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一十九章 十年

  凌若颔首道:“先帝还在时,哀家曾来过一趟清凉寺。免费小说门户那个时候,有一个老僧守在菩提树下,每天捡从树上掉落的叶子,就像现在这样。”

  瑕月不解地道:“为什么要捡菩提叶?”

  凌若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一天,听垂垂老矣的老僧讲他的过去,“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轮回,他守在菩提树下,捡起每一片菩提叶,足足六十年,只为在冥冥之中等见他的轮回。”

  “那他等到了吗?”面对瑕月的询问,凌若点头道:“他等到了,六十年的等待,让他最终遇见了轮回;哀家希望自己也能有这个幸运,能够遇见哀家祈盼的轮回。”

  瑕月知道,她所谓的轮回是指胤禛,当下道:“儿臣相信,皇额娘一定可以得偿所愿。”

  凌若未再说什么,只是往后的每一日,都会来此捡菩提叶,而且绝对不假于他人之手,哪怕有一次得了风寒,手脚无力,也坚持着亲手捡起。

  瑕月每天都默然看着相同一幕,然心里却是一天比一天茫然,凌若的坚持是因为她与先帝的生死相许的情意,所以哪怕先帝走了,她也依然念念不忘,盼着能够见到轮回,能够在百年之后,与先帝再续情缘。

  那她呢,她日复一日的活着是为了什么,在天花一事之前,她以为自己就算没有亲人,至少也还有弘历;就算自己在弘历心中远不及明玉,至少也能占据一席之地。

  但原来不是啊,她在弘历心中,根本一丝地位也没有,所有的柔情蜜语,皆如泡沫虚影,经不起考验。

  弘历说她心肠歹毒不择手段,但弘历从来没有想过,若她没有这点心肠与手段,根本活不到现在。她所做的一切,不是想要害什么人,只是想要自保,想要除去有害她之心的人罢了,这一切并不过份。

  至于弘历说她对不起明玉,是,明玉是曾对她好,可也曾怀疑过她,说到底,明玉只是同情弱者,然后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去维护,根本算不得真心,否则也不会受高氏挑拨,意图害她。

  天花一事,明玉才是大错之人,可弘历却一味的怪她,每每想起当日,就感觉一阵阵心寒。

  惘然回首,除了阿罗他们几个,这世间竟再没一个真心待她之人,而她的真心,在弘历眼中,根本什么都不是,弘历也从不稀罕。

  然,看得再明白再清楚,依然无法扼制对弘历的思念之情,自来了这五台山后,经常会想起彼此美好的日子,哪怕只是虚幻的美好,也让她无可自拔的沉浸其中。

  瑕月想得出了神,连身边多了个人也不知道,直至身上多了一件披风,方才回过神来,抬头道:“何时过来的?”

  “有一会了,见主子在想事情,便没有打扰,如今天气渐寒,此处又是山上,寒意更重,得多穿些衣裳。”

  瑕月笑笑道:“本宫没事,对了,去拿纸笔过来吧。”

  听得这话,阿罗却是叹了口气,“主子,您是不是又在想皇上了?”

  瑕月笑容一滞,缓声道:“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

  阿罗蹲在她身前,道:“恕奴婢直言,皇上根本不值得主子您想,您又皇上付出了那么多,皇上又为您付出过什么?什么都没有,皇上只会伤害您。”

  瑕月轻抚着阿罗的脸颊,道:“还有什么想说的,趁着这一刻,全部都说了吧,你与本宫情同姐妹,无需在意该不该说,”

  阿罗轻咬银牙,道:“若让奴婢选择,倒宁愿陪主子一直在这清凉寺中住下去,虽然这里没有宫中的锦衣玉食,没有殿宇宫阙,但同样没有尔虞我诈,不需要为了皇上那点凉薄的宠爱算尽机关,最重要的是,不需要担心会再被皇上伤害。从潜邸到紫禁城,整整十年,奴婢看着主子受了那么多的苦与误会,说实话,奴婢真的怕了您继续待在皇上身边,继续……受伤。”

  瑕月沉默许久,道:“本宫明白,但清凉寺充其量只能给本宫一时清静,而且……本宫真的忘不了皇上,十年时间,他已经铭记到本宫的骨子里,本宫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忘记他。”

  “为什么不可以,您可以把感情放在皇上身上,自然也可以收回。”阿罗理所当然的话语,引来瑕月的轻笑,“傻丫头,当有朝一日,你真正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明白,爱,一旦付出了,就无法收回。”顿一顿,她又道:“或许……等到本宫与皇贵妃一样,闭上双目的时候可以吧。”

  一听这话,阿罗急忙啐道:“主子好端端的提慧贤皇贵妃做什么,您可是要长命百岁的,她这样短命的人哪里能与您比。奴婢一想到她那身怪病就觉得浑身发寒,您以后可千万别提了。”

  “你这丫头,本宫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倒是惹出你这么许多话来,还不许本宫提及,究竟你是主子还是本宫是主子?”瑕月半开玩笑的说着,并没有生意之意。

  “总之奴婢不喜欢提到她。”阿罗一边说着一边皱了皱鼻子,“还有,幸好慧贤皇贵妃生病的时候您不在宫里,否则说不定皇上又会怀疑您呢。”

  阿罗现在对弘历的印象可说是差到了极处,私底下,从来没有一句好话。其实不止是她,杨海与知春也是一样。

  瑕月半开玩笑地道:“你啊,主意真是越来越大了,再这样下去,本宫这个主子之位,指不定真要让给你做。”

  阿罗轻吐舌尖,道:“主子,说来也真奇怪,皇上不是一直不喜欢皇贵妃吗,怎么她一生病就封她为贵妃,紧跟着就是皇贵妃,虽说是追封的,但毕竟是第一位皇贵妃,说封就封了,仿佛……有点轻率。”后面那两个字她说的极轻,显然自己也觉得不太适合从她口中说出来。

  瑕月轻蹙了眉尖道:“确实是怪了些,按说天花那件事被揭发出来,皇上应该很清楚皇贵妃在其中做了什么,就算因为要顾及皇家颜面,要保全皇后,所以将这件事压了下来,他心中多少也应有所不喜,再加上之前小产的事,怎么着也不该如此厚待皇贵妃。”

  【作者题外话】:后面还有两章,正在赶稿中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