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

首页 >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

第两百六十七章 询问

  明玉没有回答他的话,径直道:“那你都与齐宽说了些什么?”

  傅恒依言答道:“微臣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将钟祺好赌一事,如实告诉了齐公公。”

  听到这里,明玉已是肯定,瑕月是在明知道钟祺为人的qing kuang下,还怂恿弘历下旨将柳叶赐给他为妻,她是故意要害柳叶,这份心思,当真是恶毒无比!

  傅恒试探地道:“娘娘,是否出什么事了?”

  明玉冷声道:“有人存心不让宫里头太平。”

  傅恒心思何等敏锐,凭着明玉刚才那几句话已是猜测出她所说的“人”,十有**是指瑕月,道:“娘娘是说柳叶嫁给钟祺一事吗?”

  明玉寒声道:“柳叶一事,是娴妃一手促成,她明知道钟祺有问题,还这样做,害了柳叶一辈子,分明是心存不善,”

  傅恒踌躇片刻,道:“不瞒娘娘,其实齐公公来侍卫营打听之前,钟祺曾收买侍卫营中的人,让他们帮着一起瞒骗齐公公,如果微臣当时没有说出实情,那么如今嫁给钟祺的,就可能是阿罗姑娘。微臣事后见过阿罗姑娘,她虽然没有明说,但很可能,当初给钟祺银子用来堵众人之口的,就是柳叶。”

  明玉闻言,当即道:“荒唐,柳叶不过是一个宫人,哪里有这么多的银子,而且她也没有理由这么做。”

  傅恒低头道:“柳叶固然是没有,但哲妃娘娘呢,对她而言,些许银子应该不是什么难事。至于理由,微臣不知后宫之事,无从说起,但诸位娘娘之间,想必有着或多或少的不满。”

  “你是说哲妃主使柳叶收买侍卫营的人,借此加害阿罗?”不等傅恒答话,明玉已是摇头道:“不可能,哲妃不会做这样的事,本宫清楚她的为人,这不可能。”

  傅恒没有多说什么,只道:“微臣知道的皆已经告诉娘娘了,余下的,微臣不敢妄言。”

  明玉沉默片刻,道:“行了,这件事本宫知道的,你退下吧。”

  等得傅恒离开后,明玉唤过瑾秋道:“去请哲妃过来。”

  瑾秋依言离去,刚走到一半,便看到哲妃乘着肩舆迎面走来,连忙屈身行礼,后者示意抬舆的太监停下脚步,曼然道:“这么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哪里啊?”

  瑾秋躬身道:“奴婢奉主子之命,去长春gong请娘娘,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娘娘。”

  哲妃惊讶地道:“请本宫?所为何事?”

  瑾秋迟疑片刻,道:“这个奴婢也不清楚,娘娘去了便知道。”

  见瑾秋不肯说,哲妃心下生疑,朝站在一旁的林富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地取出一小锭金子悄悄塞到瑾秋手里,“姑姑最得皇后娘娘信任,坤宁宫的事情就没有一件是您不知道的,还请您提点几句,也好让咱们过去的时候,有些准备。”

  瑾秋推辞不过只得收下,随后道:“刚才皇后娘娘传召傅恒大人来宫中问话,傅恒大人说曾有人拿银子给钟祺用来收买其他侍卫,而这个人……”她压低了声音道:“很可能就是柳叶!”

  哲妃脸色一变,旋即喝道:“荒唐,柳叶那个时候与钟祺并不相识,无缘无故给他银子做什么?”

  瑾秋摇头道:“这个奴婢就不知道了,主子传您过去,应该就是为了问这事儿。”

  哲妃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惊异,道:“本宫知道了,走吧。”

  一路来到坤宁宫,进殿之后,只见明玉倚坐在榻上发呆,哲妃攥紧缀着青色流苏的扇柄,尽量让zi看起来平静如无事之人。

  “臣妾参见娘娘,娘娘金安。”哲妃的声音将明玉从沉思之中惊醒过神来,抚一抚脸道:“哲妃来得好快。”

  瑾秋在一旁道:“回主子的话,奴婢是在途中遇到哲妃娘娘的,她当时正好要过来呢。”

  哲妃接过话道:“臣妾煮了一些酸梅汤,想着娘娘这几日胃口不好,便送一些过来,臣妾用了乌梅、山楂、桂花、甘草熬煮而成,最是开胃不过。”说着,她转头吩咐提着食盒的小齐子道:“还不赶紧拿出来给娘娘品尝。”

  不等小齐子有所动作,明玉已是道:“不急,本宫有几句话想先问问哲妃。”

  哲妃已经从瑾秋口中知道了明玉要问什么,掩饰着心中的紧张道:“不知娘娘要问什么?”

  明玉不曾察觉哲妃的yi yang,道:“本宫已经传傅恒问过,齐宽确实知道钟祺的为人,也就是说娴妃是故意害柳叶,让她嫁给一个嗜赌如命的人。”

  “臣妾就知道是她所为。”这般说着,哲妃装模作样的拭泪道:“娴妃对臣妾不满,尽可冲着臣妾来,但柳叶是无辜的,她这样做是害了柳叶一辈子,shi zai是guo fen 。”

  明玉盯着她道:“傅恒还告诉本宫,钟祺曾经收买营中侍卫,意图瞒骗齐宽,加害阿罗。而给钟祺银子的人,极有可能就是柳叶,这件事哲妃要如何解释?”

  哲妃故作惊讶地道:“柳叶?傅恒是从何处听来这样的话?”

  “这个你不必管,本宫只问你,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事?”明玉话音刚落,哲妃就坚决道:“没有,在皇上下旨赐婚之前,臣妾与柳叶根本不知道钟祺此人,怎么可能给钟祺银子。”

  明玉半信半疑地看着她,道:“当真不是你?”

  哲妃低头道:“臣妾不敢隐瞒娘娘,这件事臣妾确实毫不知情。再说,这样做,对于臣妾和柳叶又有什么hao chu ?”

  见明玉不说话,她一脸难过地道:“娘娘不相信臣妾?”

  明玉沉默片刻道:“齐宽是娴妃的人,娴妃不可能一边让齐宽去打听,一边给钟祺银子封堵那些侍卫的嘴,所以必定还有一个第三者。”说到此处,她带着疑色地道:“而哲妃,本宫记得你一直都很不满娴妃。”

  这一次,哲妃没有否认,道:“是,娴妃的所作所为令臣妾很不满意,但对她不满的又何止臣妾的人?”顿一顿,她又道:“自从五台山回来后,娴妃倚仗着太后与皇上的宠眷,在宫中肆意妄为,早已是弄得天怒人怨;有人想要对付她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但此事真的与臣妾无关,还望娘娘明鉴。”说罢,她双膝一屈,跪在坚硬冰凉的金砖上。

  明玉本就不太相信是哲妃所为,这会儿再听得她这么一说,那一丁点儿疑心顿时烟消云散,道:“不是你就好,快起来吧。”

  子午书屋(ziwushuwu.com)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

· 推荐一本小说:有种后宫叫德妃


清宫熹妃传 清宫熹妃传全文阅读