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四十一章 受责

  苏氏冷声道:“都知道zi该死了,还叫本宫恕罪,简直就是可笑!”

  莺儿知道苏氏真正生气的并不是这个,劝道:“主子息怒,让他们继续在这里驱赶虫子,奴婢扶您先去里面坐一会儿。”

  苏氏皱了皱眉道:“也罢,省得在这里心烦。”

  待扶着苏氏入殿后,莺儿小声道:“主子,您很少发那么大的火,可是在为彩绫的事情生气?”

  苏氏眸光冰冷地道:“彩绫没找到,唐九也不见了踪影,你让本宫怎么不生气。”

  莺儿an wei 道:“不管他们此刻躲在哪里,终归是在这紫禁城里,抓到他们只是早晚的事。奴婢甚至怀疑,他们就躲在阿罗那里,否则阿罗何以要横加阻挠,怎么都不肯让咱们的人进去搜查。”

  “阿罗……”苏氏冷哼一声道:“本宫原是让彩绫盯着她,如今可倒好,她帮着彩绫瞒骗本宫,一个个本事都大得紧。”

  “主子不必担心,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早晚会抓到的。”莺儿话音刚落,苏氏便道:“话是如此,但能早一些解决这件事,还是尽量早一些解决,以免夜长梦多。”

  莺儿点头道:“奴婢明白,奴婢明日一早就带人去御茶房一趟,让阿罗将那两人交出来,只要阿罗还有脑子,就该知道私藏这二人,对她zi有害无益。”

  苏氏想了一会儿道:“你的话她未必肯听,还是本宫亲自一起过去吧,这件事不能再拖了。”

  一夜无眠的结果就是太阳穴两边隐隐作痛,擦了薄荷油后,苏氏方才感觉好些,对莺儿道:“扶本宫过去吧。”

  “是。”莺儿乖巧地答应一声,扶了苏氏往御茶房行走,然还没等跨出宫门,便看到弘历负手走来,惊喜之余,连忙屈膝行礼。

  “免礼。”在示意苏氏起身后,弘历挑眉打量了她一眼道“纯嫔一大早的,这是打算去哪里?”

  苏氏自然不可能将实话说出来,笑道:“臣妾是想去给皇后娘娘请安,没想到皇上这么早会过来。”

  “今儿个朝上没什么事,早早便散朝了。”顿一顿,他道:“昨儿个发生在延禧宫的事,朕都听说了,朕有几句话想要与纯嫔说。”

  一听这话,苏氏一脸惶恐地道:“是臣妾管教无方,令彩绫做出如此胆大妄为的事,彩绫从昨日开始就一直没有回来过,臣妾已经派人四处找寻,找到之后,一定严惩不怠。”

  弘历深深看了她一眼,道:“纯嫔之所以要严惩彩绫,究竟是因为昨天的事,还是因为其他?”

  苏氏心中一跳,小心翼翼地抬头道:“臣妾不明白皇上的意思。”

  “进去再说吧。”这般说着,弘历率先走了进去,苏氏在与莺儿对视了一眼后,亦匆匆跟了进来。

  进殿之后,苏氏正寻思着该如何开口,弘历的声音已是在耳边响起,“纯嫔,朕问你,你为何将彩绫调去殿外侍候?”

  苏氏惊讶地抬头看了弘历一眼,不知他怎么会知道zi对彩绫的安排。

  这一眼,正好被弘历看到,后者凉声道:“怎么了,回答不出了吗?”

  苏氏连忙道:“臣妾将彩绫调到殿外侍候,是因为她做事不够仔细,经常犯错,要莺儿他们为其补救。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偏偏是经常出错,shi zai不宜再留在臣妾身边侍候,所以臣妾才将她调到殿外侍候,臣妾这么做也是为她好。”

  弘历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随即问出一句令苏氏心惊肉跳的话道:“若是这样,你为何要扯断彩绫母亲给她的珠琏?又为何要让她日日劳作到三更半夜?”

  苏氏脸色发白地否认道:“臣妾并未这么做过,皇上是从何处听来?”

  弘历冷声道:“是彩绫亲口告诉朕的,究竟是彩绫在撒谎,还是纯嫔你言语不实?”

  苏氏此刻没心思去思索彩绫是怎么见的弘历,急切地替zi辩解,“没有,臣妾绝对不敢以虚言相欺皇上,倒是彩绫这个丫头,说话做事,一向不尽不实,她的话,shi zai相信不得。”

  弘历眯眸道:“那你告诉朕,为何早不调晚不调,偏偏要在朕见过彩绫之后,你将她调去外殿侍候?”

  苏氏被他问得哑口无言,正寻思着该怎么敷衍时,弘历已是道:“无话可说了是吗?无妨,朕替你说。”

  在苏氏惊愕的目光中,弘历一字一句道:“因为那一日,朕在你面前称赞了彩绫几句,所以你对彩绫起了嫉妒之心,不止扯断她的手链,还处处刁难她。昨日之事,与其说是她的错,倒不如说是你的错。若不是你害她每天劳作到深夜才能shui jue,她怎么会因为累极了而跌倒,又怎么会令事情变成那个样子。事后,你不顾彩绫的哀求,非要重治彩绫的罪。你扪心自问,究竟是为了什么?”说到此处,他不无失望地道:“朕之前一直觉得你谦恭温和,虽出身不高,却颇识大体,也有容人之量,没想到,根本就不是这样,真是错看了你,你比任何人都要善妒。”

  苏氏忍着心中巨大的慌意,摇头道:“不是,皇上,不是这样的,是彩绫胡说,臣妾没有这么做过,臣妾……”

  弘历用力一拍扶手,疾颜厉色地道:“够了,朕不想再听你满口谎言。”

  “臣妾没有,彩绫才是满口谎言,诬蔑臣妾。”苏氏抚着胸口,一脸哀然地道:“臣妾伴驾多年,从不曾对皇上说过一句谎言,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可是皇上却宁愿相信一个宫女,也不肯相信臣妾的话。”

  弘历冷笑道:“要朕相信你,可以,你给朕一个解释,为何朕前脚刚说,你后脚就扯断了珠琏,贬斥了彩绫,不要与朕说什么凑巧,朕不相信。”

  苏氏知道此刻再说什么都对zi不利,所以干脆跪下垂泪道:“皇上心里已经认定臣妾是因嫉妒才将彩绫贬去殿外侍候的,不管臣妾再说什么,皇上都不会相信。罢了罢了,皇上尽管治罪就是,臣妾无话可说。”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