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四十六章 惊悉

  赵安点头道:“应该就是这意思,所以你说这药里有川芎跟没川芎有什么区别?”

  两人点头之余,道:“既是这样,那宋太医为什么不告诉娴妃娘娘,任由她这样一直喝下去?喝个三年五载?”

  “这我就不知道了,总之每隔五日,送一次去延禧宫就是了。”说到这里,赵安有些不放心地道:“这件事,你们两个听过就算了,可不许传出去,万一让娴妃娘娘知道了,咱们就真麻烦了。”

  “放心,我们一定不会……”两人在说话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一个正在缓步走进来的身影,后面的话顿时噎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直勾勾盯着那个越走越近的身影。

  她……她怎么会chu xian在这里?他们刚才的对话难不成都被她听到了?

  赵安看到两人目光呆滞,神情古怪,道:“你们怎么了,瞧什么呢?”

  两人没有理会他,快步从柜台后面出来,随后拍袖跪下,大声道:“奴才叩见娴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娴妃娘娘?赵安整个人都僵住了,怎么会……娴妃怎么会chu xian在这里,这不可能,一定是他们故意哄zi玩,一定是这样。

  赵安想要挤出一丝笑容来,却发现嘴角僵硬的利害,根本无法扯动一丝,更要命的是,他分明听到身后一下接一下的脚步声,那种声音……是花盆底鞋踩在青石砖上的声音。而在宫里头,只有主子有资格空这个,难道……真的是娴妃?

  带着这个惊骇惶恐的想法,赵安艰难地转过身来,夕阳已经快要彻底沉没,但剩下的余晖足够他看清站在身后的人。下一刻,赵安立即跪在地上,颤声道:“奴才给娴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

  瑕月面罩寒霜地盯着他,那两道目光,让赵安身子抖如糠筛,极力垂低了头。

  许久,瑕月将目光自他身上移开,对御药房的那两个太监道:“你们刚才都听到了什么?”

  “奴才们听到……”其中一个正要如实奏禀,另一个比较机灵一些的赶紧接过他的话,道:“回娴妃娘娘的话,奴才们什么都没听到,刚才赵安来奴才们这里取药,奴才们发现少了川芎,正准备去库房中查看。”

  瑕月微一颔首,道:“既是这样,还不赶紧去取?”

  两名太监赶紧答应,躬着身子退了出去,留下赵安一人跪在地上,后者已经不知道在心里骂过zi多少回了,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应该多嘴,瞧瞧,现在惹出祸来了,也不知道娴妃会怎么处置zi,唉!

  瑕月再次盯着赵安道:“你刚才说本宫就算喝再多的药也没有用是吗?”

  “不是。”赵安急急否认,慌声道:“奴才刚才胡言乱语,娘娘千万不要当真,奴才以后再也不敢乱说了,求娘娘恕罪!”等了一会儿不见瑕月出声,他狠一狠心,抬手用力掴着zi的脸颊,不一会儿,脸颊便红了起来,留下道道通红的指印。赵安疼得够呛,但瑕月不出声,他说什么也不敢停下来,只能咬牙继续掴。

  瑕月面无表情地道:“行了,别与本宫来这套,本宫要听的是实话,若再这样不尽不实,你就一直掴下去吧,休想本宫说一个停字。”

  听得这话,赵安知道zi今日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了,哭丧着脸道:“奴才知罪,奴才该死,求娘娘开恩。”

  知春冷笑道:“现在知罪了,刚才嚼舌根子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有一点知罪的意思。再说,你zi都说该死了,还怎么开恩?”赵安跪在那里不敢出声,额头满是被吓出来的冷汗。

  瑕月努力压下心中的翻腾,道:“说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何本宫服用再多的药也没有用?”

  赵安嗫嚅着不敢答话,瑕月见状,恻目道:“知春,若有人纂改药方,意图谋害本宫,该如何处置?”

  知春盯着瑟瑟发抖的赵安,冷声道:“回主子的话,该乱棍打死,并且罪及家人。”

  听得这话,赵安立刻惊惧地道:“没有,奴才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绝对不敢谋害娘娘,求娘娘明察。”

  “本宫刚才亲耳听到你让御药房的人,不要在本宫药里放川芎,不是纂改药方,谋害本宫是什么?赵安,不想死,不想连累家人的话,就老老实实回答本宫的话,若有一句虚言,本宫立即送你去慎刑司,进了那里,就算能出来,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赵安明白zi已经没有退路了,只得无奈地道:“奴才说,奴才……之前曾无意中听宋太医说过一句话,是关于娘娘身子的,说是这些药喝着并没有什么大用,至于宋太医为什么这样说,奴才当真不知道。”

  瑕月面色阴寒地道:“宋太医何时说的这句话?”

  赵安想了一会儿,道:“应该是在娘娘去五台山之前。”说罢,他又求饶道:“娘娘,奴才就知道这些,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您饶过奴才这一回吧,奴才保证,以后绝对不敢再乱说了。”

  瑕月沉眸道:“你随本宫回延禧宫,知春,你去kan kan宋太医还在不在宫里,若是在的话,将他请来,本宫有话要问他。”

  赵安万万不愿随瑕月回去,但瑕月开了口,又如何容得他说愿不愿意,苦着脸一路随瑕月回到延禧宫。

  齐宽与阿罗看到赵安,皆是愣了一下,迎上去道:“主子,怎么是赵安随您回来,知春呢?”

  瑕月没有理会他们,径直来到正殿,齐宽二人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疑惑,怎么出去一趟回来,知春变成了赵安,主子的态度也瞅着不对劲,好生奇怪。

  待得进到正殿后,瑕月终于开口道:“将赵安带下去,没有本宫的命令,不许他出来。”

  赵安害怕瑕月要对他不利,迭声哀求,“娘娘,您饶了奴才吧,奴才就知道这么一些,奴才没有骗您。”

  瑕月没有理会他,只是命齐宽带他下去,阿罗接过宫人沏好的茶递到瑕月手道:“主子,您先喝口热茶。”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