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二十七章 恼怒

  哲妃睨了旁边的陆氏一眼,后者会意地道:“娘娘有所不知,哲妃娘娘刚才与太后还有皇上提起苏氏诞下四阿哥的事。年初,皇上将苏氏囚禁于翊坤宫时,曾说过,只要苏氏一诞下皇嗣,便立刻处死。但因为她诞下四阿哥的时候,皇上正好不在宫中,所以又让她多活了几日。”

  待得明玉点头后,她又道:“可就在刚才哲妃娘娘说起这事的时候,娴妃突然说什么佛家慈悲,还说四阿哥与太后有善缘,劝太后与皇上饶苏氏一条性命。”

  明玉脸色一沉,追问道:“皇上怎么说?”

  “皇上本不欲饶恕苏氏,毕竟她那样害皇后娘娘,但太后被娴妃说动了心思,皇上又是个至孝之人,自然一切都依了太后的意思。”

  明玉脸色难看地道:“苏氏之罪,万万不能恕。”

  “臣妾也是这样想的,所以臣妾斗胆多说了几句,哪知……太后……”说到此处,哲妃半真半假的落起泪来。

  明玉愕然道:“好端端的怎么哭了起来?可是被太后责了?”

  哲妃闻言哭得越发伤心,陆氏在一旁道:“回娘娘的话,太后倒是没责哲妃娘娘,但太后收了哲妃娘娘协理六宫之权,并将许之给了娴妃。”

  明玉不敢置信地盯着陆氏,“你说什么?给了娴妃?”

  哲妃啜泣道:“赐死苏氏的旨意原就是皇上下的,哪知道娴妃一开口,就全变了,臣妾觉得饶过苏氏,对娘娘不公,所以说了几句,结果却变成这样子。臣妾真是冤枉得很,娘娘,你可得替臣妾做主啊。”

  陆氏插话道:“说来也奇怪,以前太后对娴妃说不上多好,可这一次回来,简直就是言听计从,现在就将协理六宫之权给了她,以后指不定还会许她什么呢。”

  明玉冷声道:“娴妃一贯擅于揣测讨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行了,这件事本宫心里有数,协理六宫之权,本宫绝不答应给她。”

  哲妃心中暗喜,面色却是戚戚地道:“可是皇上已经答应了,只怕……已无还转之地;其实臣妾与娘娘来说这些,并不是想要回协理六宫之权,臣妾就是觉得委屈。”

  “本宫明白,你们先回去吧。”待哲妃二人走后,明玉望着用鎏金钩子勾起的帷幔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夜色,慢慢笼罩住华美庄严的紫禁城,弘历一回到养心殿就立刻命小五将允礼与弘昼等人传进宫,仔细询问这段时间朝廷的情况,一直说到宫门快关时,方才离去。

  看到弘历从椅中起身,小五低声道:“皇上,可是要去慈宁宫?”

  弘历想了一会儿道:“不急,先去一趟坤宁宫。”

  小五答应一声,取灯在前面引路,到了坤宁宫,弘历没让人通报,直接走了进去,宫人正在劝明玉喝药,看到弘历进来,连忙屈身行礼。

  弘历接过宫人手中的药盏,在床榻上坐下,温言道:“朕喂你喝好不好?”

  明玉别过脸,闷声道:“不敢劳烦皇上。”

  弘历笑笑道:“你是朕的妻子,何来劳烦二字。”这般说着,他舀起一勺褐色的药汁递到明玉唇边,“来,赶紧把药喝了,然后与朕一起去一趟慈宁宫。皇额娘听说你病着,很是挂念,原本想要过来了,朕怕皇额娘累着,就说晚些与你一起去给她老人家请安。”

  明玉犹豫片刻,低声道:“臣妾不想过去。”

  弘历关切地道:“朕知道你身子不好,所以到时候,朕会让肩舆一直抬到殿门处,到时候你再下来走几步就行了,不会太累。”

  明玉低头不语,弘历看她样子不对,搁下药碗道:“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明玉咬一咬唇道:“臣妾听说皇上恕了苏氏的死罪不说,还将协理六宫之权给了娴妃,果真如此吗?”

  弘历神色一冷,道:“是谁与你说这些的,哲妃吗?”

  明玉冷笑道:“何必要哲妃说,这么大的事,宫里头一早就传得纷纷扬扬了,苏氏对臣妾做了些什么,皇上该不会忘了吧?还有娴妃,她那样害臣妾,皇上怎么可以许她协理六宫之权?”

  弘历沉默片刻,道:“苏氏固然可恶,但她到底生了两位皇子,而且四阿哥生辰之日,正是皇额娘脱困之日,也算是一种善缘。再说,朕虽饶了苏氏死罪,却没有免她活罪,她以后都会在辛者库受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的惩罚,比死更加可怕。”

  明玉对此不置一词,道:“那娴妃呢,她又是怎么一回事?”

  弘历轻叹一口气,道:“那是皇额娘的意思,朕也不好多加反驳。”不等明玉说话,他又道:“朕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一向是个心善大度之人,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不要总是记在心里。”

  弘历本是一心劝解,没想到明玉听了他的话,竟是格外激动,大声道:“皇上忘了她之前是怎么害臣妾的吗?她背弃了臣妾的信任,还几乎害死了臣妾,她这样对待臣妾,您要臣妾怎么释怀?”

  “你冷静一些。”弘历劝解道:“不错,她是做了许多错事,但百鹤图一事,你同样也错了,既然彼此都有错,何不就此算了?”

  “不可能。”明玉断然拒绝,道:“百鹤图一事,臣妾是错了,但那也是因为她害臣妾在先;若她在知道苏氏的算盘后,加以阻止,或者如实告诉臣妾,后面的事情根本不会发生,水月也不会死。”说到此处,她露出一丝恐惧,“自从水月死了之后,臣妾经常会梦到她浑身溃烂的模样,然后不停地说自己死的好冤,说臣妾为什么要害她。不是,我没想害她,意外,那是一场意外,所有一切都是苏氏与娴妃造成的,她们才是罪魁祸首。”说到后面,明玉已是有些语无伦次,抓着弘历的手,不停地说她没有想害水月。

  弘历心疼她这个样子,当下道:“朕知道你无心害水月,朕与皇额娘都没有怪你,好了,不说这些了,来,先把药喝了。”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