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二十章 恩怨分明

  这场雨一直下了一个时辰,方才慢慢止住,待得雨散云开之后,知春轻舒一口气,笑道:“幸好这被褥只湿了一点点,否则主子晚上可就没法睡了。”

  “湿就湿了,随意凑和一晚就是了,就你不嫌麻烦,搬过来不说,还一直这样抱着,手不累吗?”话虽如此,瑕月眼中却有着遮掩不住的感动。她虽生性凉薄,为了zi连阿玛也可以拿来出卖,却不是铁石心肠,否则也不会爱重弘历,爱护永琏。从知春愿意来冷宫中陪伴她的那一刻起,她就将知春当成亲人看待。

  在瑕月的世界里,别人待她三分不好,她必十分还报;但同样的,若有人待她三分好,她亦会十分还报,恩怨分明。

  知春弯眼笑道:“只要是为了主子,奴婢做什么都不累。”

  “你啊,惯会讨好我。”瑕月没有留意到知春脸颊异常的潮红,一边说着,一边寻了一张还算干爽的椅子道:“把被褥放这里吧,你打点水来把身子擦一擦,然后换身衣裳,免得着凉了。”

  “奴婢mei shi ,最要紧的是趁着如今天光还算亮,先把这里收拾好了,否则天黑下来,可就没法收拾了。”说完这句话,知春拿了麻布擦拭到处都是水的偏殿。

  瑕月见劝不住只得由着她,zi搬把椅子来到殿外,雨后的空气犹为清新,她深吸一口气,闭上吟道:“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此诗既写雨后之景,又有送别之意,无故人……她比王维笔下那人要xing yun,二十余年岁月,不论何时何时,身边都有知心之人,从不曾孤零一人。这样说起来,上天其实待她不薄。

  想到这里,瑕月轻轻笑了起来,周全正好走过来,看到她嘴角的笑意,忍不住道:“你笑什么?”

  瑕月恻目道:“在公公看来,入冷宫之人,皆因为愁眉苦脸,歇斯底里是吗?但在我看来,痛苦是这样过,kuai le亦是这样过,既然如此,何不放开心胸,让zi过得好一些呢?”

  周全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她,正在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一声猫叫,循声望去,只见一只浑身漆黑的猫睁着一双竖瞳站在宫墙上,不是瑕月养的开心又是谁?

  瑕月一喜,连忙招手道:“开心,来,到我这里来。”

  开心“喵呜”一声,当即跃了下来,快跑过来扑到瑕月怀中,后者紧紧抱着它,说不出的亲切,好一会儿瑕月方才松开一些道:“你没有被他们抓到,真好,只是你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开心自然不会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舒服地蜷缩在瑕月怀中,周全皱眉道:“哪里来的野猫,赶紧扔出去。”

  瑕月眸光一冷,脸上却仍是挂着温和的笑容,“公公要扔,尽管去扔就是。”说着,她将开心递了过去,原本一副温驯mo yang 的开心,看到靠近的周全,立刻便得张牙舞爪,嘴里发出“呼呼”的低吼声,吓得周全连忙退出几步,不敢靠近。

  瑕月故作不知地道:“周公公不是说要扔了开心吗,怎么不扔啊?”

  “你!”周全气得说不出话来,但他又不敢伸手去抓开心,只得拂袖离去。

  瑕月微一勾唇,抱着开心转身入内,知春看到开心又惊又喜,接过后道:“开心mei shi 就好了,之前可真是担心死奴婢了,一旦被抓到,它非得丢了小命不可。”

  瑕月笑道:“你没听说过猫有九条命吗,开心哪里会这么容易死。”说到此处,她神色微黯,“不过它来了这里,咱们可没东西喂它。”

  不等知春说话,开心叫了一声,从瑕月怀里跳落,三两下跳到宫墙上,然后不停地叫着,然后跳出去不见踪影。

  瑕月先是一愣,旋即笑了起来,“这个开心,倒是比咱们有本事多了。”

  知春没明白过来,愣愣地道:“主子,什么意思?”

  瑕月抿唇道:“开心是告诉咱们,不用担心它,它zi就会出去找东西呢,只要别被抓到就好。”

  知春明白过来后,也是一阵笑,随即回去继续收拾,终于将天彻底黑下前,将偏殿给收拾干净,不过不管她怎么擦,床榻都有些湿,不过有被褥垫着,勉强还能睡。

  为免陈氏像昨夜一样,突然跑进来,知春拿椅子顶住了殿门方才上床歇息,这一夜很平静,且因为下过雨的缘故,极是凉爽,瑕月睡得极沉,待她睁开眼的时候,微亮的天光透过残破的窗子照进来。

  瑕月坐起身子,发现知春还蜷缩着身子睡在zi脚后,唤道:“知春,天亮了,该起来了。知春?知春?”

  瑕月唤了好几声都没见知春答应,不由得心生奇怪,知春平常睡眠很浅的,这一次怎么睡得这样沉。这般想着,她伸手推了知春几下,后者仍然没有反应,紧紧闭着双目,脸色红得不正常。

  瑕月伸手在她额上探了一下,发现她额头烫得惊人,不,应该说是她全身都烫得惊人。瑕月整个人都慌了起来,连忙扶起知春,不停唤着她的名字。

  在她的一再呼唤下,知春终于缓缓睁开双目,无力地道:“主子,怎么了?天亮了吗?奴婢打水来给您净脸。”

  瑕月急切地道:“还净什么脸,你在发烧啊,一定是昨天淋了雨后没有及时换衣裳,寒气侵体,得立刻请太医来看才行,可是你我现在都被困在这里,怎么去请太医啊!”

  知春摇头道:“奴婢mei shi 的,歇会儿就好了。”

  瑕月一时也没什么办法,只得道:“你先躺下吧,我给你绞水来降温。”

  在扶知春重新躺下后,瑕月端了盆水来,将帕子浸湿后,敷在知春额头上,另外又取了一块帕子,不断沾水擦拭着知春的手心以及脖颈,好让温度尽量降下来。可这样忙活了半个时辰,知春温度不止没有降下来,反而有升高的趋势,知春烧得开始说起胡话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