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必以厚礼相还

  瑕月鼻尖一酸,用力握住知春的手道:“你以忠心事我,我必以厚礼相还;只要我一日活着,这句话就一日算数。”

  知春顺着她的话道:“那奴婢就等着主子厚礼相还的那一天了。”

  等知春再进来的时候,手里端了一个掉漆的托盘,上面除了两碗米饭外,还有一碟青菜与一碗肉丝汤,不过那汤清得几乎能看到碗底,整碗汤里不知有没有十根肉丝。

  知春将东西摆在桌上,道:“主子,用膳了。”

  瑕月没有去挑剔菜式的好坏,如今的她,能填饱肚子就好,不过这碗饭并不容易吃,因为米饭里有许多没挑干净的石子,一不小心就会硌了牙。

  知春将汤里少得可怜的肉丝全挑出来放到瑕月碗里,自己则专门挑着过老的菜以及清汤下饭。

  瑕月将肉丝拨了一半到知春碗里,又挟了青菜给她,不等知春拒绝,便道:“你说过,你要照顾我的,若是因为吃的不好,弄的身子垮了,岂非还要我反过来照顾你。”

  知春急急否认道:“不会的,奴婢身子很好,不会要主子照顾奴婢的。”

  瑕月不由分说地道:“既然是这样,就给我好好的吃,不可以只吃那么一些。”

  知春知道瑕月是心疼自己,点点头,含泪吃着碗中的菜与米饭,冷宫中没有灯烛,一到夜间,只能靠悬挂在夜空中的月亮照明。

  周全派给瑕月的这间偏殿,乃是朝西的,一到了夏天,落日西晒,极为闷热,即便此刻已经入夜了,依然热得让人难受。

  知春抹去额间的汗,道:“主子,奴婢扶您去外头坐一会儿吧,等屋里凉快一些再进来歇息。”

  瑕月也热得难受,随知春来到院中,虽依然有些闷热,但偶尔拂过的夜风到底有那么一丝清凉。

  没坐一会儿,便看到一个身影在不远处又笑又跳了,知春认出是日间所见的那个疯女人,小声道:“主子,您认得她吗?”

  瑕月摇头道:“不认得,不过我听说先帝当年废入冷宫的,除了成太妃踏出冷宫之外,余下的都死了,所以这个人,很可能是康熙朝的嫔妃。”

  知春咂舌道:“这么说来,她在冷宫里最起码被关了十几年?难怪会疯成这样。”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瑕月环视着野草丛生,虫鸣嘶叫的冷宫道:“本宫相信,这里不止她一个疯子。”

  仿佛是为了印证瑕月这句话,破败的宫殿中接连又走出几个身影,借着月光大概可以看到她们的模样打扮,与之前那个疯妇差不多,又脏又疯,其中一个还特别凶,感觉到瑕月的目光,恶狠狠地道:“大胆奴才,看到本宫还不下跪!”

  知春不理会她,哪知她竟走过来指着她们不悦地道:“我叫你们跪下,没听到吗,你们是不是想掌嘴?”

  听得这话,知春又好气又好笑,真的疯得够利害,进了冷宫居然还自称本宫,还要别人给她行礼下跪。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瑕月已是拉着她朝那个女子屈膝,口中道:“奴婢给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瑕月这句话,似乎令那个女子很高兴,板起的脸露出一丝笑意,“总算你们两个还懂规矩,跪安吧。”

  “多谢主子。”待得女子走远后,瑕月方才直起身子,知春在一旁道:“主子,那是个疯妇,你向她行礼做什么?”

  瑕月望着她道:“不向她行礼,顺她的意思,难道你要与她讲道理吗?”

  知春一时语塞,过了一会儿道:“可这样太委屈主子了。”

  瑕月笑笑道:“我说过,进了冷宫就不要再想委屈二字,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若连这点苦都熬不了,那我也不必再想着出去吧。好了,咱们进去吧。”

  知春答应一声,扶她回偏殿,随后道:“主子,您先坐一会儿,奴婢去找些干稻草来。”

  瑕月一脸奇怪地道:“稻草?你找这个做什么?”

  知春笑道:“主子有所不知,奴婢以前家里穷,没钱买被褥,就用干稻草铺床,又暖又软,很是舒服呢!”

  瑕月神色古怪地道:“你莫不是想要铺了睡在地上吧?”待得知春点头后,她挑眉笑道:“知春,你忘了这里是哪里吗?紫禁城啊,哪怕是在这冷宫之中,也不会有稻草,因为这种东西,根本不会出现在紫禁城范围中。”

  知春一怔,待得回过味来后,自己也觉得很可笑,摇头道:“若不是主子提醒,奴婢还真给忘了,谁叫这里……一点都不像奴婢待好些年的紫禁城,倒像是身处荒野之地。”

  瑕月拍拍床榻道:“行了,你与我一起睡吧。”

  知春急急摇头道:“不用了,奴婢找几条凳子搭一下就行了,主子您睡吧。”

  瑕月沉下脸道:“我叫你一起睡就一起睡,哪里来这么许多话,是不是非得要我生气才行?”

  知春见推辞不过,只能答应,蜷缩在床角边,尽量将位置留出来给瑕月,好让她睡得舒服一些。

  瑕月也由得她,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再加上又将偏殿打扫了一番,又累又困,躺下没多久便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瑕月模模糊糊间,仿佛听到一阵古怪的笑声。一开始,她只当自己在做梦,可是笑声一直在耳边回荡,且还越来越清晰,将她从朦胧的睡意中拉了回来。

  瑕月刚一睁开眼睛,便看到一张放大了许多倍,露着森白牙齿与古怪笑意的脸,那张脸靠得很近,几乎快要贴到她的脸上。

  瑕月愣愣看着这一幕,许久才回过神来,尖叫着推开那张脸,连鞋也来不及趿,便跳下床奔了出去。

  知春被瑕月的尖叫声惊醒,睁开眼看到屋子里白天所见的那个疯妇,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她所受的震憾远比瑕月来得小,所以很快便定下神来,趿鞋奔了出去,到了院中,只见瑕月正扶着石桌大口大口的喘气,借着月光可以清晰看到她脸上的恐惧。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