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复妃位

  齐宽亦在一旁道:“是啊,真是神奇,奴才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清楚的镜子。”

  瑕月含笑点头道:“这西洋的东西,确实很有趣。”

  正说话间,宫人快步走进来道:“主子,喜公公带着皇上的圣旨来了,请您立刻去正殿接旨。”

  瑕月连忙让知春扶zi去正殿,此时来旨,必与zi的位份有关,从昨夜弘历表现出来的内疚来看,弘历绝不会仅仅复zi娴妃之位,应该会给予zi更高的位份,以补偿zi在冷宫中所受的苦。

  待得瑕月跪下之后,四喜展开圣旨肃声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谋害皇后之事,朕已经查清,为苏氏所为,与那拉氏无关,自今日起,复那拉氏娴妃之位,居延禧宫,赏双倍俸例,钦此!”

  “臣妾领旨谢恩。”瑕月自四喜手中接过圣旨,客气地道:“劳喜公公专程来此传旨,真是过意不去。”

  “娘娘客气了,奴才要恭喜娘娘终于可以洗刷冤枉,恢复清白之身。”四喜笑着拱一拱手,随后接过小五手中的托盘,道:“这是娘娘的金册与金印,原物奉还,请娘娘验看。”

  在知春接过托盘后,四喜道:“若娘娘没有别的吩咐,奴才这就回去向皇上覆命了。”

  瑕月颔首道:“公公慢走。”

  待得四喜走后,瑕月展开手中的圣旨,仔细看着,果然仅仅只是复zi娴妃之位,未有提及册封zi为贵妃一事,难道是zi料错了?真是奇怪。

  知春看了一眼,不满地道:“主子在冷宫受了这么久的苦,皇上仅仅只是复位赏双倍奉例,shi zai有些说不过去。”

  齐宽亦忍不住叹息道:“是啊,奴才以为皇上至少会封主子为贵妃呢。”

  瑕月命宫人将圣旨拿下去供起来,随后道:“圣旨已下,这些话往后不要再提了,否则让人听去了,难免又要多话语。”

  齐宽应声道:“奴才知道,奴才只是……”

  瑕月打断他的话道:“本宫知道你想说什么,不过这世上,又岂能事事皆趁心如意,终归是有些意外。好比苏氏,本宫以为这一次必能要了她的性命,事实上,皇上也确实下旨赐死了,可偏偏她这个时候腹中多了一块肉,保她性命。”

  一说到这个,知春气愤地道:“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居然让苏氏这样的人,一再怀孕。”

  瑕月冷声道:“这个shi dao 本来就不公平,想要公平,只能靠zi去争取。”

  在片刻的静寂后,齐宽道:“主子,奴才有一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瑕月和颜道:“你与知春皆是与本宫共过患难的,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了。”

  齐宽低头道:“以苏氏的心计,她一定会想办法利用腹中的孩子保住性命,甚至再次复起,所以,若想断她将来之路,就不能让她生下腹中的孩子。”不等瑕月说话,他又道:“奴才知道这种事有伤阴德,可一旦让苏氏复起,她必定会想尽办法bao主子。”

  “本宫知道,这件事,本宫会考虑的。”顿一顿,她道:“走吧,陪本宫去养心殿,皇上复了本宫的位份,怎么着本宫也要去谢恩。”

  然到了养心殿,却得知弘历并不在,至于他去了哪里,也没宫人知道。

  齐宽轻声道:“主子,既然皇上不在,奴才扶您回去吧。”

  瑕月点点头,在走到一半时,忽地感到颊边一凉,抬头望去,只见渐黑的天空中飘下片片雪花,如柳絮飞舞,瑕月抬手接住飘落的雪花,轻声道:“下雪了呢!”

  齐宽在一旁道:“是啊,算上这一场,这个冬天已经下了六场雪了。”

  瑕月看着不断落在掌中,又不断化去的雪花,轻声道:“是啊,本宫在冷宫里看了五场雪,每次下雪对本宫来说,都是一场煎熬,有时候哆嗦着睡着时,本宫都会在想,会不会这一睡下去,就再也醒不来了。幸好,本宫运气还算不错,每次都可以醒来。”

  齐宽感慨道:“冷宫那段岁月,估计奴才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瑕月喃喃道:“应该说想忘都忘不掉,冷宫……还真是冷。”在她说完这句话后,雪突然停了,不,不是雪停了,而是有人执伞为她撑住了漫天飞舞的雪花。

  瑕月回过身来,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皇上?”

  看到她目瞪口呆的样子,一下午都没有展过颜的弘历竟然露出了一个笑容,“怎么了,不想看到朕吗?”

  瑕月回过神来,连忙道:“不是,臣妾只是很意外,刚才臣妾去养心殿,他们说皇上不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皇上。”

  “朕有些烦闷便出去走走,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你站在这里。”弘历一边说着一边握住瑕月的手,手掌刚一接触,他便皱起了眉,“怎么这么冰,是否穿的太少了?朕立刻就下旨让内务府给你多做几件冬衣。”

  面对弘历的关心,瑕月微笑道:“多谢皇上,臣妾穿的很暖和,一点都不冷,而且延禧宫也有许多冬衣,根本完不穿。”

  弘历点点头,拉了瑕月来到养心殿,在她手暖和了之后方才松开,沉声道:“朕刚才听你与齐宽说起冷宫之事,虽然冷宫不能烧炭取暖,但衣裳多穿一些,应该也可以熬过,为何你会觉得睡下之后就醒不过来?”

  瑕月淡淡一笑道:“皇上觉得臣妾在冷宫中能有多少衣裳?当时喜公公只拿了一件单衣给臣妾,后来还是负责看守冷宫的周全看臣妾可怜,拿了一些衣裳给臣妾与知春穿,才不至于冻死。那个时候,臣妾最怕的就是下雪,因为真的很冷很冷,就算是待在屋中,也会有风雪从缝隙破洞之中吹进来。”

  弘历沉默许久,方才干涩地挤出一句话来,“朕不知道是这样。”

  “臣妾知道,所以臣妾从来没有怪过皇上。其实不管当时多苦多难,都已经熬过来了,与其将它当成一种痛苦的回忆,臣妾更愿意将它当成一种磨练。”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