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三十六章 除夕前夜

  在埋首册中半个余月后,瑕月终于理清了宫中大大小小的事,也找出了哲妃在执掌后宫之时,所犯下的错漏,zhun que 来说,并不是错漏,而是哲妃暗中所动的手脚。

  知春在阖上最后一本册子后,道:“哲妃千方百计要刁难主子,殊不知因此让主子发现了她暗中所做的事,真是报应。”见瑕月笑而不语,她又道:“主子,咱们现在就去告诉皇上吗?”

  瑕月摇头道:“不急,等有合适的机会再说。”

  知春不解地道:“为何还要等机会,早一些说不是更好吗?”

  “你想得太简单了,若这样眼巴巴地跑去,只会会让皇上觉得本宫存心针对哲妃,到时候,就算本宫说的是实话,落入皇上耳中时,也必定会打上三分折扣。”

  知春闻言,嘟囔了一句,“皇上疑心可真重。”

  瑕月笑道:“身为皇帝,有几人疑心不重的。”

  知春抬头瞅着瑕月,心疼地道:“可奴婢总希望皇上对主子能够多几分信任,不要总是疑来疑去的。”

  瑕月笑容一滞,低头抚着腕间的翡翠镯子,轻声道:“信任……哪里是这么容易能够得到的,也不知本宫有生之年,有没有机会可以拥有皇上的信任。”

  阿罗蹲下身握紧她的手,用力道:“一定会的,奴婢相信上天不会这么亏待主子。”

  瑕月笑抚着她的脸颊道:“再有几日,就该过年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出宫了呢,你陪了本宫十几年,骤然说要分开,还真是有些舍不得。”

  阿罗摇头道:“不要,奴婢不要出宫,奴婢要永永远远陪在主子身边。”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何来永远二字,不过只要你过得美满幸福,本宫就很开心了。待得忙完除夕后,本宫便与皇上去说,看那些个侍卫或是八旗子弟中,有没有品德兼备之人,可以给你一世平安幸福。”不等阿罗开口,她已是道:“不许再拒绝,否则本宫可是要生气了。”

  阿罗没有说话,然眼泪却不由自主地从眼角划落,若可以选择,她宁可将这份平安幸福给主子,让主子不必熬得这么辛苦。

  可惜不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为主子祈福,希望皇上能够早日看清主子待他的那份情意,不要总是疑神疑鬼。

  除夕前夜,弘历来看瑕月,后者故意将阿罗遣下去,随后与弘历说及阿罗的婚事,弘历听完后笑道:“难得你有这个心意,也好,阿罗侍候了你那么多年,如今年岁渐长,是该替她找个好人家,省得她将来怨你这个做主子的。这样吧,等过完年后,朕让刘虎将那些未曾成亲的侍卫卷宗送来,你仔细kan kan,觉得哪个适合再与朕说。”

  弘历并没有忘记曾经帮过他与凌若的刘虎,也不曾忘记zi所许下的承诺,甫一登基便封刘虎为正三品一等侍卫,由其贴身护卫zi的安全。

  瑕月欢喜之余,又有些担心地道:“皇上,那些侍卫虽说品级不高,但至少也是正六品的官儿,他们会不会嫌弃阿罗的出身。”

  “阿罗虽只是一个下人,但她身后可是有朕与你,哪个敢嫌弃她。”见瑕月仍然面带忧色,弘历思索片刻道:“刘虎成亲多年,一直没有孩子,若你真看中了哪个侍卫,朕可以让刘虎收阿罗为义女,让她以一等带刀侍卫义女的身份出嫁,这个身份虽然说不上多少风光,至少你担心的那些事不会发生了。”

  “真的可以吗?”瑕月也曾想过这个办法,但因为没有合适的人选,再加上怕弘历多想,所以不敢说出口,没想到弘历会主动提及。

  弘历轻笑道:“自然是真的,至于刘虎,平白让他得一个女儿,相信他不会反对。”

  “臣妾多谢皇上。”不等瑕月屈膝,弘历已是扶住她道:“行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无需这般,明儿个就是除夕了,一应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瑕月迎眸一笑道:“皇上放心,所有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而且臣妾想着因为百鹤图一事,皇额娘未能过成五十大寿,虽然皇额娘嘴里不说,但臣妾知道,她心里还是有所遗憾的。所以臣妾打算将这次除夕家宴办得re nao一些,也算是稍加弥补,皇上以为如何?”

  弘历颔首道:“你这个主意倒是不错,那你准备怎么如何办?”

  “臣妾特意命内务府寻来京城最好的戏班子与杂耍班子。”待得瑕月说完后,弘历颇有些惊讶地道:“就只这些?”

  瑕月似乎早料到他会有此一问,噙了一缕笑意道:“皇上觉得不好?”

  弘历拧眉道:“倒也不是不好,只是未免有些太过普通,毕竟戏曲杂耍随时都可以听可以看,你可还有更好的主意?”

  瑕月笑意一深,道:“皇上不必担心,不论是戏曲还是杂耍,臣妾保证都会别开生面,让您与太后满意。”

  弘历好奇地道:“怎么个别开生面法?”

  瑕月摇头道:“这个就恕臣妾卖关子,待到明儿个夜里,皇上就知道了。”

  她越是这么说,弘历就越好奇,道:“你先告诉朕,朕保证不会与皇额娘说。”

  “不行,现在说了就没意思了。”任凭弘历怎么说,瑕月就是不肯松口。

  弘历起了玩心,道:“好你个妮子,口风倒还真是严,朕还不相信就撬不开了。”这般说着,他抓过瑕月的手,在她掌心呵着痒,把瑕月呵得笑个不停,偏偏又挣脱不得,只能边笑边求饶,但说什么也不肯吐露除夕夜宴上的事。

  最后她笑得shi zai是喘不上气,求饶道:“皇上……您饶过臣妾吧,臣妾真的不能说,要不然哪里还有惊喜。”

  弘历笑道:“当真不肯说?”

  瑕月玩笑道:“就算皇上把臣妾绑起来,严刑拷打,臣妾也不能说,还请皇上恕罪。”

  “你啊,嘴真是硬得可以。”这般说着,弘历松开了手,道:“罢了罢了,朕就等明日吧,若明日不能如你所言的那般给皇额娘与朕惊喜,朕就连着今日的,一并罚你。”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