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五十章 偶遇

  瑕月之前想要离开,只是因为不想费神应付哲妃,并非怕了她,此刻听到她这么说,当即示意阿罗扶她来到哲妃身边,轻笑道:“姐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本宫对姐姐一向尊重,哪里会有‘不想看到’这四个字,就算真有,也是姐姐吧。”

  哲妃将手中剩下的鱼食抛到湖中,引来一群锦锂争相抢食,“既是这样,刚才又为何要走得这么急?”

  瑕月看了一眼她空着的手,淡然道:“本宫只是不想扫了姐姐的兴罢了。”

  哲妃冷笑一声道:“凭你就可以扫本宫的兴,娴妃,你未免太将zi当成一回事了吧。”

  瑕月没有说话,从阿罗手中接过装有鱼食的绢带,捻了一些鱼食撒到湖中,刚才还围在哲妃前面锦锂,顿时游到瑕月身前,争抢鱼食。随着鱼食不断撒下,聚集在瑕月身前的锦鲤越来越多,阳光下,那一大片湖水尽皆化为金色,耀目至极。

  瑕月拍一拍手,转目对脸色不大好看的哲妃道:“究竟是本宫太把zi当一回事,还是哲妃太自以为是了,相信此刻已经一清二楚了。”

  哲妃撇嘴道:“不过是一群没脑子只知道吃的锦锂罢了,有何了不起的。”

  瑕月掩唇一笑道:“锦鲤没脑子不要紧,因为它们本来就是畜生,但人若是没了脑子,那可就麻烦了,不知是该称其为人,还是称其为畜生!”

  哲妃听出她话中的讽意,柳眉倒竖地厉喝道:“娴妃,本宫与你一样是正四品妃位,你居然敢骂本宫是畜生?!”

  瑕月一脸无辜地道:“本宫何时说过姐姐是畜生,本宫刚才是说那些没脑子的人罢了,怎么了,难不成姐姐觉得zi没有脑子吗?”

  “你!”哲妃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阿罗瞅着她的脸色,轻笑一声道:“奴婢听说四川那边唱戏的人,会一种叫变脸的绝活,一回头一遮脸,就能变出一张全新的脸来,不知哲妃娘娘是何时学会的?”

  “大胆!”哲妃正憋着一肚子气,再听到阿罗这么取笑,哪里还忍得住,扬手便欲掴,然手挥到一半时,被人牢牢拉住,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瑕月。

  瑕月漠然道:“阿罗妄自插嘴,回去后,本宫会jiao xun 她,不劳姐姐费神了。”

  哲妃哪里肯这么收手,冷声道:“若本宫不答应呢,娴妃待要如何?一直这样拦着本宫的手?”

  迎着她的目光,瑕月嫣然一笑道:“若姐姐一定要动手,本宫自然拦不住,不过皇上昨儿个才来过延禧宫,早上替皇上更衣的时候,听皇上的意思,今天应该也会过来,一旦候看到阿罗脸上的伤,问起来,那本宫可就只能如实回答了,否则就是欺君之罪呢!”

  哲妃脸色难看地道:“你这是在威胁本宫?”

  瑕月笑意不减地道:“不敢,本宫只是好心好意提醒姐姐罢了,以免姐姐到时候真的惹来麻烦。”

  哲妃终归生出了些许怯意,恨恨地收回手,盯着阿罗道:“好,本宫这次放过她,不过你这个宫女这么多嘴,早晚会惹出大祸来。”

  “多谢姐姐提醒。”说罢这句话,瑕月扶着阿罗的手离开,在走出几步后,身后再次传来哲妃的声音,“本宫听说,娴妃最近没有在服用宋太医开的那些药,怎么了,是终于想明白,知道zi没这个福份了吗?”

  瑕月脚步一顿,回过头冷声道:“你说什么?”

  哲妃走上去,凉声道:“娴妃不是一直自诩聪明吗,怎么这会儿听不懂人话了,难不成娴妃才是那个……畜生?”说到此处,她掩唇娇笑道:“本宫与娴妃妹妹开个玩笑罢了,妹妹可千万别当真。话说回来,妹妹伴驾到现在,也有十一年了吧,若是有动静的话,早就有了,哪里还会等到现在,说到底,还是妹妹福份浅薄,无法为皇上延续香火。”

  瑕月拉住阿罗的手,示意她不要说话,随即道:“哲妃说够了吗?”

  “怎么了,不中听吗?”哲妃得意地瞥着瑕月道:“可惜再不中听也是事实,妹妹,你就认命吧!”

  盯着那张脸,瑕月忽地笑了起来,哲妃一怔,下意识地道:“你笑什么?”

  瑕月悠然道:“不错,本宫确是伴驾十一年而无所出,但无所出,也好过生一个不长进的阿哥。”

  一听这话,哲妃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你说谁不长进?”

  瑕月没有理会她,径直离去,留下哲妃一人在那里生闷气,然看似扳回了一局的瑕月并不开心,不能拥有孩子,是她心中永远难以愈合的伤痕。

  被哲妃这么一搅和,瑕月没有了信步闲庭的兴趣,径直往延禧宫走去,然在走到一半时,一个身影突然斜次里冲出来,扑入瑕月怀中,将她跳了一大跳。

  扑到瑕月怀里的身影抬起头来,弯眼道:“姨娘,终于让我在这里遇到你了,我好想你!”

  “永琏?”待得看清了怀中的那张脸,惊意一下子化为了重重喜意,蹲下身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永琏嘻嘻一笑道:“这几日我每天都会来这里走一会儿,就是想要遇到姨娘,今日总算是遇到了。”

  瑕月自然也很高兴看到永琏,抚着他胖乎乎的脸颊道:“你来见本宫,不怕你皇额娘怪罪吗?”

  永琏道:“阿碧说了,只要我不去延禧宫,她就不会告诉皇额娘。”

  “哦?”瑕月颇为意外地看向永琏身后的宫女,瞧着年岁不大,约摸十五六岁的样子,眉清目秀,阿碧接触到瑕月的目光,屈一屈膝道:“奴婢给娴妃娘娘请安,娘娘金安。”

  瑕月示意她起身后,褪下腕间的鎏金镶宝镯子戴到阿碧手上,道:“好生侍候二阿哥。”

  “奴婢会的,但是娘娘的东西太过贵生,奴婢……”阿碧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将镯子摘下来,瑕月按住她的手道:“本宫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的道理。好生收着吧。本宫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侍候好二阿哥。”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