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零九章 揭穿

  弘历仔细听着凌若的话,不得不承认她言之有理,但疑惑随之而来,“可若不是娴妃,又会是谁?”

  “是谁?”凌若唇角微弯,勾起一抹幽冷的笑容,“皇帝真的猜不到吗?”

  她这句话,令弘历心中一颤,下意识地避开凌若的目光,低声道:“是,儿臣确实猜不到。”

  凌若走到他身前,凝声道:“你是哀家生的,母子连心,你的心思可以瞒过天下人,却瞒不过哀家,你猜到了,只是不敢去想,不敢去思,你害怕你的猜测会成为事实;你……”她突然加重了语气,一字一句道:“害怕明玉会成为那个真凶。”

  “不!”弘历神色激动地道:“不会是明玉,她一向善良,连蝼蚁性命都不忍伤,怎么会这么做,一定不会是明玉,不会是她。”

  凌若迫视着他道:“那你告诉哀家,除却明玉之外,还有谁可以瞒过所有人,在绣图中放入天花脓夜。”

  弘历心绪烦乱地道:“儿臣不知道,总之不可能是明玉,她不会做这样的事,这当中,一定还有未查清楚的事。又或者……娴妃就是一路展着绣图送过去的。”

  凌若沉沉叹了口气,道:“哀家知道要你接受这个事实很困难,但事实就是事实,不会因为你不接受就改变。”

  弘历用力揉着额头道:“不是儿臣不接受,而是儿臣清楚皇后的为人,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害人的事情来。”

  凌若沉默片刻,道:“皇后心善,但同时耳根子软,容易受人挑拨,当年娴妃之事,就是如此,或许……这一次她也是受人挑拨。”说到此处,她眸光微闪,道:“皇帝刚才可曾留意到慧妃,她似乎比皇后还急着定娴妃的罪。”

  弘历一怔,道:“皇额娘是说,此事与慧妃有关?”

  凌若冷声道:“有关无关,将皇后传进来一问不就知道了吗?”

  弘历点头,走到殿门处,命人传召明玉入殿,当旨意传到忐忑不安的明玉耳中时,后者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站在她旁边的高氏低声道:“娘娘不必担心,您只需将实话告诉皇额娘与皇上就行了。”

  明玉点点头,跨过及膝的门槛进到殿中,待得殿门关起后,凌若道:“皇后,哀家问起,昨晨娴妃送绣图过来的时候,是展开还是叠起?”

  她的话令明玉甚是意外,思索片刻后,道:“回皇额娘的话,儿臣记得应该是叠起的。”

  凌若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道:“那依皇后所见,这件事是娴妃所为,是她想要害你吗?”

  明玉低头道:“儿臣与娴妃亲如姐妹,儿臣实在不相信她会这样对待儿臣,但眼下,除了娴妃之外,儿臣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

  “你刚才说绣图是叠起送来的,若是这样,天花脓液,一定会因为交叠而染得绣图四处皆是,可哀家刚才看过,那些痕迹仅限于黑色绣线之处,未曾沾染别处。依此推断,绣图在沾染天花脓液之后,就不曾再合起,这个你又如何解释?”

  明玉本就不是一个擅长说谎之人,如今被凌若这么一问,顿时慌了起来,道:“这个……皇额娘该问娴妃才是,儿臣哪里能够知道;又或者是儿臣记错了,绣图当时不曾叠起。”

  凌若盯着她道:“你若不知情,为何神色慌张?还不停地绞手指?”

  明玉连忙将双手背在身后,随即结结巴巴地道:“儿臣没有,儿臣……没有慌张。”

  她的否认,只能让人觉得她更可疑,弘历走到她身前,声音发冷地道:“皇后,你与朕说实话,天花究竟出自何人之手?”

  明玉匆匆看了他一眼,便又立刻低下了头,慌声道:“是娴妃,是她想要利用合绣百鹤图一事谋害臣妾。”

  凌若对此未置一词,转而道:“哀家听水月说过,每次慧妃来坤宁宫,你都会将她遣出去,这又是为何?”

  明玉紧张地道:“皇额娘误会了,儿臣并没有刻意遣水月出去,只是当时正好有事罢了。”

  凌若面色一沉,道:“一次两次或许是凑巧,但每次都是这样,你觉得哀家会相信吗?皇后,你何时也变得满口胡言?”

  面对她的质问,明玉双腿一软,跪下道:“儿臣没有胡言,儿臣没有。”

  她的声音虚浮无力,就是寻常人听着都会觉得有问题,更不要说凌若与弘历二人,后者缓缓蹲在明玉身前,寒声道:“你骗朕,你在撒谎,你在撒谎!”

  明玉连连摇头道:“臣妾没有,皇上,您相信臣妾,臣妾没有撒谎,真的没有。”

  弘历痛声道:“你之前说绣图是叠起来了,后来听皇额娘问起之后,又说可能是记错了,答话之时神色慌张,目光躲闪,你让朕如何相信你?”

  他的怀疑令明玉害怕到了极点,那种笼罩在心头的恐惧甚至令她无法说出话来,只能不住摇头,希望弘历可以相信自己,但疑色,始终盘踞在弘历眼底,挥之不去。

  接下来,凌若所说的话,更是差点将她紧绷的神经压断了,“皇后,天花是不是你自己下在绣图之中,借此嫁祸娴妃?”

  “不是!不是!”明玉尖锐地否认着,随即用力抓住弘历的手,慌声道:“皇上,臣妾什么都没有做过,不关臣妾的事,您清楚臣妾的为人,臣妾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弘历神色犹豫地看着明玉,许久,他抬头道:“皇额娘,不会是明玉的,她不会做这样的事。”

  未等明玉松一口气,凌若便道:“皇上,你真相信她没有做这种事吗?还是说,是你希望她没有做?”

  弘历沉默未语,凌若将目光转向明玉,后者赶紧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皇后,你的性子哀家很清楚,你一旦对人有了什么看法,轻易不会改变。自从猫毛过敏一事后,你就对娴妃有了意见,哪怕事后证明并非她所为,你依旧不喜娴妃。”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