扯上什么关系的话,就是那天文竹去辛者库取衣的时候,曾经翻看过二阿哥洗好叠在一旁的衣裳,她有可能在这个时候动了手脚,但很可惜,没有任何人能够证明,yi qie 只是猜测。”

  瑕月点头道:“那可有能与纯嫔扯上关系的线索?”

  齐宽不知她怎么将话题转到苏氏身上,思索片刻摇头道:“没有,奴才这一天打听出来的消息,都没有一件是与纯嫔相关的。”

  阿罗在一旁道:“主子,您怀疑纯嫔也参与其中?她有那么大的胆子吗?”

  瑕月将刚才跟踪所见说了一遍,随后道:“咱们现在必须得牢牢抓住每一条线索,或许证据就在其中。”

  知春应了一声,忽地想起一件事来,将药包从袖中取出来,道:“主子,您为何要问慧妃讨那个药包,太医院不是刚送来好几个吗?”

  瑕月没有说话,只从她手中接过药包,然后又让齐宽取来一个太医院送来的,将两者分别放在鼻下细细闻着,这样闻一会儿歇一会儿,足足过了一柱香的功夫,方才将两者递给阿罗,道:“你们都闻闻,这两个药包有何不一样。”

  阿罗与齐宽、知春三人,分别将药包放在鼻下,仔细闻过后,摇头道:“主子,都是一样的气味,并无不同。”

  “连浓淡也是一样的吗?”面对瑕月若有所指的询问,三人分别又闻了一遍,随后阿罗不甚确定地道:“应该是太医院送来的药味更浓一些。”

  瑕月微一点头道:“确是如此,但其中的薄荷味却是慧妃宫中的更甚一筹,之前本宫进到慧妃内殿的时候,便发现薄荷味远比咱们宫中的更大,觉得有些奇怪,所以就借口问她要了一包来。”

  “或许是慧妃的药里太医多放了一些薄荷。”阿罗话音刚落,瑕月便道:“莫要忘了,慧妃宫的药包已经放置一段时间,但药味仍与太医院刚送来的相差仿佛,多放的……又岂止一味薄荷。”

  阿罗不解地道:“就算是这样,可是这与咱们现在追查的事有何关系?”

  “本宫不知道,只是隐隐觉得两者之间,或许会有关联。知春,却取银剪还有两张干净的宣纸来。”

  待得知春将东西取来后,瑕月将两个药包分别剪破,逐一对照里面的药材,最后竟让她发现高氏那只药包中多了几株她从未见过的草药,且有极重的薄荷味,闻起来有一种清凉的感觉。当这味草药被剃除后,余下那些药里的薄荷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这下子,莫说是瑕月,就是阿罗也觉得事有蹊跷了,道:“主子,奴婢这就去将宋太医请来,他博览医书,必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瑕月示意她快去,zi则拿起那几株草药仔细地闻着,越闻越觉得像之前永琏身上那股味道。

  她的嗅觉一直都比常人灵敏,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察觉zi所用的燕双飞胭脂与别人所用的不同,由此知道弘历在zi的胭脂中暗下麝香,使得zi多年来,一直不曾受孕。

  阿罗很快将宋子华请了过来,瑕月将那味不知名的草药摆在他面前,让他辩别这是何种草药。

  宋子华将草药拿在手里看着,露出惊异之色,瑕月见状连忙道:“如何,宋太医可是认出来了?”

  宋子华神色凝重地点头道:“不错,微臣一时疏忽竟然将这个给忘了,之前娘娘问微臣,要如何控制一只野猫伤人,微臣之前觉得没什么可能,但现在细想起来,只要有这种草药在,那么娘娘说的事情,并非全无可能。”

  瑕月神色一震,身子往前微倾,道:“宋太医快说。”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