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章 猫毛

  听到他这么说,永琏忍了许久的泪滴落下来,哽咽地道:“都是我不好,是我将皇额娘害成这样的。可是每次我与开心玩了之后都会掸干净之后再回坤宁宫,为什么这次会……呜呜……”

  水月心疼地将他揽入怀中,an wei 道:“奴婢知道,可是任何事情都有疏漏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接近那些东西,您往后不要再去延禧宫与开心玩了好不好?周太医的话您都听到了,而且您kan kan主子现在的样子,您忍心让她下次再受同样的痛苦吗?”

  想到不能与开心玩耍,永琏心中万分不舍,可为了明玉,只能被迫点头,一边哭一边道:“我知道了,我……我以后都不去找开心,呜……不跟它玩,离它远远的。”

  水月哪里会不明白他的心思,点头道:“好,奴婢让人带您下去净身更衣,然后再过来好不好?”

  永琏抽泣着点头,随宫人离开了正殿,在沐浴更衣之后,宫人替永琏解开弄湿的辫子,想要重新梳整一遍,哪知一解开发绳,就有黑色的发毛落下来,宫人原以为是永琏的头发,可是仔细一看,这些毛发又细又短,根本与永琏的头发不符,瞧着倒有些像……

  宫人心中一凛,仔细将那些黑色毛发捡起来后,递到永琏面前道:“二阿哥,您认得这是什么吗?”

  永琏经常抱开心,一看这些毛发便道:“这是猫毛,跟开心身上的一样。”说到这里,他意识到不对,宫人手里至少有几十根猫毛,zi不小心沾了一两根在身上是有可能的,但沾这么多而不自知,绝对不可能,当即问道:“你是在哪里发现的?”

  宫人如实道:“回二阿哥的话,是在您的辫子里。”

  辫子里?开心的毛怎么会跑到辫子里去?永琏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待得他回过神来后,发现屋中只剩下zi一人,刚才侍候zi的宫人不见了。

  待得急急赶到正殿的时候,那个宫人正将拿在手里的毛发交给水月,后者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水月刚才一直以为是永琏不小心沾了猫毛没有掸尽,所以引得明玉发病,可宫人却告诉他,在解开永琏辫子时,整整掉下来十几二十根猫毛,这绝对不是意外,而是有人蓄意要引发明玉过敏,想要明玉的性命!

  看到永琏奔进来,她走过去道:“二阿哥,你辫子里的这些猫毛从何而来,是谁放进去的?”

  永琏急忙摇头道:“没有,没人放过猫毛,我也不知道这些猫毛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在我的辫子里。”

  水月神色凝重地道:“这些猫毛不会无缘无故chu xian,必是有人故意放进去的,二阿哥,你好好回忆一下,今天都有谁碰过你的辫子,这件事关系重大,您一定要想清楚,不要有任何遗漏。”

  “我……”永琏闭目努力回想着这一天的事,在回忆到延禧宫时,倏然睁开了双眼,因为他记得,瑕月曾经替他梳过辫子,难道是姨娘?

  这个念头刚一chu xian,永琏就立刻摇头,喃喃道:“不,不会是姨娘,绝对不会是姨娘。”

  他虽然说得很轻,却没有逃过水月的耳朵,冷声道:“娴妃娘娘碰过您的辫子是不是?”

  永琏心中一慌,急切地道:“不是,不是姨娘。是我zi与开心玩疯,乱了头发,姨娘好心替我梳而已,这些猫毛绝对不是她放的。”

  水月心中冷笑,面上却道:“若不是娴妃,还有谁,难道还有第二个人碰过您的辫子吗?”

  永琏再次想了一阵后,大声道:“我想起来了,回来的路上,阿罗说我辫子松了,帮我重新绑了一下,所以她也碰过。”

  “娴妃……阿罗……”水月眸光冰冷地道:“奴婢明白了,娴妃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用这种方法谋害皇后娘娘!”

  一听这话,永琏立刻急切地道:“不是的,肯定不是姨娘,姨娘那么好,怎么会害皇额娘呢,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你别急,我再想一想,或许还有人碰过我的辫子。”

  “不用再想了,在阿罗将您送到坤宁宫后,奴婢就一直看着您,直至刚才下去沐浴更衣之前,都再没人碰过您的辫子,只可能是延禧宫的人。”这般说着,水月蹲下身,语重心长地道:“二阿哥,娴妃根本不是什么好人,您错信了她。”

  永琏用力挥开她的手道:“没有,我没有错信姨娘,她真的是个好人,水月姑姑,您相信我,千万别冤枉了姨娘。”

  “奴婢也想相信二阿哥,可是摆在眼前的事实,让奴婢shi zai不知道该如何相信。”说完这句,她对宫人道:“你们看着主子与二阿哥,我去禀告太后与皇上。”

  凌若与弘历知晓这件事后,均是震怒不已,立刻动身来到坤宁宫,尤其是弘历,一听到明玉有事,立刻扔下还没看完的奏章奔了过来,所以他消息得的晚一些,却比凌若更早到。

  一进到内殿,弘历顾不得喘口气,疾步来到床榻边,看到明玉全身红肿的样子,心痛不已,急急质问着站在一旁的周明华,“药呢,为什么不开药给皇后?”

  周明华连忙拱手道:“回皇上的话,微臣刚来的时候就已经开了药,只是宫人尚未煎好。”

  弘历急切地道:“四喜,立刻去催,让他们快点煎好药!”

  待得四喜快步离开后,弘历坐在床榻前,抚着明玉肿胀的脸颊,an wei 道:“明玉,朕在这里,你很快就会mei shi 的,别害怕。”

  明玉勉强睁开肿成一条缝的眼睛,眼泪不住落下,哀求道:“皇上,您让他们放开臣妾,臣妾shi zai痒得受不了,让臣妾挠一下,就挠一下!”

  弘历忍着鼻中的酸涩,摇头道:“朕知道你很难受,再忍耐一会儿,很快就会mei shi 了。”说完他转头厉声道:“药呢,为什么药还没有端来,快啊!”

  他话刚落,四喜急急端了药进来,见弘历要来拿,连忙道:“皇上小心,药刚煎好,正烫着呢!”

  弘历根本不理会他这句话,接过后,舀了一勺细细吹凉后递到明玉唇边,哽咽道:“快喝吧,喝完后就不会痒了。”

  明玉虽然被身上的奇痒折磨的迷迷糊糊,但这句话还是听进去了,就着弘历的手一勺一勺地喝着药,待得一碗喝下去后,明玉平静了片刻,但紧接着又开始挣扎起来,一边挣扎一边道:“不行,还是好痒,放开本宫,再不放开,本宫就将你们统统治罪!”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