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得赦

  彩绫亦盯着阿罗的双臂,眸中尽是不敢置信之色,她确实打过阿罗,但也就今儿个从延禧宫回去后的掌掴罢了,阿罗臂上的淤肿她根本不知道。待得回过神来后,彩绫激动地道:“皇上,臣妾没有打过她,这些伤是假的,根本就是假的。”

  阿罗泣声道:“皇上,不止是奴婢,碧琳馆的其他宫人也或多或少受过绫常的责骂与惩罚。”

  在阿罗说出这句话后,彩绫整个人都感觉不好,她自成被封为常在后,阿罗就常与她说,待宫人不可客气,一旦做错了事,就得严加惩治,如此,他们才会服你敬你畏你。

  她当时深以为然,所以待宫人颇为严刻,好几个都曾挨过打,至于责骂更是常有的事,可现在,这一切都成了要命的事。

  弘历脸色比之刚才更加阴沉,简直像是随时会滴下水来一般,寒声道:“彩绫,可要朕派人去传碧琳馆的宫人来问话?”

  彩绫不敢看他的眼睛,硬着头皮道:“臣妾确实罚过几个犯错的宫人,但那是阿罗怂恿臣妾这么做的,并非臣妾本意。不过阿罗身上的伤真不是臣妾所为,这些伤……一定是假的,皇上若是不信,可以传太医来看看。”

  瑕月从阿罗臂上收回目光,冷声道:“绫常在的话真是有趣,什么都是阿罗,究竟你是常在,还是阿罗是常在?还有,若你什么事都听阿罗的,她身上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伤。”

  彩绫一时词穷,半天才挤出一句来,“这些伤是假的,一定是假的,皇上,臣妾要求请太医来验。”

  弘历沉默片刻,道:“去请太医。”

  四喜悄无声息的退下,时间在凝重的气氛与无言的压抑中一点一滴的流逝,当殿门再次被推开时,殿内众人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随四喜前来的是宋子华,他在明白唤自己来此的用意后,上前为阿罗检查伤势,在这个过程中,最紧张的莫过于彩绫,只要证明阿罗的伤势是假的,那么阿罗之前的话皆会被推翻,她就会平安无事。

  她迫不及待地道:“宋太医,怎么样?这伤是不是假的?”

  宋子华松开阿罗的手,道:“回绫常在的话,微臣检验过阿罗姑娘臂上的伤痕,从其皮肤肌里的变化来看,应该都是真的。”

  这句话犹如一记闷棒,狠狠砸在彩绫的头上,令她一阵发晕,旋即尖叫道:“不可能,我根本没打过她,怎么可能会有伤痕,一定是你验错了,重新验,立刻给我重新验!”

  宋子华还未说话,弘历已是狠狠一掌拍在御案上,“你胡闹够了没有?”

  彩绫整个人都跟着他那一掌跳了一下,紧接着慌声道:“臣妾不是胡闹,臣妾从来就没有打过阿罗,她这些伤一定有问题,又或者是她跟宋太医串通。”

  宋子华先是一愣,旋即正色道:“绫常在,微臣刚才所言并无半句虚假,您若不相信,可以请其他太医来验。”

  彩绫还未开口,弘历已是道:“宋子华,此事与你无关,你且退到一边。”

  待得宋子华退开后,弘历冷笑道:“你说你从来没有打过阿罗?可朕刚才明明看到你掴了阿罗一巴掌,难不成是朕眼睛花了?”

  “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彩绫急切的想要解释,但弘历已经不给她这个机会了,漠然道:“你要请太医验,朕已经依你了,如今验出来之后,你又说他们串通,彩绫,还真是什么话都让你说了。”

  “臣妾不是,不是这样的,是他们合谋,他们要害臣妾。”彩绫越急着想要解释,就越解释不清,到后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够了,事实俱在,你无需再解释了。”弘历神色冷厉地盯着她道:“你本是宫女出身,当知道宫女之苦,可你做了主子之后,不止没有体谅他们,反而肆意折磨,将阿罗折磨的遍体鳞伤。”

  彩绫急得快哭了,膝行几步,道:“皇上,臣妾真是冤枉的,臣妾没做过。”

  弘历冷声道:“冤枉,呵,彩绫,你说这两个字的时候,不觉得可笑吗?朕之前见你虽是宫女,但谦恭有礼,所以赐你这份格外的恩宠。却原来,一切皆是你装出来的,彩绫,所有一切皆是你装出来骗朕的!”

  “没有,臣妾没有骗您,臣妾……”彩绫话音未落,便被弘历一叠甩在脸上的奏折打断。

  “永定河水患,百姓流离失所;台湾旱灾,百姓无水可用,都急等救灾;每过一刻,可能就有一个无辜的百姓死去。而朕现在却要因为你,因为你的私心,因为你的无事生非,而误了批复折子,误了救灾的时辰,你……该死!”

  最后两个字吓得彩绫魂飞魄散,几乎瘫软在地,好一会儿方才战战兢兢地道:“与臣妾无关,臣妾是被冤枉的!”

  弘历厉喝道:“还在满嘴胡言!若说娴妃是冤枉你,那阿罗呢,小五呢,宋太医呢,一个个都冤枉你吗?”

  他今日传瑕月来,原是想就永定河水灾以及台湾旱灾赈银紧缺一事,百官对于此事皆是一筹莫展,烦闷之下,便想着寻瑕月来问问,虽说后宫不得干政,但瑕月一向足智多谋,心思精巧,与她说话,总能在不经意间贯通思绪。最要紧的是,她与前朝没有什么牵连,询问一下并无大碍,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彩绫被吓坏了,只是不停地重复着冤枉二字,可惜,能够做主一切的那位帝王并不相信她的话。确切来说,一个字都不信。

  弘历面无表情地道:“常在辛氏,本为一介宫女,得蒙圣恩晋为常在,本应感念君恩,谨守本份。然辛氏却苛责宫人,更以下犯上,对娴妃不敬,罪无可恕,着即废去常在之位,贬去辛者库为奴,此生……老死辛者库,不得赦!”

  面对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彩绫惊惶欲死,慌张爬到御案前,涕泪俱下地道:“皇上,臣妾真是冤枉的,所有一切皆是娴妃设的诡计,是她害臣妾,皇上,您千万不要受她的蒙骗。”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