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八十五章 彩绫

  至于高氏……想到这里,弘历阴沉了脸,这个恶毒的女人,陷害瑕月不够,还想要害永琏,实在该死。不过他此刻还有需要倚重高斌的地方,一时半刻间还不宜动她,且先留着再说。

  不过,不管是多留一月还是一年,高氏的结局都只有一个,不会再有其他。

  大年初三这日,阿罗去辛者库取衣裳,在回延禧宫的途中,隐隐听得有哭声,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宫女正蹲在角落里,头埋在双膝间,哭声正是她发出来的。

  阿罗犹豫了一下,走过去道:“你是哪个宫的宫女,怎么在这里哭?”

  宫女听到她的声音,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在看清阿罗后,慌忙站起身屈膝道:“奴婢彩绫给阿罗姑姑请安,姑姑吉祥。”

  阿罗颇为意外地道:“你认识我?”

  彩绫点点头道:“奴婢在内务府当差,曾经见过姑姑几面,不过姑姑怕是没什么印象。”

  “原来如此。”阿罗应了一声道:“你还没回答我,为何要一个躲在这里哭,是受了罚吗?”

  一听这话,彩绫连忙摇头,随即刚刚止住的泪又落了下来,泣声道:“奴婢没受罚,只是思念爹娘。”

  听得这么一回事,阿罗笑道:“别多想了,等过几年,满二十五岁你就只可以出宫去与爹娘团聚了。”

  彩绫闻言哭得越发利害,连话也说不出,许久方才抽泣着道:“见……见不到了,我……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就在昨日,表叔来告诉说,说他们年前走了,是得病走的,我连他们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呜……”

  阿罗一怔,旋即轻叹一口气,抚着彩绫的背道:“人死不能复生,想开一些吧,别太难过了,你家中还有什么亲人?”

  彩绫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除了表叔一家外,奴婢便再没有亲人了。将来真出了宫,奴婢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阿罗叹了口气,安慰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把心放宽一些,自然就会没事了,你看看我,无亲无故的,不也是好好的吗?”

  彩绫有些意外地道:“姑姑,您……您没有亲人吗?”

  阿罗神色黯然地道:“或许有吧,但已经失散多年,或许这辈子都找不到了。对我来说,娴妃娘娘就是我的至亲之人。”

  “奴婢明白,不过若是失散的亲人能够找到就更好了,您说是不是?”

  阿罗被她说得有些心动,但旋即摇头道:“话是这么说,但我如今身在宫中,平常出去一趟都不容易,哪里有机会寻人。”

  彩绫在得知阿罗与其母是在京城失散后,道:“姑姑,奴婢的表叔一直住在京城里,而且认识许多人,不许奴婢让他帮您打听一下,或许可以找到线索也说不定。”

  阿罗苦笑道:“都过了那么多年了,哪里还会有线索,算了。”

  彩绫却是极为肯定地道:“姑姑是个好人,奴婢相信老天爷一定会眷顾您的,让您找到失散的母亲。”

  阿罗有些失神,这些年来,她不是没想过寻找母亲,可是什么线索都没有,她实在不知该如何找起。

  “姑姑,您难道不想与亲人相聚吗?”彩绫这句话,终于令阿罗下定了决心,点头道:“好,就请你表叔替我寻一寻,若……若真能寻到,我必有重谢。”

  彩绫眸中闪过一丝松驰,旋即道:“嗯,下次表叔再来看奴婢时,奴婢就与他说,不过姑姑得将当年失散的情况还有您母亲的长相,仔仔细细说予奴婢听,如此才好寻找。”

  阿罗虽然没抱多大希望,却也都仔细说了,若是真能找到,自然就再好不过。

  往后,阿罗再去内务府的时候,都会与彩绫说上几句,交情渐好,不过彩绫表叔那边,一直都没有消息传来。

  日子渐渐过去,转眼已是到了阳春三月,春暖花开之时,这几月,宫中诸人各安其份,瞧着倒是一派安宁祥和。

  瑕月从内务府抱了一只猫回来,毛色纯黑,与长康右门喂养的那一只差不多,永琏见了十分欢喜,经常跑来延禧宫看它,有时候还会带一些煎好的小鱼过来给它吃,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开心。瑕月问他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名字,永琏说是因为自己每次看到它都很开心,所以这个名字最适合它。

  这日,瑕月在院中修剪花枝,永琏则追着开心满院子乱跑,高兴得不亦乐乎;这段时间,他只要下了课,便会跑来这里与开心玩耍,一人一猫,令延禧宫增添了不少生气。

  齐宽捧着一盆三色堇进来后,道:“主子,奴才刚才去内务府的时候,听说慧妃一直在以各种名目暗中削减纯嫔的用度,最过的是,纯嫔本应有十二匹料子用来做今春的衣裳,最终被生生削减成了三匹。”

  “让她们斗吧,斗得越利害越好,最好两败俱伤。”这般说着,瑕月抬起头来,看到只有齐宽一人,柳眉微蹙,道:“阿罗呢?怎么没与你一起回来。”

  齐宽如实道:“回主子的话,阿罗碰到彩绫,说是晚些回来。”

  瑕月一怔,旋即轻笑道:“这个丫头,与那个彩绫倒是异常投缘,每次去了内务府都不忘说上几句。”

  知春在一旁道:“主子,要不要奴婢去叫阿罗回来?”

  “不必了,左右本宫这里也没什么事,由着她去吧。”说话间,耳边传来开心“喵呜”一声尖叫,紧接着是永琏乐不可支的笑声。

  瑕月将手里的剪子交给知春,走过去道:“永琏,你又欺负开心了是不是?”

  永琏极力捂嘴想要忍住笑,但笑声还是一个劲地从指缝中漏出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混着笑声道:“姨娘,不能怪我,我只想摸摸开心尾巴罢了,谁知道它反应那么激烈。”

  瑕月看了一眼跳到树上不肯下来的开心,没好气地对仍在偷笑的永琏道:“真的只是摸摸还是在揪开心的尾巴?”

  见被瑕月识破,永琏钻到她怀里撒娇道:“我只是轻轻揪一下而已,谁叫开心尾巴那么好玩。”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