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七十章 疑心苏氏

  “此物名为猫薄荷,又统称为猫草,可以刺激猫,令猫产生一些特殊的行为。此物一般长在篱边或中是苗圃之中,花开经夏,叶与花端有药用效果,微臣以前曾经见过,只是这种东西太过常见,所以微臣反而没有太深的印象。”

  瑕月急切地道:“你说令猫产生特殊的行为,是指伤人吗?”

  宋子华摇头道:“其实猫的本意不是伤人,而是喜欢到疯狂的举动,若是二阿哥身上被下了这种猫薄荷,那么yi qie 都可以解释了。”

  瑕月缓缓出了一口气道:“本宫明白,多谢宋太医为本宫指点迷津。”

  事到如此,已经很清楚了,放在永琏衣棠中的那个药包里,必然夹杂有猫薄荷,永琏正是沾了猫薄荷的味道,才会被猫攻击,猫爪事先涂了剧毒,一旦被抓到,必死无疑。

  宋子华神色郑重地道:“不知娘娘从何处寻得这猫薄荷,此事关乎二阿哥安危,得赶紧禀告皇上才行。”

  瑕月眸光微动,道:“这件事,本宫会处理,宋太医不必担心。另外,还请宋太医记着本宫刚才与你说的话,不要告之任何人。”

  宋子华张了张嘴,似想说什么,但终是没有说出口,放下手中的药草后拱手离去。

  在将要踏出宫门的时候,宋子华停下脚步,对守门的宫人道:“娘娘似有些受寒,本官之前来的时候还没有,娘娘刚才是否出去过?”

  宫中人未曾多想,道:“回宋太医的话,娘娘确实曾出过一趟宫,刚才经过宫门的时候,奴才听娘娘身边的知春姑姑说起,好像是去景仁宫。”

  “景仁宫……”宋子华轻语了一句,颔首道:“行了,本官知道了。”

  他若无其事地离开了延禧宫,却不曾回太医院,而是去了另一个瑕月绝对料想不到的地方。

  且说瑕月那边,若有所思地拿着一株猫薄荷,阿罗在一旁道:“主子,既然已经确定是慧妃所为,而且证据也有了,应该如宋太医所言的那般,立刻禀告皇上,为何奴婢觉着您还在犹豫?”

  瑕月轻叩着鸡翅木制成的桌子,缓声道:“本宫是在犹豫,因为本宫觉得这件事似乎没那么简单。”

  阿罗一脸奇怪地道:“为什么,不是yi qie 都查明是慧妃所为吗,她更将猫草藏在药包之中,并且让庄太医加重草药的份量,借以掩盖猫薄荷过重的气味。”

  瑕月反问道:“那纯嫔呢,她在这件事中又是一个什么角色?本宫一走慧妃就派去找她,足以证明她也身在其中,可至今为止,没有一件事能够将她扯上关系。不过真正令本宫犹豫的,还是另一件事。”

  阿罗与齐宽等人互相看了一眼,疑惑地道:“是什么?”

  瑕月目光一转,落在知春身上,“你与本宫一起去的景仁宫,可有留意到慧妃的指甲?”

  知春愣了一下,道:“主子是说慧妃指上那些晶石吗?奴婢看到了,与在猫身上找到的一样大小。”

  “你只看到其一。”瑕月微一摇头道:“本宫刚才仔细看过,慧妃十个指甲上的梅花形状完好,无任何残缺,你们说说,这意味着什么?”

  齐宽最先明白过来,脸上当即变得十分古怪,“奴才明白了,慧妃指甲上根本没有晶石脱落,猫身上的晶石来自别处,甚至……是有人故意栽赃嫁祸。”

  瑕月赞许地看了他一眼,起身道:“正是这个道理,不过也有可能是慧妃发现晶石脱落后,重新补上的,但你们想想,慧妃是何等身份,这种事,自然有宫人去做,何必要她亲自动手,shi zai于情不合。”

  阿罗思索道:“可是宫中谁会栽赃嫁祸慧妃,难道是哲妃?”

  瑕月摇头道:“哲妃倒是想除去二阿哥与本宫,但她岂有这样精妙的算计与本事。”

  “不是哲妃,那还能是谁,主子说过,纯嫔与慧妃可能入潜邸之前就认识,再加上宫中的联系,不会是她,如今居于嫔位的,还有嘉嫔一人,难道是她?”

  “嘉嫔……”瑕月喃喃重复了一遍,摇头道:“她膝下并无阿哥,本宫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要让她冒这么大的险设局。而且还有一个致命的问题,慧妃与她无甚往来,更无信任二字,她要如何嫁祸慧妃。”

  阿罗泄气地道:“奴婢怎么觉得越想越糊涂,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在一阵短暂的静寂后,齐宽小声道:“主子,奴才倒是想到一个可能,不知当不当说。”

  瑕月缓步走到他面前,道:“此处没有外人,旦说无妨。”

  齐宽有些紧张地道:“会不会设计的那个人就是纯嫔?”

  阿罗正要否决,瑕月抬手示意她莫要出声,zi则盯着齐宽问道:“为什么会这么想?”

  “从这段时间对翊坤宫的盯梢以及慧妃与纯嫔皆为太平府人的qing kuang来看,应该是早就相识,且关系匪浅。但恕奴才说句实话,一旦入得宫门,不论之前是什么样的关系,在这一刻都化为乌有,唯一剩下的就是利益二字,只要于zi利益有利,莫说是情同姐妹,就算真的是姐妹也能拿来利用,就像先帝时的温氏一般,而且咱们都不知道,她们之间是否存在争执,若有的话,那背叛与利用就更加合理了。”见瑕月沉默不语,他又道:“另外,除了哲妃之外,便只有纯嫔育一子,她有足够的动机要除去二阿哥。一旦事成,不论是主子还是慧妃成为那只替罪羊,对她而言,都有益无害。”

  阿罗抚着手臂上悄无声息爬起的鸡皮疙瘩,颤声道:“被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纯嫔那么可怕。”

  瑕月凉声道:“能够瞒本宫数年而无所觉的人,你觉得不可怕吗?”

  阿罗一惊,道:“这么说来,主子您也认可齐宽所言?”

  “纯嫔……她确实是最有可能的人,只是有一件事,本宫还是想不明白,她要陷害慧妃,药包中的这几株猫薄荷最为关键,她是如何放进去的,庄正可是慧妃的人。”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