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三十五章 真正的生辰

  苏氏咽下嘴里的腥甜,低头道:“多谢柳叶姑娘开恩,一定不会再有下次。”

  待得柳叶走后,宋嬷嬷拿着把剪子过来,阴笑一声,抓过苏氏的手,就着指甲剪起来,她可不是好心帮苏氏剪指甲,而是要借此出刚才在柳叶处受得气。

  她刚一剪子下去,苏氏手指便被剪去一小块肉,鲜血直流,她忍不住痛呼道:“嬷嬷,奴婢疼。”

  宋嬷嬷冷笑道:“果然是主子出身,身娇肉贵,连这点疼都要叫唤半天。不过这里是辛者库,所以你再疼也要给我忍着。”

  等她剪完后,苏氏至少有四根手指手在流血,宋嬷嬷对此毫不在意,冷声道:“下次机灵一些,若再有同样的事,休想我饶你,记牢了吗?”

  苏氏满头冷汗地道:“奴婢记牢了。”

  宋嬷嬷瞪着她道:“既是记牢了,还杵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干活。”

  “是。”苏氏低头快步离去,待得远离了宋嬷嬷与那些监工后,苏氏才抬起头,充斥在双眸的,尽是怨毒之意。

  这些人以为她会一辈子待在辛者库里,所以丝毫不将她放在眼里;呵,等着吧,她一定会出去。到时候,所有害过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尤其是那拉瑕月!不将其千刀万剐,她誓不为人!

  这一刻,连手指上的伤口都不明显,恨意占据了她的五感六识!

  除了庄正,没有人知道,四阿哥的生辰根本不是十月二十,而是十月十六。

  从被囚禁在翊坤宫的那一刻起,她就很清楚,孩子生下之日,就是她的死期,但她不想死,她想要活着,所以那些日子,她无时无刻不在思索着活命之法,而庄正就是负责替她安胎的太医,在她怀孕满五个月之后,每隔七天,庄正会来翊坤宫替她请脉一次。

  总算庄正没忘了她当初的救命之恩,对她多有照顾,而她对庄正唯一的要求,就是每次过来,将宫里头的事情,仔仔细细说给她听,一件都不许漏了,她要从中寻出一条生路来。

  可惜,一直到大腹便便,她都没有找到生路,原以为是上天存心要绝她,岂知就在即将临盆的时候,得知五台山地震,山路崩断,远在五台山清修的凌若生死未明,弘历连夜赶赴五台山。

  这一刻,她知道,生路来了,只看zi能否抓住。

  她让庄正设法打听五台山的消息,看凌若是否安好,若是安好的话,一定要尽快得知脱困的日子。若腹中孩子,可以赶在那一日出生,她的性命就有希望保全。当然,只是这样还不够,必须要有一人帮着在弘历面前替她说话。

  她未曾出事之前,曾与嘉嫔、愉贵人交好,相对而言,愉贵人性子更好相与一些,不像金氏,好则好矣,却是与她一样,凡事皆以利益为先。但愉贵人身份低微,从她嘴里说出来的话,远不及金氏那般有份量。所以,她思来想去,最终选定了金氏。

  她知道,金氏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孩子,所以在她被废黜嫔位,囚禁翊坤宫的时候,才会那么急着收养永璋。但收养的终归没办法与亲生相比,在她心里,必然盼着能有亲生儿女。

  庄正曾经给过她一张有助受孕的方子,她服用一段时间后,便有了孩子,从而险之又险的保下她一条性命。

  在这一方面,庄正确实不凡,之前彩绫也曾找过他,不过庄正知道彩绫与她有隔阂,所以隐去了其中几味关键的药,使得方子效果微乎其微,就算彩绫一直服用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所以,她将这张方子当成引金氏上钩的饵,不过她并没有说方子是出自庄正之手,只说是偶尔翻阅医书时,得来的古方。

  金氏听了庄太医传叙的话后,半信半疑,但最终还是没有忍住这个诱惑,同意帮苏氏在弘历面前说话。

  在此事过后没几天,庄正还未曾打听到五台山的消息,她腹中就隐隐作痛起来,苏氏知道,她这是要生了,孩子不听她的话,要在这个时候出娘胎。

  莺儿一直在她身边侍候着,见她有动静,急忙就要通知侍卫,让他们帮忙传太医,然,苏氏却要在不惊动任何人的qing kuang下,生下这个孩子。

  莺儿当时只觉得她疯了,事实上,苏氏不止没有疯,还格外清醒。她清楚知道这样的危险,但她样清楚若让人知道孩子这个时候生了,而凌若又没有正好在这一日脱困,那么她唯一的一线生机就会被蒙蔽,再无活路。

  她不想将所有赌注压在无法预知的事情上,所以她选择冒险,悄悄生下这个孩子,等庄正探听到五台山那边的消息后,再公诸于众,当然,只要凌若脱困,这个孩子的生辰就必然是在脱困那一日,只要不是隔得太久,就不会有人看出端倪来。

  没有太医,没有稳婆,这样的生产必然艰难无比,所幸她已是第二胎了,要比第一胎时好上许多,有惊无险的生下了孩子,那一天,是十月十六日。

  孩子被严严实实的藏了起来,她亦整日待在房中,寸步不出,就在十月二十二日,庄正带来了消息,凌若于十月二十日,平安脱困。

  而此刻,距离十月二十日已经过去两日,苏氏当即将孩子交给庄正,让庄正告诉所有人,这个孩子是十月二十日生,只是因为出生的时候,正值深夜,再加上苏氏当时晕了过去,莺儿不知该如何处理,这才拖了两日。

  宫中众人尚且不知凌若脱困的确切的日子,也未曾猜到苏氏有这样的心思,所以并没有人怀疑四阿哥的出生日期,只当他真的是十月二十。也正因此,她才最终捡回了一条性命。

  至于这次勾破衣裳,乃事先算计好的,为的就是可以让柳叶顺理成章的与她说话,拿走那张方子。

  她既可以逃出生天,自然也可以逃出这辛者库,那些以为她会老死在这辛者库中的人,都好好等着吧!

  这些事情,瑕月并不知道,若是晓得苏氏在软禁之中仍能做出这么多事来,她说什么都不会留着苏氏的性命。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