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四十八章 心结

  心中最大的秘密被揭穿,宋子华一下子变了颜色,骇然道:“娘娘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明明……”他意识到后面的话不对,赶紧收住不语,但瑕月已经从他最初的反应中看出不对来,追问道:“明明什么,是不是有人不让你说?”

  宋子华脸色一白,慌声摇头道:“没有。”

  瑕月根本不理会他的否认,径直道:“是皇上是不是?他不让你告诉本宫的病情,也不让你告诉本宫无药可医?”

  宋子华低头不敢说话,从刚才起,他就一直处在惊诧之中,心里的秘密一个接一个被揭开,令他根本不知道zi该说什么。

  瑕月直起身子,漠然道:“有些事情,本宫不说并不代表不知道,说吧。”

  宋子华抬头觑了她一眼,无奈地道:“是,在微臣第一次替娘娘诊脉后,皇上就传召了微臣,不许微臣将麝香侵体以及具体的结果告诉娘娘。”见瑕月脸色阴沉如水,他又道:“不过皇上之后曾问过微臣,希望微臣可以医好娘娘,可惜微臣无能为力,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量为娘娘调理身子,只可惜效果不大。皇上之所以命微臣隐瞒,相信也不希望娘娘太过伤心。”

  宋子华后面的话,令瑕月冰凉的心有了些许暖意,弘历……虽然害了她,却也不是真的无情无义,他终归还是后悔了,可惜……yi qie 都已经晚了,她被麝香所侵害的身体,再也无法恢复,她这辈子都失去了做额娘的权力。

  呵呵,可笑她之前还一直盼着能够生下一男半女,可笑,真是可笑!

  阿罗等人担心地看着站在那里不说话的瑕月,生恐她做出什么傻事来,他们都知道,瑕月此生最盼望的,就是可以拥有一个zi的孩子,如今这个希望却被无情辗碎。

  知道燕双飞真相的阿罗,更是痛恨不已,虽然主子之前对弘历用错了方法,但后来对皇上,却是真心相待,甚至以性命相救。可皇是怎么对待主子,他除了一次次怀疑主子之外,还生生断了主子当额娘的权力,shi zai是guo fen 至极。这样的人,就算他是权倾天下的君王,也不值得主子对他好,一点都不值得。

  在阿罗为瑕月不值的时候,瑕月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道:“这件事,本宫不希望皇上知道,你可否为本宫保密?”

  宋子华抬头看着瑕月,许久,他道:“微臣答应娘娘,不将此事告诉皇上。”

  “好,你起来吧。”这般说了一句后,瑕月再次道:“齐宽,去将赵安带出来,让他随宋太医离开。”

  齐宽依言离去,不一会儿,带着忐忑不安的赵安来到殿中,瑕月淡然看了他一眼,道:“赵安,本宫这次看到宋太医的份上,饶过你,往后若是再让本宫知道你在背后乱嚼舌根子,那这条舌头,你就不用留着呢。”

  赵安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连连道:“娘娘放心,奴才绝对不敢了。”

  一直到宋子华二人离开,瑕月的神色都很平静,没有什么变化,然她这个样子,反而更令众人担心。

  阿罗走到她身边,小声道:“主子,您若觉得难受,就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哭?”瑕月涩然一笑道:“哭有什么用,能让本宫的身子好起来,能让本宫重新拥有做额娘的权力吗?不能,什么都不能。充其量,只是告诉别人,本宫很伤心罢了,可是这个别人又在哪里,养心殿吗?不行,阿罗,本宫不能跑去告诉皇上,说本宫知道这件事,说本宫知道了燕双飞的秘密,不行!”

  阿罗心疼地道:“奴婢知道,一旦说了,皇上对您的信任就又会崩溃,觉得主子您会放不下这件事,甚至是心存bao。”

  瑕月努力忍着眼底的酸涩,哽咽道:“所以了,你说本宫哭什么。”说到此处,她涩然一笑,自嘲道:“本宫之前以为zi只是没有家世,没有亲人而已,原来不止是这样,本宫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哭的权力也没有。”

  齐宽与知春不知道燕双飞的事情,在一旁听得莫名其妙,不过现在显然不是问这些的时候,齐宽an wei 道:“主子,奴才不知道您燕双飞的秘密是什么,但奴才相信皇上对您还是有情的,否则不会让宋太医想办法医治您。”

  “情?”瑕月摇头道:“应该说是内疚吧,这yi qie 都是他一手促成。”在齐宽不解的目光中,她将燕双飞一事,大致说了一遍,随后道:“他对本宫下了那么久的麝香,害的本宫无法受孕,你说他该不该内疚。”到了这个时候,她对齐宽与知春已是完全信任,再无隐瞒。

  “皇上……他……他居然做这样的事?”知春不敢置信地说着,若非瑕月亲口所言,她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

  齐宽最先平静下来,重重叹了口气,道:“若是这样的话,皇上对主子确实太过残忍,所幸皇上及时收手,否则……”否则瑕月这番情义真是彻底错付了人。

  知春扶住一直在微微震颤的瑕月,道:“主子不是什么都没有,至少还有奴婢们。”

  阿罗亦红着眼睛道:“是啊,还有奴婢们呢,奴婢不要嫁人,要一辈子陪着主子。”

  瑕月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是啊,本宫还有你们,也……只剩下你们了。”

  最终……她还是没有落泪,是因为没有没有资格还是……痛到哭不出来,只有她zi知道。

  随后的日子,宫中一派风平浪静,瑕月也做着zi该做的事,她的能力比慧妃哲妃都要高,将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

  然,瑕月终归还是未能放下那件事,变得沉默了许多,无事可忙的时候,总是一个人静静站在海棠树下,经常一坐就是半天。

  阿罗等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然能说的话,全部都已经说过了,shi zai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归根结底,心结,还需要zi度过,旁人帮不上太多的忙。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