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七十六章 知悉因果

  刚一踏进延禧宫的宫门,一团黑影便扑向永琏怀里,后者下意识地抱住,在看清怀中的东西时,永琏立刻咧嘴笑了起来,“开心,原来是你,吓了我一大跳呢,看到我这么高兴吗?”

  开心在永琏怀里舒服地蹭着,齐宽见状,笑道:“开心这几天一直无精打采的,也不爱吃东西,奴才之前还在想是不是生病了,原来是想二阿哥了。”

  永琏笑道:“之前一直是我在喂开心吃东西,齐宽,你去kan kan小厨房里有没有开心爱吃的东西,拿过来我喂它吃。”

  齐宽朝瑕月看去,后者笑笑道:“照二阿哥的话去做吧。”

  在齐宽离去后没多久,知春取了药膏过来,永琏将开心放在地上,然后拿过药膏道:“我替姨娘涂吧。”

  永琏一边说着一边挑了一些淡绿药的药膏在指尖,然后轻轻抹在瑕月破了皮的地方,待得两只手都擦好后,道:“姨娘,您感觉怎么样了,还疼吗?”

  瑕月摇摇头,道:“本宫mei shi 了,永琏,现在可以告诉本宫刚才为何要那样做了吗?还是说,你根本不愿见本宫?”

  永琏连忙摇头道:“不是这样的,我很想姨娘,一直都很想,每天都盼着可以见到姨娘。”

  “既是这样,刚才为何那个样子?”面对瑕月的询问,永琏不说话,只低头用力绞着zi手指,瑕月缓缓握住他的手柔声道:“任何事都可以与姨娘说,不用担心什么,除非……你已经不承认我是你姨娘。”

  “姨娘永远是永琏的姨娘,这一辈子都是。”永琏抬起头来,激动地说着,在其话音落下后,瑕月道:“既是这样,就告诉姨娘实话。”

  迎着她的目光,永琏终于点头,道:“不是永琏不想见姨娘,而是皇阿玛说,让永琏这段时间暂时不要见姨娘。”

  瑕月一怔,随后道:“你皇阿玛为何要这样吩咐?”

  永琏犹豫很长时间,方才道:“那天我看到皇阿玛与皇额娘争执了几句,然后皇阿玛就出来吩咐了这句话。”

  “争执什么?”面对瑕月的询问,永琏神色不自在地别过头道:“我……我没听清楚,姨娘不要问了。”

  瑕月见他说的吞吞吐吐,心知他必是有事瞒着zi,追问道:“你听清楚了是不是?为什么不告诉姨娘?”

  永琏毕竟是一个孩子,被她这么一说,顿时不知所措起来,绞着衣角道:“我……我不是不告诉姨娘,是怕姨娘不高兴。”

  “你不与姨娘说真话,才真是让姨娘不高兴。”在瑕月的一再言语下,永琏终于如实道:“我听到皇阿玛说要封姨娘为贵妃,但皇额娘不答应,觉得姨娘对我好,是别有目的,所以就争执了起来。”

  听到这里,瑕月终于知道事情为何未如zi预料的那般发展,弘历明明对zi那么愧疚,却仅仅只是复zi妃位,未曾册为贵妃,原来原因在明玉身上。

  同样的,她也明白了为何出了冷宫之后,明玉对zi的态度如此冷淡,原来是这个心思在作祟。

  永琏见瑕月一直不曾说话,紧张地道:“姨娘,皇额娘只是一时心情不好,所以才会那样说,您不要生她的气好不好?”

  瑕月回过神来,微笑道:“姨娘没有生气呢,妃也好,贵妃也好,都是一样的,最要紧的是洗刷了冤屈,你说是不是?”待得永琏点头后,她又道:“既然你皇阿玛说了让你暂时不要来见本宫,怎么又悄悄跟了出来?”

  永琏轻声道:“我做完功课出来,刚好看到姨娘离开,心下shi zai挂念,就悄悄跟了出来,想着远远看一会儿就好了,哪知被姨娘发现了。”

  瑕月轻刮着他的鼻子道:“你记起你皇阿玛的话,所以转身就想走是不是?”

  永琏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嗯,不过我没想到姨娘会追来,还摔倒了。”

  “若不是这样,你也不能坐在这里陪本宫说话。”说话间,齐宽拿了几条煎鱼上来,永琏拿在手里,亲自喂着开心,后者一改前几日不甚感兴趣的样子,将那几条煎鱼吃得一干二净。

  永琏又与开心玩了一阵后,方才依依不舍地道:“姨娘,我该回去了,不然让皇额娘知道我来了这里,她会不高兴的。”

  瑕月颔首道:“本宫明白,让齐宽送你回去,快走吧。”

  永珲转身走了几步,忽地又奔回来,扑进瑕月的怀里,哽咽道:“姨娘,我舍不得您。”

  瑕月被他说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连忙道:“傻孩子,等过一阵子,你皇额娘不再误会了,你就可以过来,有什么好舍不得的,乖,不要这样了。”

  永琏点点头,抹去不知什么时候掉下来的眼泪,随齐宽离开了延禧宫,在他们离去后,知春拧眉道:“皇后娘娘好生奇怪,怎么会觉得主子有意拨挑二阿哥与她之间的关系?这根本就是莫须有的事情。”

  瑕月轻抚着脸颊,凉声道:“宫里头莫须有的事情还少吗?皇后耳根子软,自是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再加上之前二阿哥那样帮着本宫说话,自然就更加信以为真了。”

  知春神色一凛,道:“主子是说有人蓄意挑拨,想要皇后娘娘与您翻脸?糟了,皇后娘娘相信那些话,不再信任主子,势必会对主子不利。”

  “信任?”瑕月冷笑道:“她信的从来都只是弱者,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若别人瞧起来比本宫弱,她就会转而去信别人,就像慧妃小产那次一样。这样的信任,本宫不要也罢。”

  “话虽如此,可皇上一向爱重皇后娘娘,这次就是因为皇后娘娘的话,皇上才收回了册封贵妃的旨意,下次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瑕月眼眸微眯,道:“皇上是爱重皇后不错,但这次皇后如此违逆圣意,皇上心中必有所介怀,否则永琏刚才也不会提到‘争论’二字了。”顿一顿,她又道:“虽说皇后乃是六宫之首,但真正掌握本宫命运的是皇上,只要本宫可以牢牢抓住皇上的信任,皇后与其他人再怎样都不能伤及本宫。”

  “奴婢明白,不过奴婢一想到因为皇后娘娘之故,主子未能被册为贵妃,便觉得甚是可惜。”

  瑕月起身走到窗前,打开窗子看着外头细细的雪花,轻笑道:“没什么好可惜的,皇上的信任与怜惜,远比虚名重千倍万倍,那才是本宫在后宫之中站稳脚跟的根本,也是……本宫此次冷宫之行,最大的收获。”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