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二十二章 惊魂

  瑕月垂目道:“儿臣从没说过自己无错。”

  凌若摇头道:“哀家说的不是这一次,而是你和皇后与皇帝初遇之时。”见瑕月不语,她续道:“皇后救了皇帝一次,种下了善因;而你虽然也曾求过皇帝一次,却在更早之时种下了恶因;娴妃,扪心自问,若你是皇帝,你会更偏向于哪一人。”

  瑕月沉默许久,低声道:“儿臣身不由己。”

  “哀家知道,但你当时确实错得很离谱,皇上对此心存芥蒂,也是难免的事。”

  听到这里,瑕月抬起头来,迎着凌若的目光道:“也就是说,以后不论儿臣再做什么,都不能消除皇上心中的芥蒂是吗?”

  “世上无难事,只看你有没有心。哀家也是从妃子过来的,知道后宫之中,若不会用手段,就等于俎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但手段不等于就要害人,就像这一次,若你不曾将皇后置于危险之地,那么后面所有的事,可能都不会发生。你以为自己使的手段是在害别人,但因果循环,很可能最终害的人变成你自己,得不偿失,你姑姑就是最好的例子。心存一丝慈悲,对人对己都好,娴妃,你这般聪明,不会不明白哀家的意思。”

  “儿臣明白,儿臣……”瑕月刚说了几个字,便感觉到一阵剧烈的晃动,毫无防备之下,她被摔倒在地,除了坐着的凌若之外,其他人都被晃得东倒西歪,桌椅相继倾倒。

  知春想要去扶瑕月,结果却是自己也跟着摔倒,她慌声道:“这是怎么了?”

  “是地震。”凌若曾经历过一次,所以她最先反应过来,随即道:“立刻去开旷之处,不要在屋中待着。”

  她话音刚落,杨海与水秀就持着她跌跌撞撞地往外奔去,瑕月等人紧随其后。到了外头,只见许多僧人站在那里,一个个脸上皆有着挥之不去的恐慌,而大地还在不断地震动,犹如乘坐在颠簸的小舟上。

  年过六旬的方丈在小沙弥的搀扶下,来到凌若面前,紧张地道:“阿弥陀佛,太后可有受伤?”

  “哀家没事。”在凌若说话的时候,地面开始出现一道道细细的裂缝,而各处的屋宇大殿,亦出现不同程度的损毁,触目惊心。

  所幸,这次的地震并没有持续太久,过了约摸一柱香的功夫,那种让人晕眩的晃动就逐渐停了下来,只偶尔还会有轻微的震动。

  “阿弥陀佛。”方丈抖动着银白的胡须长长出了一口气,幸好地震不是太过强烈,未曾若是伤及太后与娴妃,否则皇上怪罪下来,只怕整个清凉寺都要遭殃。

  正当所有人都松懈了精神的时候,强烈的震感突然再一次出现,地面上细细的裂缝倏然加大,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已然蔓延到瑕月脚下。

  齐宽最先发现,心神剧烈地道:“主子小心!”

  然他终归还是晚了一步,在瑕月有所反应之前,脚下便为之一空,整个人掉入裂缝之中,若是这么摔下去,瑕月必死无疑。幸好阿罗反应极快,一把拉住瑕月的手,但以她一人之力,哪里拉得住,反而被拖着往裂缝中滑去,但她说什么都不肯放手,咬牙道:“主子,拉住奴婢,不要松手,千万不要!”

  所幸这里,并不是只有她们两个,齐宽赶紧上前帮着拉住,紧拉着几个小沙弥也过来,众人合力,将瑕月从裂缝中拉了上来。

  当重新回到地面上时,瑕月整个人都在发抖,脸色苍白如纸,刚才……刚才差一点她就死了,埋葬在那深不可测的黑暗之中。

  一看到瑕月被拉上来,阿罗顾不得手臂传来的钻心痛意,紧张地道:“主子,你怎么样了?”

  瑕月缓缓吐出一口气,摇头道:“本宫没事,刚才……幸好有你拉住本宫,本宫才可以捡回一条性命。”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地震再次停止,但这一回,没人敢大意,都紧张地留意着四下动静,生怕再发生像刚才那样的事。

  这样一直过了将近一个时辰,都没有再发生地震,众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各自忙碌了起来,方丈派几个僧人去探下山的路,看能不能将凌若等人先行送下去,毕竟谁也不知道地震会不会再来,一旦再次来临,山上的危险无疑更大一些。

  待得天色将黑时,那几个僧人回来,方丈在听完他们的话后,脸色甚是难看,凌若道:“方丈,可是无法下山?”

  方丈躬身道:“回太后的话,刚才那番地震,已是将山路给震断了,一时之间,怕是无法上下山。”

  瑕月扶着齐宽的手走过来道:“敢问方丈,接续山路,需要多久?”

  方丈语气沉重地道:“若单凭寺中这些人,接续山路,至少要一个余月,但山上的粮食,至多只能维持二十天。”

  瑕月沉默片刻,道:“够了,太后在寺中清修的事情,官府是知道的,如今此处地震,官府定会派人来此察看,到时发见山路崩断,一定会派人加紧修缮。所以,只要不再发生强烈的地震,山路应该很快能够接续。”

  听得她这番话,方丈心下微安,当即安排人行去修缮起来,而在这个过程中,凌若一直看着阴沉沉的天空出神,不知在想什么。

  许久,她收回目光,看到仍然站在身边的瑕月,道:“你真觉得二十天的时间,可以接续起山路吗?”

  瑕月点头道:“是,只要不再发生地震,寺中僧人与官府一起修接山路,二十天时间,足够了。”

  凌若叹然道:“你想的太简单了,地震之后,天气往往会受到影响,你瞧,如今这天已经开始变脸了。”

  阿罗在一旁道:“奴婢想起来了,奴婢九岁那年,曾听人说通州那边地震过后,暴雨不止,且天气酷寒,犹如寒冬腊月,极是可怕。”

  被她这么一说,瑕月也想起这件事,眉头深锁地道:“皇额娘担心这里也会变得与当初的通州一般?”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