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五十七章 发梳

  彩绫微一点头,扶着阿罗的手走了进去,进到殿中,她屈膝朝坐在御案后的弘历行礼,后者笑一笑,招手道:“来,到朕身边来。”

  待得彩绫上前后,他指着写在纸上的一行字,道:“这些字可都认得?”

  纸上那些字并不复杂,彩绫都曾学过,念道:“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随后,她道:“皇上,臣妾有没有念错?”

  弘历笑道:“你念得很对,一个都没错,朕记得有些字朕不曾教过你,是你zi学的吗?”

  “是啊,臣妾在闲来无事,便会习字识文,皇上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臣妾又怎敢丢皇上的脸,不过这句话臣妾虽认得,却不太懂它的意思,皇上能否为臣妾解释一二?”

  弘历自然答应,道:“这句话出自,是说聪明人喜爱水,有仁德者喜欢山,聪明人活动,仁德者沉静,聪明人kuai le,有仁德者长寿。”

  彩绫笑道:“臣妾怎么觉得这句话就是在说皇上呢?”

  “何出此言?”面对弘历的询问,彩绫道:“皇上一向喜欢山水,善于骑射,又有治国之才,不就是上面所写的聪明人与仁德者吗?”她一边说着一边手探到弘历身后,悄悄解着他辫子上的明黄发绳。

  弘历并未察觉彩绫这个动作,笑言道:“朕也希望可以做一个聪明与仁德之君。”

  “臣妾虽不懂许多,但皇上每日上朝,勤于政事,早就是一位聪明与仁德并重的君主。”彩绫解了许久都没有解开弘历辫尾的发绳,又不敢动作过大,急着手心冒汗,气息亦有微微的不稳。

  弘历发现她这个异常,恻目道:“怎么了,为何呼吸突然急促进来?”

  彩绫不自在地道:“没什么,许是因为这里地龙烧得太热,臣妾觉得有些闷。”这个时候,弘历的发绳终于被解开,掉在椅后。彩绫暗松了一口气,随即故作无意地道:“咦,皇上的发绳怎么掉下了?”

  弘历回头一看,果见明黄色的发绳掉落在椅后,不在意地道:“定是早上小五没绑仔细,所以这会儿掉了。”

  站在殿下的小五听到这句话,连忙道:“奴才冤枉,奴才早上明明绑得极牢,不知为何现在又会松开。”

  彩绫捡起发绳,玩笑道:“不知臣妾是否有荣幸为皇上梳发?”

  “你这丫头,说话越来越古灵精怪了。”弘历笑斥了一句后,命四喜去将梳子拿来,让彩绫替zi梳发。

  彩绫紧紧握着发梳,自上而下慢慢梳落,待梳至发尾时,开口道:“皇上,您发尾处的头发有些开岔了呢。臣妾上次听唐九说起,有一种梳子,梳齿中空,可以放入护养头发的东西,在梳发时,随梳齿沾在头发上,效果很是不错。”

  弘历讶然道:“梳齿中空?竟有这样的梳子?”

  彩绫尽量用一种不经意的语气道:“是啊,臣妾听到的时候,也觉得很奇怪,不过唐九说他亲眼见过,纯嫔娘娘还将梳子送给了那拉氏呢。臣妾知道后,觉得很是不错,便想问纯嫔娘娘讨要一把,哪知纯嫔娘娘却说从来没见过那样的梳子,真是奇怪。”

  弘历眉头一皱,道:“是否唐九胡说?”

  “臣妾当时也这么想,所以回去后又仔细问了唐九,他说zi千真万确看到了,没有一句慌言,真是好奇怪。”

  在彩绫说完这句话后,养心殿便静了下来,弘历一言不发地坐在椅中,这样的寂静令彩绫忐忑不安,猜不透弘历心里在想什么。

  待得彩绫替他绑好发绳,弘历从其手中接过发梳,手指轻轻拨弄着一根根梳齿,眸光微抬,落在一直安静站在一边的阿罗,“你以前是侍候那拉氏的,她可曾收到过纯嫔所赠的梳子?”

  “回皇上的话,纯嫔确实送过那拉氏一柄梳子,当时奴婢也在,但纯嫔并不曾提过梳齿中空的事,那拉氏一直当成一把普通的梳齿在用。”

  弘历神色微变,迫视着阿罗道:“纯嫔果真一字未提?”

  阿罗抬头,坦然迎向他的目光,肯定地道:“是,奴婢记得很清楚,一字未提。”

  彩绫故作奇怪地道:“这就奇怪了,既然这把梳子如此特别,纯嫔送去时,怎么也不提一句呢?”

  弘历没有理会她,续问道:“那拉氏使用之时,就未曾发现梳齿是中空的吗?”

  阿罗想了想道:“平常都是奴婢在替那拉氏梳发,并未发现梳中空,再说,那把梳子那拉氏用不惯,所以一般都放在妆匣中,很少使用。”

  彩绫试探地道:“皇上,您这样问,可是有什么问题?”

  弘历自沉思中回过神来,摆手道:“没什么,朕只是觉得有些好奇,所以随口问问罢了,不过想来,应该是纯嫔一时忘提了。”

  这个回答与彩绫预想的答案完全不同,原本依着猜测,弘历应该追问下去,然后传唐九来问话才是,怎么轻描淡写的就过去了,难道他对苏氏就没有一丝怀疑吗?不,不应该这样。

  想到这里,彩绫忍不住道:“皇上……”

  “皇上说得是,奴婢也觉得纯嫔娘娘是一时忘提。”开口打断彩绫言语的,正是阿罗,她也很紧张弘历的反应,但她比彩绫沉得住气,知道言尽于此,不宜再多说,至少此刻是这样。所以在发现彩绫想要说话的时候,赶紧出言阻止,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弘历对于阿罗的突然插话,颇有些不满,冷冷扫了她一眼后,对彩绫道:“你刚才想与朕说什么?”

  被阿罗这么一打断,彩绫冷静了一些,有些不自在地笑道:“被阿罗这么一打断,臣妾也忘了zi要说什么。”

  弘历微一点头,道:“朕突然想起还有一些事未曾处理,你先回去吧,朕明儿个再传你。”

  彩绫愕然望着弘历,弘历既传她来此,该是让她侍寝才对,怎么才说几句话就让她回去了,难不成是她刚才说错了什么,惹弘历不高兴?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