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争执

  “可能是因为在潜邸时,臣妾曾与她争执过几句,她对臣妾有些意见。”说罢,苏氏又急急道:“娘娘,其实这点小事真的不打紧,臣妾在入潜邸之前,也无冰可用,不是一样熬过来了吗?千万别因为臣妾一点小事,而坏了宫中的和气,要不然,臣妾身上的罪过可真是深了。”

  “今日,若不是莺儿与彩绫说起,你还准备瞒本宫到几时?”见苏氏垂头不语,明玉叹了口气,道:“本宫知道你处处与人和善,但和善是一回事,对错又是另一回事,总不能为了彼此和气就逆来顺受。再说,慧妃如今不给你冰,那下次呢?谁知道她会再想什么法子刁难你。”

  苏氏温顺地道:“臣妾没想这么远,只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要阖宫上下安宁,太后与皇上还有娘娘身体安康,臣妾就心满意足了。”

  “若慧妃有你一半的懂事就好了。”明玉感慨了一句后,转头吩咐道:“水月,你待会儿去内务府传本宫懿旨,翊坤宫该送多少冰就送多少,不许以任何原因苛扣。另外,慧妃那边……”明玉犹豫了一下道:“你也去一趟,就说这样的事,本宫不想再听到,否则本宫会慎重考虑,是否还让她继续协理六宫。”

  水月低头道:“奴婢知道了,待主子用过药后,奴婢就去传话。”

  话音刚落,便有宫人端了药进来,明玉喝过后,立刻就着宫人的手含了颗蜜枣在嘴里,不过眉头还是紧紧皱着,许久方才慢慢舒展开来,道:“这药真是苦,一直到现在才算尝出些甜味来。”

  苏氏轻笑道:“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良药苦口,最要紧的是娘娘您身子能够快些好起来。”

  “希望能够快些,否则天天喝这么苦的药,本宫怕是连用膳的胃口都没有了。”说罢,她朝水月摆摆手道:“你快过去吧。”

  在水月退下后,苏氏又陪着明玉说了会儿话,待得她面露疲色后方才离去。

  明玉正想躺下睡一会儿,永琏走了进来,行了一礼后,道:“皇额娘,您找儿臣吗?”

  明玉微一点头,招手将他唤到近前,“告诉皇额娘,你一大早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永琏目光有些闪烁地道:“儿臣就在附近四处走走,没做什么。”

  明玉盯着他的双眼道:“真的没做什么?”

  “真的……”永琏刚说了两个字,明玉便厉声道:“跪下!”

  永琏一愣,道:“皇额娘,怎么了?为什么要让儿臣跪下?”

  明玉胸口不住起伏,愤然道:“怎么了?本宫应该问你才是,你何时学会了在本宫面前撒谎,而且撒得面不改色?说,你究竟做了什么?”

  永琏见瞒不过,只得低头道:“儿臣……出去想要寻找开心,结果发现有人在抓它,就……就把它放走了。”说罢,他又急急道:“皇额娘,不关开心的事,开心不应该死的!”

  明玉激动地道:“若不是那只猫,皇额娘会变成这个样子,会受那么多苦吗?怎么就不关它的事了?”

  永琏在原地踢着脚闷闷道:“儿臣不知道,总之儿臣觉得开心是无辜的,还有……”

  “还有那拉瑕月也是无辜的是不是?”见永琏不出声,明玉又气又怒,道:“所有人证物证皆指向她,而且你皇阿玛也已经将她定罪,为什么你就是这么固执,她给你灌了什么迷汤,让你这么相信她?”

  明玉的话触动了永琏,令他忍不住抬起头大声道:“儿臣不是固执,儿臣只是……只是……”他到底还小,不知道该怎么清楚表述心中的想法,只能道:“总之儿臣相信姨娘,相信开心,他们绝对不会害皇额娘,是皇阿玛误会了。”

  他这番话令明玉气不轻,脱口道:“不许你再叫她姨娘!”

  平常乖巧听话的永琏,在这件事上极为坚持,寸步不让地道:“她就是姨娘,永远都是。”

  明玉万万没想到永琏竟然会与zi顶嘴,气得颤声道:“你……你想气死本宫吗?”

  宫人见形势不对,连忙劝道:“主子,你病情刚有好转,不宜动气,二阿哥还小,容易受人哄骗,您莫要与他置气了。”

  明玉还没说话,永琏已经激动地道:“我虽然小,但我看得很清楚,我死都不相信这件事是姨娘做的,她不会那么对我。”

  “逆子!”明玉气得一掌挥过去,掴得永琏一个踉跄,在掴完后,明玉zi也愣了,呆呆看着zi的手掌,不敢相信zi竟然会打永琏,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动手打过他,想不到今日……竟然破了这个先例!

  永琏也一阵发懵,这是他第一次挨打,而打他的,还一直以来最疼爱他的皇额娘,令他一时难以接受。

  看到永琏小小脸颊上通红的指印,明玉后悔不已,语无伦次地道:“永琏,皇额娘不是故意的,皇额娘只是太生气,一时失手,原谅……原谅皇额娘好不好?”

  永琏捂着脸颊,含泪道:“我不喜欢皇额娘了,不喜欢了!”说罢,他转身往外奔去,明玉无法下地,只能让宫人赶紧跟上去,这样等了许久,看到宫人独自回来,连忙道:“二阿哥,为什么没把他带回来?”

  “回主子的话,二阿哥去了慈宁宫,太后问了奴婢一番后,说是让二阿哥暂时住在慈宁宫,过几天再回来。”

  听闻是这么一回事,明玉也只得做罢,只命已经回来的水月将永琏的衣裳还有平日用惯的东西送过去。

  水月到了那边,并没有看到永琏,一问之下方知,凌若哄他止了哭后,让宫人带他去建福宫花园,看两只刚送来的白孔雀。

  在命宫人将水月带来的东西拿下去后,凌若道:“永琏好端端的,怎么会哭得这么利害,而且脸上又有被掌掴的痕迹,究竟出了什么事?哀家刚才问了几句,可是永琏哭哭啼啼的,哀家也听不清楚。”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