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六十章 发现

  明玉惊讶地道:“本宫对钟祺虽然了解不多,却也听你说过,是一个正六品的蓝翎侍卫,为何会不好?”

  哲妃苦笑道:“娘娘有所不知,钟祺是正六品侍卫不假,但同时,他也是一个好赌如命之命,每次只要手头一有钱,就立刻去赌坊,就这么一个余月的功夫,臣妾之前给柳叶的陪嫁,就全部都被他拿去输光了。”

  明玉惊声道:“竟有这种事?”

  “臣妾听到的时候也吓了一大跳,臣妾原本想着,柳叶蒙皇上赐婚,得了一个好归宿,没想到竟是这样;若臣妾早些知道钟祺的为人,说什么也不会让柳叶嫁过去,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哲妃装模作样地抹着泪,同时暗暗朝小齐子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朝明玉躬身道:“启禀娘娘,奴才这次去,还打听到一件事,原来那个钟祺曾经娶过妻,但他好赌成性,甚至连妻子也拿去押给赌坊。”

  明玉连连摇头,“想不到此人品性竟然如此恶劣,那柳叶嫁给他,当真是苦不堪言;只是……以他这样的品性,皇上怎会下旨赐婚?”

  小齐子眼珠子一转,又道:“赐婚一事,奴才听说是娴妃娘娘向皇上建议的,也曾派齐宽去过侍卫营。按理来说,钟祺这般好赌,侍卫营应该有人知晓才是,可不知道为什么,皇上最终还是下旨赐婚。”

  明玉最反感的就是听到瑕月的名字,当即蹙眉道:“与娴妃有关?”

  “奴才不敢确定,但打听得来的消息,确是如此。”小齐子话音刚落,哲妃便接过话道:“臣妾记得娘娘说过,您的幼弟如今在侍卫营当差,他或许会知道一些。”

  这段时间,哲妃一直在设法打探瑕月是如何知道钟祺的真实为人,明明她给了钟祺许多银子,让他封堵那些侍卫的嘴,按理来说,不应该会有人走露风声才是。事后几番打探,方才知道曾经有一个侍卫单独与齐宽说过话,此人正是皇后的幼弟傅恒,而他也是仅有几个没收钟祺银子的人,所以问题最有可能出在他身上。

  明玉点头道:“傅恒是吗?本宫回去后便传他来坤宁宫问清楚这件事。而今最要紧的是柳叶。她……”

  哲妃叹了口气,道:“她还能怎样,木已成舟,一切都不可改变了,最多只能让小齐子多去看看,悄悄送些银子去。都怪臣妾当时没查清楚钟祺,以为皇上赐婚之人,必定不会差,如今弄成这样,臣妾每每想起,都觉得对不起柳叶。”

  明玉安慰道:“别太自责了,你也不想弄成这样,这件事情的原委,本宫会想办法查清。”

  哲妃点头答应,正欲前行,突然惊声道:“咦,那不是二阿哥吗?他也在这里?”

  “永琏?”明玉顺着哲妃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角衣袍闪过,但无法确认是否为永琏,她也未在意,只微笑道:“这孩子,总喜欢四处乱跑,怎么说都不肯听,简直就跟个小猴子一样。”

  哲妃神色迟疑地道:“娘娘,那条路……好像是去延禧宫的,难不成二阿哥……”

  哲妃话刚说到一半,明玉便打断道:“不可能,永琏已经认清了娴妃的为人,哪里还会再去寻她。”

  “可是这条路……”哲妃话锋一转,道:“不如臣妾陪娘娘过去看看?”

  明玉虽觉得永琏不会去延禧宫,但瞧着那条路,心里始终有些没底,思虑半晌,同意了哲妃的话,往那条路行去。

  在延禧宫附近的小亭中,永琏正抱着开心坐在椅中,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摆在石桌上的一个透明鱼缸,几尾锦锂正在里面悠闲地游着。

  永琏看了许久,兴奋地抬起头道:“姨娘,这就是西洋进贡来的玻璃吗?看得很清楚呢,简直就像没有东西阻隔一样,真是神奇!”

  瑕月温柔地看着永琏,道:“很喜欢吗,送你可好?”

  永琏正要说好,忽地想起一事来,连连摇头道:“还是不要了,否则皇额娘问起这鱼缸来的来历,我可答不出来。”这般说着,他依依不舍地道:“姨娘,时辰不早,我该回去了,明儿个,你再将这鱼缸带出来让我看看好不好?”

  瑕月抚着永琏的脑袋,宠溺地道:“只要你想看,本宫天天带来。”

  “姨娘你待我真好。”永琏开心地扑到瑕月怀里撒娇,好一会儿后,方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怀抱,“姨娘,我走了,明日再来看您。”

  瑕月颔首,叮嘱道:“去吧,记得掸尽衣裳,切莫要将开心的毛发带入坤宁宫。”

  “嗯。”永琏应了一声,低头抚弄了一阵开心正要将它交给瑕月,眼角余光无意中瞥见站在亭外的身影,整个人顿时变得僵硬无比。

  明玉脸色铁青地盯着永琏,她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永琏竟然真的与瑕月在一起,且还一副如此亲呢的样子。

  “皇……皇额娘!”当这三个人从永琏口中吐出时,瑕月被吓了一跳,匆忙回过身来,果见明玉与哲妃站在亭外,一时间她也有些慌神。

  明玉脸色铁青地走进亭中,对屈膝行礼的瑕月视而不见,只一味盯着惶恐不安的永琏,咬牙道:“你答应过本宫什么?”

  永琏回过神来,慌忙跪下道:“儿臣知错,请皇额娘……”

  明玉寒声打断他的话,“本宫现在不要听这话,本宫只问你,你当初曾经答应过本宫什么,说!”

  永琏硬着头皮颤声道:“儿臣……答应过皇额娘,不再惹您生气,也不会去延禧宫,会……会好好孝敬皇额娘。”

  “结果呢,你做到了吗?”面对明玉的质问,永琏越发慌忙,连话都说不出,瑕月不忍他如此,开口道:“启禀皇后娘娘,臣妾……”

  瑕月刚说到一半,便被明玉的厉喝所打断,“闭嘴,本宫没问你话。”

  瑕月无奈,只得将嘴边的话咽回腹中,低头退到一边;那厢,永琏在明玉的逼视下,战战兢兢地道:“儿臣知错,请皇额娘恕罪!”

  【作者题外话】:写到现在才写到四章,实在有点对不起大家,但我真的一直有在努力,希望明天有好状态。

  另外,有人问我熹妃群的号,我在这里再说一下哦

  熹妃传读者群:275338530

  我的新浪微博名:作者解语(搜这四个字就可以找到了,欢迎大家关注我哦)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