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十四章 弥补

  齐宽忍着笑意道:“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不过纯嫔亲自送去的,陆贵人再不愿也该喝一点。”

  “陆氏比高氏更加浅薄,位份又不高,真要与苏氏做对,吃亏的只能是自己。”说完这句,瑕月示意阿罗扶自己起来,在仔细检查了没有任何疏漏后,前去慈宁宫请安,到了那边,明玉已经在了,看到她进来,微笑颔首示意,富察氏与高氏站在她下首。

  瑕月朝坐在上首的凌若敛衽行礼,端然道:“儿臣恭祝皇额娘凤体康泰,福寿绵长,千岁千岁千千岁!”

  凌若抬手道:“平身吧。”待得瑕月直起身后,水秀将一个缨红绣有福寿图案的锦囊交给瑕月,明玉她们手上也各有一个,应该是凌若赏下的礼。在瑕月退到一边后,苏氏、金氏等人亦分别进来给凌若行礼,问新年第一个安。

  在走出慈宁宫后,瑕月耳边传来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娘娘,臣妾听说皇上今儿个是从延禧宫去的养心殿。臣妾记得除夕之夜,皇上不是应该歇在娘娘宫中的吗,怎么会去了延禧宫。”

  说话的是富察氏,眸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嫉妒,明玉听得她的话,不在意地道:“本宫昨夜早早歇下了,皇上睡意不浓,便去娴妃处坐坐,顺道歇在延禧宫中,有什么好奇怪的。”

  富察氏瞟了瑕月一眼,道:“可是这与宫规不符,若换了臣妾是娴妃,一定会劝皇上回坤宁宫。”

  高氏在一旁帮腔道:“是啊,臣妾也觉得这样不太好,娴妃做法有失妥当。”

  明玉正想着该怎么说时,瑕月已是开口道:“二位妹妹说的是,不过本宫昨夜也曾劝过皇上,只是皇上怕回坤宁宫会惊扰了皇后娘娘,这才歇在延禧宫。”

  富察氏待要再说,明玉已是道:“行了,这本不是什么大事,无谓多说,都赶紧过去吧,本宫今儿个早起包了些饺子,除了呈给皇额娘与皇上外,还剩了许多,且都尝尝。”

  见她都这么说了,富察氏只得咽下嘴边的话,一路来到坤宁宫,行礼问安之后,明玉让人端了煮好的饺子来,皮韧肉香,味道甚是不错。不过没几个人将心思放在饺子上,一个个都想着昨夜弘历歇在延禧宫的事。虽然明玉让她们不要多说,但心里哪有不想,对瑕月又妒又羡。

  与此同时,弘历在太和殿接受百官叩拜,并且前往天坛祭天,一直忙至午时过后,方才得了几分空暇,闭目坐在椅中。

  四喜端了一碗饺子进来,道:“皇上,这是清晨皇后娘娘命人送来的,你吃一些垫垫饥吧,奴才看您刚才在太和殿设宴时,没吃过什么。”

  弘历点点头,接过他递来的饺子,沾醋吃了起来,岂知刚吃了几个便觉得胃中有些不舒服,继而隐隐作痛,像有火在烧一样,当下命四喜去请太医来。

  很快,匆匆而来的宋子华随四喜进到养心殿,在为弘历诊脉后,言道是因为之前喝了太多的酒,所以使得胃有些不舒服,服些温养的药,最近一段时间注意饮酒就行了,并无大碍。

  宋子华待要下去开药,感觉好些了的弘历唤住他,沉吟半晌,道:“之前你说娴妃有可能……无法再生育的事,是真的吗?”

  宋子华低头道:“回皇上的话,微臣不敢断言,但娴妃长年累月闻麝香,多年下来,身子已经被麝香侵害,就算从此刻开始不闻,其生育的可能性也极为渺茫。”

  弘历眸中掠过一丝痛苦,带着些许急切道:“那你的那些药呢?若是从现在开始,不再吸闻麝香,有没有可能恢复?”

  宋子华道:“微臣开的药,确实可以调理身子,但麝香伤身,乃是极为严重的情况,微臣的药只怕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这一点,微臣之前就与皇上说过。”他不明白,弘历为何又要说起这些,明明之前都已经说过了;不过他并没有多嘴去询问,在这宫里头,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

  “朕明白了,你下去吧。记着,这些话,一句都不要在娴妃面前提及,否则你提头来见朕!”

  在宋子华下去后,弘历抬头望着梁上的和玺彩画,重重叹了口气。

  当日,他在得知宋子华为瑕月诊脉后,暗中传召宋子华见驾,细细询问了瑕月身子的情况,宋子华告诉他,怀疑瑕月有麝香侵体,但因为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未曾告诉瑕月,只开了一些药给她服用,但宋子华也说了,这些药不会有太大的作用,正是因为如此,他那个时候才未做任何阻止。

  当年,他借助瑕月扳倒英格之后,虽然兑现了诺言,但对瑕月一直心存戒备,处处提防,从潜邸到后宫,从未放松过。甚至为了避免她生下孩子后会为争夺世子之位不择手段,而在她所用的胭脂里掺入麝香,使得她多年来,一直无所出。

  这些年来,他一直以为自己做的是对的,不会有后悔的那一天,可在昨日,得他吩咐暗中盯着瑕月的宋子华告诉他,瑕月不顾危险,救下永琏,并且查出在猫爪下毒加害永琏的人,可能是高氏时,他的心第一次出现了动摇――当初那样做,真的对吗?

  而昨夜那场家宴,是第二次,他留意到瑕月看永琏的目光,没有虚伪与掩饰,只有温柔与疼惜。

  这一刻,他相信,瑕月与以前不同了,是真心待永琏好,就像他与明玉一样,是真心实意疼爱这个孩子。

  所以,昨夜,他留宿延禧宫;所以,昨夜他告诉瑕月,不要再用燕双飞的胭脂。

  他想要将亏欠给瑕月的公平还给她,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这六年,或许已经毁了瑕月一辈子做额娘的权利。

  如果光阴可以倒流,一切可以重新来过,他不会再对瑕月用麝香,可是一切终归只是如果……

  他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往后的日子里,尽量弥补瑕月,若是贵妃不够,便用皇贵妃来弥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